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20.6.3-儿童节

发布时间:2020-06-03编辑:admin阅读(205)

DL9HABTCJP697MR$TTO$XAN.png

六一,儿童节。

下班路上,我给儿子打电话:要不要出来吃饭?

他问,可以点可乐吗?

我说,可以。

他说,那行。

预报有雷阵雨。

我又给媳妇打电话。

让她带儿子到地下停车场等我,我接上,直接出发。

上车后,媳妇问:你预定了吗?

我说,没。

她说,今天六一,肯定没位置。

我说,不会,本地人只抢包间,大厅不坐,因为在大家的认知里,若是请客坐大厅是没有本事的表现……

我们要去的这家餐厅,平时特别火。

但是,诺大个大厅,零散两桌。

我喜欢大厅。

敞亮。

我说,若是大厅也满了,咱就去自己家的餐厅,可以不?

儿子不同意,意思是不好吃。

这是什么理论?

跟看别人家媳妇好是一个道理?

咱家的已经算是格外好吃的了,只是天天吃,吃腻了,没新鲜感了,这就如同山里有个炒鸡店最火,甚至可以说是本地最火的,小两口(老板)动不动就开车进城了,进城干什么?

下饭店。

吃火锅,吃西餐。

餐厅门口已经停满了车,大路虎大宝马大奔驰,其中还有辆涂改成迷彩色的猛禽,这个猛禽我认识,一个群上的,但是应该是市里的,不知道来干什么?会网友?

我让媳妇和娃先下车。

我去找地方停车。

转悠了两圈,没找到停车位,也没有保安指挥,实在没地方停车了,我看旁边有个超市,开着门。

我过去问:我给20块钱,我在门口停会车可以不?

若是在深圳,这么做是合理的。

在县城,人家不好意思要。

但是,也不好意思拒绝了。

大姐大嗓门:你停就行,反正下雨,没什么人,我一会就关门。

停好车,我进了超市。

买了30块钱的橙子。

餐厅,大厅里也满了,还剩了零散几张桌,媳妇选了八号桌,这个桌之所以留下了,是因为在中间位置,人们都喜欢靠边,僻静。

我让媳妇点菜。

媳妇点了一个什么沙拉,想点条清蒸的鱼,可是店里没有,只有什么风味鲈鱼,媳妇让我点,平时我跟朋友吃饭,菜一般都是我点,我比较熟悉当地菜,但是跟媳妇和娃点菜,则要讲究的多,我喜欢吃的,我媳妇普遍不喜欢吃,我娃呢?更挑剔,青菜只是偶尔吃土豆丝和黄瓜,肉也很少吃,我一直都觉得他是如神仙一般活着,几乎不吃饭,例如我带他出来吃这顿饭,他吃几片黄瓜就饱了。

从认识我儿子,我就意识到了一点,人体需要的热量,其实很少很少。

他饭量开挂的前提下,一顿能吃13个水饺。

已经十岁了。

也照常发育……

给儿子点了一盘黄瓜,给媳妇点了一盘酸菜鱼,然后点了一个带叶的蔬菜,原本想点个汤,服务生说会送,结果也没送。

可能是太忙了。

过去我们来吃饭,每桌都送个粥之类的。

因为六一的缘故,送了盘芝麻球。

很遗憾,我儿子也不吃。

送的时候,服务员说,六一,送个菜给小朋友,能否帮着发个朋友圈?

媳妇说,好,好,好。

媳妇让我发。

我说,我不发。

媳妇说,没事,一会你删了就是。

我说,我发的朋友圈,看似胡扯淡,但是很有逻辑的,可以胡来,不能乱来。

大炮打蚊子。

人家也不强求,随心,随意。

隔壁桌来了四个女生,全是长裙,看走路姿势挺漂亮的,我第一直觉就是这是四个幼儿园老师,坐在了9号桌。

9号桌就是我们隔壁。

她们自己带着关东煮、小蛋糕。

菜没点,先拍了小合影,拿了一个类似玩具相机的玩意,不断地变换C位,拍了N张,其中有个弯腰去看照片时,大屁股正好朝向我们桌,从她屁股的肥胖程度、内裤形状等信息判断,她是农村出身。

就是身材没有半点修饰的痕迹。

全是天然的。

天然的,更多的是不符合今天审美的。

只是穿着长裙,看不出来而已。

拍了照片,她们又在录小视频,应该是准备发抖音的,我算是近距离的观察了一下这四个女生,也就是说,至少有三个是农村出身,这个东西是掩盖不住的,有一个是城里孩子。

听她们谈话,我觉得最初猜错了她们职业。

她们是做播音的。

具体是在广播台还是电视台还是录音公司,不得而知,反正还搞着普通话培训,也有可能是在大主持人开的普通话培训班里当老师。

本地,普通话培训做的出色的,基本都是主持人出身的。

而且,你做的再大,也不能辞职。

你辞职了,就没法给自己代言了。

前段时间,我跟电视台的读者闲聊,我问她,你咋不出来当网红?

