懂懂日记:2020/5/29

发布时间:2020-05-29编辑:admin阅读(174)

健身房2点开门。

群上几个老友约了2点。

我说几点一定几点,时间观念一流。

我1点50就到达了。

没开门。

已经有朋友到达,宝马730。

730之前挺虚伪的,改成了740的标,被我调侃过一次后,又改回来了,是什么就是什么,没必要掖着藏着。

前几天刘威提了辆宝马530,也有朋友建议把华晨宝马四个字抠去。

我认为没必要。

是国产的就是国产的,没啥,不丢人。

我和730站门口聊了会天。

730给前台打电话,问咋没开门?

前台说,街里下大雨了,需要稍等一下下。

下大雨了?

我们这里咋没下?

可能雨还没来。

继续等待。

没一会,有个小伙围我车转悠。

730说,那天有两个女的,围你车转悠了四五圈,还拍了不少照片。

我说,没事。

但是呢,我觉得这个小伙不是看车,而是找什么。

我就过去了。

小伙略激动:你是懂懂老师吧?

我说,是。

他说,我是你的读者。

我说,你好,你好。

天上开始下雨点了。

我提议,到屋檐下避雨……

到了屋檐下,小伙把背包取下,接着从包里掏出了2万块钱,现金,一看就是刚取的:董老师,祝你生日快乐。

我说,早过了。

他说,我刚知道。

我说,我不要钱。

他说,一点心意。

730在旁边调侃式的感叹:当网红,真幸福。

我把钱硬给塞进了小伙的包里。

在争夺过程中,我能感受到小伙的力量很足,应该是体力劳动者,包括手上也很粗糙,有老茧,若不是常年健身的人,那么一定是一线劳动者。

说实话,这类青年,我都定义成愣头青。

这些年,我见多了。

这都算少的。

有人提个十万二十万的现金,往桌子上一放:董老师,你帮我推广个……

你知道当领导最大的学问是什么吗?

拿的学问。

你要知道,谁的钱是安全的。

愣头青的钱,别说几万,就是几百,也是定时炸弹,今天不炸,明天就炸,就是他不是一个理性的投资者,你看查案子就知道了,那种几千几百的,一落实一个准,而几万几十万几百万的呢?一落实一个空,没人承认,挨打也不招。

我曾经问过办案人员一个问题:是怕报复吗?

工作人员说,这是一个生意人的基本操守,你若招了,以后谁跟你做生意?

愣头青有个特点。

几乎是共性。

就是一定要群体见证。

不能偷偷摸摸的送,万一懂懂真收下了咋办?

要在众目睽睽下,把钱直接放桌子上。

小伙激动了一会。

外面雨越来越大了,他心情逐步平复了。

我们就闲聊了几句。

他在油顶厂上班,初中学历,想赚钱,认为赚钱就需要拜师,不知道是受谁怂恿,演了这么一出戏。

非让我给他个人生建议。

我自己都活的稀里糊涂的,哪有什么人生建议?

我说,从身边人找师傅,找那些稍微比你强点的人,从身边着手,不断地学习师傅、超越师傅、更换师傅,别想的太远。

过去,我们村也不少在油顶厂上班的。

如今?

半数出国了。

前几天我去村长家,村长还说,有一批是走了37个月了。

三年多没回家。

原本这个夏天回来,结果疫情导致。

能拿多少钱?

纯剩40万左右。

对于农村家庭,这就很好了。

大家是怎么出的国?

就是一个拜师于一个,类似连带效应。

你有拜师的心,很好。

但是,不能盲目地拜……

你说把你当亲戚朋友一样带在身边,那是不可能的,到了我这个年龄,已经没有心思去纠错于别人了,也不愿意争论,也不愿意教导,反而信命了,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轨迹,穷也是,富也是,都是他该修的命。

你反过来想,你就觉得郭德纲、赵本山,是真厉害。

大爱之人。

我到了做减法的年龄,不愿意去培养人。

小伙子说要帮我开车。

那是你高估了你自己。

我驾照理论满分,普通的交警都未必有我专业,多年没看书了,前年增驾考试两次理论考试依然满分,我还写过安全驾驶的书,这些年不说零事故也差不多。

大部分人给我开车,我都觉得陋习满满。

不合格。

理论都不过关,咋可能实战过关呢?

开的熟练?

挑战概率者,终究会被概率斩落马下。

普通人的意思是什么?

就是干什么,都很普通!