形象好,气质好,吐字清晰,又能说本地话。

对不?

她说,年龄不行了。

我问,有没有主持人跳槽出去当主播的?

她说,很多很多,不少赚大钱的。

这个读者现在做了一个副产,针对全市搞的儿童才艺大赛,理论上是可以上电视的,主要是舞蹈、戏曲,然后联系各县舞蹈培训班,层层报名。

这类游戏,经久不衰,玩了多少年。

小到县级电视台。

大到中央电视台。

都在玩……

说白了,就是一个商业行为。

例如,年前,我儿子也上电视了,钢琴学校给报的名,每个人有2分钟的表演时间,金碧辉煌的演出大厅,让孩子登台独奏。

家长会录视频,老师会录视频,还有评委打分。

主办方也会剪辑视频。

咱知道是商业行为不?

知道!

为什么还参加呢?

孩子不知道。

觉得自己在那么牛B的演出大厅演出过,仿佛是维也纳。

孩子不知道是花钱演出的。

还以为是因为自己足够优秀。

培养信心不?

绝对的。

演出结束后呢?

又收到了邀请函,要去济南、北京演出。

进入复赛了。

报名费多少钱?

三千!

去不去?

肯定去。

约定正月初四去北京,媳妇专门去给儿子量身定做了一套演出礼服,说是可以上CCTV,这个不牛B,最牛的是什么?

儿子说,***会去现场看他的演出。

在孩子心目中,北京就跟我们村那么大,一去北京就能见到自己想见的。

之前去过北京吗?

去过。

不过那时候小,应该也没有太深的记忆。

因为疫情,也没去成。

遗憾了很久。

今年六一,我送了儿子一架钢琴。

普通的学习琴。

他问我多少钱买的?

我说,2万1。

实际,我花了1万3,找朋友买的,算是库存琴,原本我是想给买个二手的,因为疫情的缘故,二手琴一琴难求,为什么?

因为,学校不允许集中练琴了,要么,大家把琴从学校租借回家,要么,自己买琴,大家觉得琴搬来搬去太麻烦,干脆买个二手的吧。

所以,很紧缺。

还有的呢?是三角琴。

咱家放不下。

有个读者,她有架三角琴,入门演奏级,是女儿用的,女儿的琴要升级,她想给卖掉,问我要不要,可以便宜点。

多少钱?

25万。(她买的时候24万,现在二手行情价30万,德国C.BECHSTEIN)

姑奶奶,你饶了我吧?

太贵了。

毕竟,我们没有计划走钢琴专业。

之前,为什么不给孩子买琴?

学琴是需要氛围的,若是父母不懂,全靠孩子自觉去练琴?

白搭。

所以,我们采取的策略就是每天放了学送到钢琴学校,练完再回家……

参加才艺表演,特别是登台,对孩子的自信提升是有绝对帮助的,有的人就是为舞台而生的,平时感觉不到他有啥魅力,一上台,那就是轻舞飞扬。

家长知道那些比赛是哄人玩的不?

都知道。

为什么还热衷于参加?

配合着哄孩子。

培养孩子。

电视台效益越来越差,也愿意配合着搞这些,若是效益再差一点,会更没底线的,你看看电视购物就知道了,已经没底线了。

报纸已经比电视先死了。

报纸衰退了,那收入怎么来?

就是最大力度的割韭菜。

什么人还看报纸?

老头老太。

那好了,滋生出了一个行业,报商。

就是与报纸联合搞活动,例如搞玉石展销、皮草展销。

怎么才能证明是官方的?

不在商场。

而是就在报社一楼大厅……

玉石、虫草、玛卡、皮草,利润大头给报社,商家拿小头,搞好了,一场活动分个两三百万没有问题。

报社全是文人,不内疚吗?

内疚、清高!

但是,饭都吃不上了,要什么脸?

是所有的报纸都如此吗?

太牛B的报纸,例如《人民日报》可能不会。

太落寞的报纸,例如县城专栏,也不会。

前者,不差钱。

后者,粉丝消费力有限。

“官方”背书是最牛的,你可能怀疑你读了几十年的报纸吗?

广播台呢?

搞国际旅游。

为了吸引人气,干脆让女主播出台,不断地播放,由美女主播XX亲自带队。

站着赚钱,是需要实力的。

有年,我认识了个读者,她是在CCTV招商部门的,她说,过去没有网络,电话也很少,怎么拉广告?

全是写信。

手写!

给各企业老板发信,意思是邀请你们到CCTV做广告,并且参加节目的录制?

其实就是类似今天的邮件群发。

照着通讯录挨着写的。

内容都一样。

结果呢?

很多企业老板收到信以后,很是激动。

很认真地给回信:尊敬的贵台领导,感谢你们的认可,只是……

吃饭时,儿子突然问我:美国那个事后来怎么着了?

我说,我不知道。

他说,BAI宫都被包围了。

我问,这些事是谁跟你讲的?

他说,我自己看的新闻。

我说,少关注这些,咱只关心咱能关心得了的,不要关心那些我们左右不了而又左右我们情绪的事,最终会被操纵的。

媳妇在旁边反驳:有你这么教育孩子的吗?关心国家大事怎么了?

我说,儿子,你听爸爸的,你改变不了这个世界,也改变不了这个国家,甚至你都改变不了这个县,你要做的是适应环境,而不是去改造环境,不要成为那群义愤填膺的人,你就好好读书,别的什么都别想,也别多管,咱就是老百姓,苟且生存而已。

媳妇很是生气。

我说,到了爸爸这个年龄你就知道了,一切都是中性的,没有情绪的,凡是能立刻让你无比舒服和无比愤怒的事件,都是需要小心再小心的,谨慎再谨慎的,十有八九,是违背真相的,你爸就是干这个事的,相信你爸,情绪都是人为操纵的。

特朗普与我们家有什么关系?

白宫与我们家有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都没有。

所以,不要去关心,自动过滤噪音就好。

你若是愿意去关心这些?

那就是个黑洞。

哪怕你逻辑推理再牛,仿佛成了世界问题专家,其实你也是个木头,因为你所推理的一切来源是新闻,若是事实基础都未必准确,那你的一切不都是空中楼阁吗?

关心这些有意思吗?

村里那些人,他们不关心自己地里庄稼长的怎么样,不关心孩子学习怎么样,整天关心的都是这些国家大事,你要去听听,都觉得很有意思,特别是最近半年,最主要的一个论调是:美国完了,完了,完了。

不要关心,不要参与。

什么时候,突然热血上头了,想涌向街头时,要去搜一个人名:蔡洋。

我们平头老百姓,能做到不给国家添乱,已经够优秀了。

这跟做企业是一个道理。

级别越低的人,越喜欢议论公司决策,总觉得领导是个大SB,其实呢,决策与你无关,你的本职工作就是搬砖,除了搬砖,你什么都不该参与。

为什么说你不懂决策?

因为,信息源就不同,你的信息源全是道听途说。

而老板的信息呢?

则是一手信息,另外要权衡利弊。

下面的人越爱BB,越爱涌动,老大越头疼,例如咖啡就曾经被禁数百年,为什么?

一是可能威胁到传统饮料,如酒的销量。二是老大们不喜欢咖啡馆成为流言的传播渠道。三是反对者不断夸大咖啡对健康的危害。

简哥到书店找我。

他说自己脱发严重,问我怎么治的?

我问,你没去检查一下?

他说,检查了,说是与压力过大有关。

我问,你家有没有家族脱发史?

他说,我家没有,我爹我爷爷都是正常的,就是我有个三姥爷,他是。

我问,一掉一把吗?

他说,是。

我说,我用的土方,是潍坊一个姐姐告诉我的,她脱发很严重,甚至在家需要戴假发,她说孩子接受不了妈妈是个秃子,后来去章光101治过,有效果,但是一停就完了,后来,她自己找人配了个土方,二分之一的米诺地尔酊,二分之一的Hairtonic,早晚各一次,点头上。

他问,有狂脱期吗?

我说,有,一周就有,一洗头,仿佛杀鸡时脱鸡毛,一抓一大把。

他问,害怕不?