当然,我没拒绝的这么直接,而是很委婉,我现在很少用车了,大部分时间都骑自行车或摩托车,不需要司机了。

我发现,可能是我飘了。

我对很多人的故事没有耐心了。

昨晚,有骑友过生日,饭局上没怎么喝酒,有人提议去酒吧喝点,一个静吧,真是静悄悄的,纯粹喝酒的地方。

坐我旁边的妹妹,年龄也不小了,30岁开外。

应该也骑车,但是应该骑的比较少,我不认识她,她认识我。

喝了酒话多。

说自己特别痛苦。

为什么痛苦?

老公对她太狠了,俩人一起逛超市,她要买四个火龙果,结果老公只允许买三个,理由就是四个吃不了。

她觉得委屈,房子是一家一半买的,自己也有工资,为什么吃个水果还要看人脸色?

倾诉一通后,又问我:你是不是不爱听?

我说,爱听。

她问,你对老婆这样过吗?

我说,你老公比我强,我还没陪媳妇逛过超市呢,我都不知道我多少年没进过超市了,若不是偶尔需要找刀用,我可能一两年都不进一次厨房,你就知足吧,要是找个我这样的男人,能被气死,家务什么都不会干,碗没刷过,地没扫过,饭没做过。

她说,我的苦,你不懂。

我说,让你老公多赚点钱就是了。

她说,他工资还没我高呢!

我说,功夫好就行。

她说,那更别提了,秒哥,我们分房两年多了。

我问,你没找个情人?

她说,我迈不过心理槛。

我说,两眼一闭,光哼哼就行了。

她说,前天见了一个,在车上接吻了,但是我还是迈不过那个槛,他很尊重我,没强迫。

我问,骑车的?

她说,不是,业主群里认识的。

我问,多老了?

她说,还好,79年的。

我问,有钱不?

她说,开了辆大众朗逸。

酒真是好东西,什么都说……

可能是咱真的没过过这种日子,总觉得离咱的生活很遥远,掰着手指过日子,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多去赚点钱呢?

钱不是省出来的,也不是理出来的。

而是,赚出来的。

为什么大家赚不到钱?

是从来没想过赚钱。

你真想,并且理性地分析,制定严格的可执行战略,咋可能赚不到钱呢?不断地寻找能接纳自己的引路人就可以了。

是真想,不是空想。

真想,是需要理性的想,分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并且可执行,有耐心,任何事都欲速则不达,不管进入什么行业,三年的学习期是少不了。

这就跟炒股一样,为什么大家一炒就赔钱?

总希望,今天买了,明天涨停。

就是你的持股期限只是两天。

再长了,等待不了。

昨天,证券公司经理还跟我聊了很久,他先是肯定了我:你这种超长线投资理念了不起,持有越久越有威力。

他跟我讲,大部分人买股票的时候,可能都不知道这家公司具体业务是干什么的,只是听了朋友推荐……

不赔钱,咋可能?

所以,我觉得投资股票赚钱也很简单,需要仔细的想,怎么才能赚到钱,怎么才能反人性,怎么才能制定出可执行的战略,我用战略去赌性,把时间当加成法器,就是时间越长,我的味道越浓。

你可能觉得我胡说?

那可以去看看我的战绩!

我日复一日做定投直播的目的只有一个:论证我的观点。

没有战略,没有战术,只是盲目地上,那就是瞎搞,无论打工还是创业还是投资,都会一塌糊涂的,日复一日的混日子而已。

需要理性的“想”。

春节后,我跟师姐碰了个头。

这几年,她算是春风得意。

生意越做越顺,还扒拉出了2013年写的愿景,现在回头看看,一一都实现了,特意感谢了我,说我给了她力量。

聊起了一个本地巨头。

做矿的。

本地有矿,新疆有,东北有,还在澳洲参股了矿砂业务。

后来,慢慢败了。

师姐说,我想起你前段时间说的一句话特别有道理,就是投资一定要可控,包括防火墙的可控以及地域的可控,把本土生意做好就不得了。

我说,是的,本地把地产玩的风生水起的比那些深圳的投机客赚的多的多。

她说,未来,工程类的业务里,最有潜力的是市政。

我问,绿化吗?

她说,不是,城市框架逐步稳定后,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装修整座城市,使城市越来越智能,越来越便捷,工程领域有两大核心竞争力,一是各类证,二是各类专利。

我问,我能做什么?

她说,可以提前养资质,逐步升级,合作发展。

我问,养个小分类的二级的,一年要多少钱?

她说,三四十万吧。

我问,一级呢?

她说,一级难度有点大,现在挂证必须挂社保,一年的维护成本在六七十万,从投资角度,前期上去弄个一级的意义不大。

我问,哪个分类比较容易涉足?

她说,与水有关的,例如防洪,城市越大,泄洪能力越差。

我说,去年,一个嫂子让我去办那种机制砂手续,就是高强度砂,高铁上用的那个,办个手续需要500万左右,一年出租也不低于百万,她在临县办了一个。

她说,这个你连想都不用想,你办不下来。

我说,我只是想了想。

她说,我说的这个还是比较靠谱的,至少与你现在做的业务有关联,而且你有两个得天独厚的优势,一是找证简单,二是合作开发简单。

我问,县城还有啥机会?

她说,当县长。

我说,这个咱当不了。

她说,看财富层就知道了,50岁左右的,基本与地产相关的,40岁左右的多与基建相关,30岁左右的多与电商相关,20岁左右的多与直播相关,未来这个局面会改变,那就是50岁左右的多与市政有关,市政不是单纯的跟政府打交道,而是更多的与物业打交道。

我问,立体停车如何?

她说,白搭,那个谁他儿不是在做这个业务吗?

我说,是的,一起吃过饭。

她说,做市政领域的小分类,立足本地,全国推广,你要时刻盯着市政领域的新专利,觉得有靠谱的第一时间联系,不管是软件方面的还是电子方面的还是护栏方面的还是绿化方面的,尽量的选择与物业能挂钩的,咱这边的停车场智能管理系统,这才几年的时间?几乎所有小区都换了吧?全是车牌识别的,同一个人做的,这东西哪有什么成本?无非就是一套软件加个监控。

我说,懂了。

她说,你现在做的业务也不错,但是有缺点,离那些人太近了,容易出事,那都是些没有文化的人,吸毒的吸毒,打架的打架。

我说,还好,我基本不跟他们接触。

说干就干。

找了一个素人当法人代表,开始着手注册。

我去找证。

股东也不少,接近20个人。

但是,能出面的不多。

当时,也说的很明确,这个东西现在不赚钱,反而年年要赔钱,因为租证是有成本的,每年还要各类培训各类审,大家年年都要往里填钱。

需要等。

认为是机会,才是机会。

注册环节卡在了一个很小很小的细节上,很多东西各部门的标准是不同的,若是严格卡,没法弄。

否则,也不至于搞个这么难了。

卡住了也不要紧。

找黄牛。

很多人退休后,没事干,就干起了专职黄牛。

而且全是对口专业的。

我问了一个,开价3万,我觉得贵了,主要是他觉得我是个木头,新人,什么都不懂,也仿佛很好说话。

我想起了开茶馆的那个小娘们,她平时就专职帮人跑手续。

她茶店消费是免费的。

主要就是做各类疑难手续。

不疑难,她还不做。

连大货车上牌尺寸不对都找她……

我去找她。

院里停了几辆二手车。

有路虎,有宝马Z4。

说二手都赞美他们了。

好好的车被他们给拉低了档次,有钱你就买个新的,没钱别开,纹龙画虎的,吓的我都不敢说话。

她起身招呼我,仿佛是王婆接客。

我一看有人,急忙说,没事,我过来拿点绿茶喝。

她问,喜欢喝什么?

我问,有什么?

她说,日照绿、龙井。

我说,随便给我弄包就行,我自己喝的。

她给我称了一包,浙江那边产的一个茶,一股天然的香水味,说是480块钱,我给她转了500,她收了后又给我转了100元。

我就走了。

晚上,她在微信上问我:董老师,什么事?

我就把资料以及批复拍照发给了她。

她说,我问问给你答复。

我说,行。

过了两天,给我答复:不能办!

意思是去年还可以。

今年卡的很严。

好吧。

那就再想办法。

她又补了一刀:我这边办不了,基本也没人能办的了,这是原则性问题。

我忍了忍没好意思问:茶叶能退不?

我发动了股东们去问询。

答复差不多。

那就等待吧,有些东西是需要时机的,既然是在窗口期,那咱就等窗口期过了,反正也不着急,就是个闲生意,也没指望赚多少钱,就是一群闲的蛋疼的人找点事干,有个理由在一起玩耍。

当然,对于赚钱,我是从来没怀疑过的,像我这样的人,做这类业务,再笨一年不赚个三五百万?我自己分个百儿八十万的没有问题,在很多领域我有绝对的天赋。

过去,我很害怕,特别是跟那些痞子打交道。

现在,我很坦然,因为我发现,他们怕我。

怕我把他们写进文章里了。

见了面,格外的谦虚、客气。

我不会抽烟,都非给我点上。

过了很久,应该有两个多月吧,反正树都开始绿了,茶馆小娘们突然联系我:能办了。

我问,多少钱?