我说,肯定怕,原本毛就少了,再脱没了。

他问,你治了多久?

我说,两个月吧。

他说,已经乌黑了。

我说,是的,就是现有的头发很健康了,至于有没有生出新头发我不知道,就是已经没有太明显的脱发痕迹了,而且有副作用,你看我胳膊上,全是毛,肚皮上也是,大腿上也是,连我手指上都是毛,胡子也长的飞快。

他说,我试试。

我说,最有效的,其实是早睡早起,少喝酒,多清淡饮食,但是咱做不到。

他问,你生活没有刻意改变?

我说,没有,相反,我现在当主任了,酒场也多。

他问,你这里有没有字帖类的?珍藏版的?

我说,没有。

他说,我想送个领导。

我说,篆刻类的,有个。

他说,拿来我看看。

这书我没卖过,一般都是送,就是一个篆刻专辑,里面全是印章,这书我买来也不便宜,一册60元吧,作者没有名气,在篆刻界可能小有名气,但是也不是知名篆刻家,为什么我还采购他的签名书呢?

有BOSS跟他关系很好。

跟我打了个招呼。

那我还能说啥?

买!

量不大,一共不到2万块钱。

真做生意就知道了,特别是在山东,这种类似的“强买强卖”是非常多的,都能给出你不可拒绝的理由,一种人情的流动,我帮你做什么事,你帮我做什么事,但是都要遵守一个基本的原则,欠了就要还。

否则?

没有下次了。

类似的单,小的几万,多的几十万,我都做过。

谈不上亏,也谈不上赚。

折腾着玩吧。

简哥是我车友,他有辆二手的猛禽,红色的,那车不年轻了,当时花15万买的,至于简哥具体是干什么的,我没问过,只是很热情的一个人,包括出行做车贴之类的,都是他去张罗。

挨着加过每个人的微信。

否则,我也不可能认识他,因为皮卡圈也存在鄙视链。

17款到19款的是一个圈子。

这叫新猛禽。

新猛禽是一直在涨价的。

17款以前的叫老猛禽,玩越野的很少有玩的了,油耗高,爱断轴,自从新猛禽出来后,老猛禽贬值速度非常快,有不少小伙花个十万二十万买个,拉亲的,拉一次亲能赚个千多块钱,也不错,活也不少,因为找猛禽拉亲的很多,本身就有个猛禽婚车队。

被钓鱼的也多。

例如喊你去邻县拉亲,说给你2000元。

你蹭蹭跑去了。

直接把你扣了,非法改装,罚款6千。

猛禽我开的不大熟练,一共开了几千公里,大部分还是在无人区开的,真在市区开了不到500公里,所以我从来不参与拉亲业务,主要是怕刮了蹭了对人家不吉利。

简哥问了我一个问题:你在本地有多少好友?

我问,微信上吗?

他说,是的。

我说,不到一百个吧。

他说,我问过身边人,有知道你的,也有不知道你的。

我说,不知道是正常,知道是不正常。

他问,你有没有考虑在本地开展点什么业务?

我说,没有。

他问,你们那边业务今年做的怎么样?

我说,还好,主要是我们没有资金成本,压点压点,不要紧,若是借贷的话,可能比较紧张,我看本地楼盘普遍推出了零首付。

他说,活动中心那个工地是你们做的不?

我说,不是。

他说,我看都停了。

我说,那个,压根就不该接,你做地产公司的业务,最终还有个房子能顶账,这些官方的工程,揽到手就费九牛二虎之力不说,关键是结不到钱,现在工程类的业务,下面的包工头没有现金结算他们是不会干的,除非你有绝对的资金实力能垫付,否则,白搭。

他问,这一类领域,我能做点什么?

我说,个人的话,唯一能切入的领域就是去卖房。

他说,咱这形象不行。

我说,二手房也可以。

他问,XX这个产品你听说过吗?(直销)

我说,没有。

他说,对软化血管、便秘,有绝对疗效。

我问,是需要我支持吗?

他说,没,没,没这个意思。

我问,最低套餐是多少钱?