她说,一口价,6千。

我问,先给?

她说,是的。

我转给了她……

故事开始了。

转给她以后,我每两天就问一句:有进展吗?

因为我知道不是她办。

而是她托人办。

她基本不回复我。

偶尔就是回一个字:有。

发了个对话截图给我,没等我看到,她就撤回了,应该是他们俩的对话。

我每隔几天问一次。

她直接就不回了。

白天的时间,我就跑去了她茶馆。

发现,她不在。

我给她发信息,她也不回。

我就给她手机号码发信息,也不回。

我想了想,这是临跑路问我要了6千块钱路费啊?越想越生气,妈的,我还买了你400块钱的茶叶。

我就给她发了条信息: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处?需要钱?

就是,此时,我已经从恶揣摩她了。

晚上,回了我一句:的确出了点小事,但是你的业务不影响。

我问,有进展吗?

她说,有。

我说,给我个期限吧,毕竟我也要对大家有交代,我们有个群,我每天都会写工作报告的,不能每天都是进展为0。

她说,6月30日之前,若是没有办成,我退钱给你。

我问,为什么这么久?

她说,这已经是最快的了。

那只能继续等待……

公司主体算是慢慢搞定了,其实她能不能搞定已经不重要了,就是我们已经知道门路和价格了,就是对方要价肯定也就是两三千,茶馆小娘们至少要吃一半的回扣,她搞不定我们自己去搞。

只是,公司定位是什么?

大家有争议。

师姐的提议是以具有科技含量的居民生活相关的业务为主。

前期呢?

以地基维保类业务为主。

地基是什么?

就是我们房子的地基。

这玩意还需要维保吗?

也需要。

为什么提议这个业务呢?因为我们股东里有三个是做相关业务的,他们现在都是租用别人的公司资质,倘若我们自己有呢?等于把这个业务直接就拿过来了,租用也可以,合作也可以。

地基处理业务有个弊端,就是很容易惹上官司。

因为,全是专利技术。

一个人发明了一个方法,就申请专利。

你去给人处理,是要形成书面报告的,用的什么方法,原理是什么。

就凭这个,可以告你。

股东之一,去年还做了一个业务,是一个高大上的单位,主体楼在逐年下沉,并且有倾斜,勘探发现,楼体设计没问题,施工也没问题,问题是出在相关领导,他信风水,在前面加了一个人工湖。

楼体在施工之前,要先看地质勘探报告,同时要测量每平地基的承重力,这个地基不是我们理解的水泥混合土,而是更底层的,要么是石层要么是土方层,若是承受力不够,则需要做地基处理,最常用的就是三合土。

这个楼是怎么出问题的?

就是人工湖渗水使三合土硬度降低……

怎么处理?

把楼体支撑起来,然后再做地基浇筑。

会不会用到别人的专利技术?

会。

怕不怕上诉?

不怕。

为什么?

发明专利的,基本都是相关领域的,不是他跟着他干过活就是他跟着他干过活,顶多口头上说说。

我是前年开始涉足基建领域(不是新注册的这个公司),最初是被我一个车友拉下水的,他总是怂恿我,意思是有机会为什么不多赚点钱呢?而且这个领域是人性最淋漓尽致的地方,钱、色、权、农民工。

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他带我进的那个领域,还是比较小众,近似垄断行业,只是名声不大好,我一做就如鱼得水。

的确见证了很多有意思的事。

例如,土老板普遍喜欢戴眼镜的、有文化的女人。

土老板配人民教师。

有一个算一个。

甚至滋生了一个行业,中介,有的老师做中介,专门帮人介绍……

不敢相信吧?

这些,我以后慢慢写。

实际上,这些都不算什么。

去年,我接了一单业务,济宁那边的,与犯人有关的,是济宁那边的人转包过来的,我现有的手续是很小众的,一般人都没听说过的,他转包给了我车友,我车友嫌小就给了我,我也不大愿意做,去年的我,那是多么的春风得意,百儿八十万的根本吸引不了我,何况最终一分,能到我手的也就是几十万块钱。

但是,还是接触了一下,碰了个头。

那哥们挺豪横的,有哈雷,有猛禽,还有辆迈巴赫S450。

我去过他那里。

他来过我这里。

我在他那边的时候,他还是蛮牛气的。

来我这里,他是比较安静的。

可以这么说。

大部分人进书店都很安静,生怕一开口就被这些书嘲笑没有文化……

正好赶上了过年。

后来有了疫情,也不用讨论了。

关键是,他那个业务也是无限期,因为,那个,新闻,看了没?