他说,有软化血管的绿茶套餐,498。

我说,那给我来个吧。

他说,我真没那个意思。

我说,我支持支持。

他从包里拿出来资料,从他最初频繁的约我见面,我就知道他找我有事,他找我的目的肯定不是为了让我买点产品,而是希望我能成为他的下线,否则他不会对我在本地有多少好友如此的关心。

今年,传统行业的确不好干。

那么,这些低成本的创业项目就迎来了爆发期。

做保险的也多了,做直销的也多了。

上周,我找人到书店打扫卫生,有个大姐长的很不错,也很有气质,一看就不像干保洁的,还开了一辆不错的车子,完事后她要加我微信,我以为是需要我帮着推荐客户。

大姐是在这边陪读。

同时,她做什么?

保险!

她一说,我就觉得她好厉害,能屈能伸……

简哥立刻打电话让小跟班把绿茶给我送来,他继续在这边喝茶,给我科普这个绿茶的神奇之处。

他问,董老师,你一年能收入多少钱?

我说,具体我没算过,反正够花。

他问,大体呢?

我说,四五十万吧。

他问,你有没有想过,一年赚2千万?

我说,没想过。

他说,我们青岛有个金牌,跟你年龄差不多,现在一年2000多万,他做了才1年多,跟你也差不多,也是搞什么自媒体的。

我说,人家粉丝多吧。

他说,你可以考虑考虑,你只负责发布广告,剩余的我们来给你培训,你什么都不用管,有钱后的人生,更会不同。

我说,前几天,我遇到了我当年相亲的一个对象,之前她在邮局上班,因为我没有正式工作,她没看上我,这次见面,她很惊讶的说了几次:你呀,出息了,真的出息了,开这个车要几十万吧?你咋这么有出息了?

他说,在我眼里,觉得懂懂老师应该开劳斯莱斯。

我说,你要这么想,每个人身边都有不少做保险的、直销的、微商的,特别是我,身边会更多,而且我能匹配的基本都是行业佼佼者,例如保险领域的曹纪平,微商领域的吴召国,大家也会给我灌输类似的思想,而且他们灌输的方式跟你这个灌输方式还不同,不会让我从金字塔底端做起,而是起步就让我做金字塔塔尖,例如新推一个模式,直接让我做分支之一,我为什么没有做呢?我觉得,我真做了,我就失去了现有的一切,现有的一切不是几千万的价值,而是无价之宝,就是无数人把我当宝贝,这不是靠赚钱后得到的,而是因为我不赚钱大家才喜欢我。

他说,你有钱了,大家更喜欢你。

我说,未必。

他说,董老师,我很在意你的观点,你就把我当亲哥哥,你谈谈自己对这个领域的认识。

我说,前段时间,有个朋友去做微商分销了,N级分销,其实都是类传销,当时我跟他讲,做这类业务不是不可以,而是要取舍,就是你觉得钱重要还是你的圈子重要?别人对你的认知重要?还有,你要区分,你是清醒的还是糊涂的?你是清醒的意思是什么?你熟悉整个游戏的运行规律,你是跟一群傻子在玩击鼓传花,博傻游戏,但是因为你是清醒的,你随时是可以提前撤退,若是你是糊涂的呢?那么你会天真地认为,你真的能建立一个躺赚的管道,那是不可能的。

他问,为什么不可能?

我说,一将功成万骨枯,每个人的成功都需要指数级的炮灰,14亿炮灰根本支撑不起层出不穷的类似的游戏,除非是无限炮灰模式。

这不是一个单纯的要不要脸的问题。

而是一个取舍问题。

只要是需要拉人头的游戏,无论多么正规,无论是谁在背书,都无法避免最终一地鸡毛,随之散去的,还有就是众人对你的认可、信任。

以后,全没了。

我问,你真的不在意面子了吗?

他说,面子能解决我的窘迫吗?

我说,不管什么时候,凡是需要变现人脉的游戏,都要谨慎再谨慎,虽然人是可以活出自我的,但是你这个活出自我的方式是拉大家下水给你垫背。

这就如同我媳妇在本地搞什么下线,让大家注册什么商城是一回事,对我伤害特别大,她一个月不过多赚个三千两千的,而给我带来的是什么?

人脉收割。

特别是我看一些很有分量的人在饭局上为了配合我媳妇拍照而手持着那些垃圾商品,我都觉得很心疼。

毕竟,我媳妇是要发到朋友圈的。

好在什么?

不知道谁点醒了她。

不折腾这些了。

那些朋友,在内心深处,把我们一家也拉黑了。

赚钱是要有个前提的。

就是一定要CREATE!

什么底薪,什么双轨,什么管道,什么传承,什么……

都是上坟烧报纸!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标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