春节后,我很少去我自己的工地了。

一直没开工。

正月十五就拿到了开工批复了,我还在朋友圈炫耀了半天,但是很多地方咱协调不了,例如村里的交通管制,例如环保、城管……

只能偷着干,干些基础的。

例如钢结构。

干钢结构的这个人姓段,段师傅。

我从小就认识他。

他跟我爹是挖水库的工友,当时叫基建营。

我爹那时是拖拉机手。

段叔是干电焊的。

这些年,一直都有来往,隔一年走动一次,今年他到我们家,明年我们到他们家,本地朋友应该都了解这些规矩。

从我内心,我是不大愿意用。

因为,他技术跟不上了。

现在年轻人干活更专业,速度也快,技术也扎实。

我爹可能是跟他吹牛B的时候提到了济宁那边工程的事,意思是若是去济宁的话,他们老哥俩再一起,我爹去看门。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段叔俩闺女一个儿,儿是88年的,小名叫转转。

结婚的时候,我们还去了。

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坐牢了。

怕人,咱也从来没问过。

农村,不说村村有坐牢的,也差不多,原因都只有一个,在该读书的年龄早早的踏入了社会,父母又管不了,不说远了,光我们亲戚坐过牢的就好几个,基本都是与抢劫有关,原因就是省道从我们那边穿过……

拦路的,陪睡的,从来都不是稀罕事。

我若是不好好读书,可能也是这条路。

初中的时候,我们上夜校,晚上9点放学,要沿省道步行回家,学生把马路占了,车子自然就慢了,然后呢?

大家就一起往车上爬。

砸车灯,抠里面的灯泡。

所以,都有了惯性,后来结婚的有用大发面包车的,停在车里需要找人看着,否则一会就让人把车灯给砸了,有惯性。

看到就想砸。

所以,我曾经很好奇的是,为什么有的车尾灯是好好的,难道没被人砸过吗?

段叔就找到了我。

算是第一次向我敞开心扉。

问我能不能帮帮弟弟,你弟弟就关在济宁,全省的重刑犯都在那边。

我问,他抓去几年了?

他说,孩子跟你家的一样大,抓走的时候,孩子还没出生。

我问,一年去看几次?

他说,一次。

我问,前期花过钱找人不?

他说,七八万是搭上了。

我问,什么罪?

他说,吸毒+LJ,其他几个小孩现在都出来了,他自己全担了,是组织者。

我问,是被举报的还是?

他说,录视频发给别人看,那小姑娘可能年龄不够,结果挨着抓了。

我说,也是找死。

他说,就是个畜生,我跟你婶子在村里抬不起头。

我问,判了多少年?

他说,16年。

我问,是不是还有其它事?

他说,别的也有,偷鸡摸狗的。

我问,叔,你说你想怎么着?

他说,看看能不能减减刑,或者提前保外就医。

我说,这些东西我也不懂,我给问问。

他说,叔一辈子没求过人,礼你该送的送,工资我也不要,能给你干多久就干多久。

那我就当正事去问。

先问了哈雷。

哈雷说过几天给我答复。

算是试探性的给我开了个价,若是想保外,40万。

我一听,我直接没敢跟段叔说,我若说了,他说,行,但是他最多能凑20万,剩余的我要不要给放上?

这不是关键。

关键是给了这40万,若是对方说需要再给20万呢?

给是不给?

这东西都是无底洞,我有个车友是NO.1,我旁观过他接电话以及做事,我就深刻的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些人嘴里没有一句实话,人是好人,一起玩很真诚,也有才华,舞文弄墨,但是只要是有人在电话里跟他谈事,全是睁眼说瞎话,明明在,非说出差了。

我又问了一个读者大姐,她在相关口,她给我的答复是:可能性几乎为0,凡是这么跟你谈的,都是骗你的,因为现在卡的非常严,但是也不是没有渠道,可以让攒积分,慢慢换,7分换1天。

给查了一下,表现还不错,2019年攒了200多分。

我跟我爹一起去跟段叔说的。

意思就是在里面表现很好,再有个三五年就出来了,另外他现在转到滨州去了,不在济宁了,刚转了不久,滨州那边都是轻刑,说明苗头不错。

我爹说话也不大注意:教育孩子就要让他多读书,不读书就完了,要是当时你逼的紧一点,让考个高中考个大学,哪这些事?

段叔满口说是。

回来的路上,我跟我爹说,工程停了后,就不要让段叔再跟着咱干活了,否则,等转转出来,肯定会投奔咱,你还记得咱村那个XX出来不?买了二斤猪肉去村长家,进门口磕头:爹,我回来了。

标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