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20.6.4-跑江湖地摊网

发布时间:2020-06-04编辑:admin阅读(217)

DL9HABTCJP697MR$TTO$XAN.png

中午,陪客人,喝了几瓶啤酒。

代驾把我送回。

还没到达目的地,我憋不住了。

我说,你到前面停一停,我去厕所尿泡尿,实在憋不住了。

他说,行。

十字路口的位置,有个公共厕所。

如今,公共厕所格外的干净。

为什么这么干净?

因为,BOSS们的爹们在看门,而且一看就是一辈子,一直看到看不动为止,一个月发800元,前面是花园,水电免费,还有住宿的地方,这么好的事上哪找?

会不会嫌臭?

不会。

一天冲八遍。

当自己家了,白天还能在门口摆个小摊,卖雪糕饮料卫生纸。

而且,晚上8点就关门了。

就凭我的能力,想给我爹找个这样的工作?

找不上!

越偏僻的厕所,关系越硬。

去的人少。

干净、安逸。

闹市区的那些呢?

半夜敲门你不开是吧?

直接拉你门口。

我要上的这个厕所,虽然也在繁华地带,但是相对比较安静,周围是几个小区,没有商铺,没有步行群体,那么就很少有人上厕所,要上也在家里上。

会有什么群体上厕所?

在家帮着看孩子的老人。

他们觉得坐着拉不出来。

我早上经常遇到邻居的妈妈下楼上厕所,她就是在家拉不出来,主要是可能不想跟儿媳妇搅和到一起。

曾经跟朋友们探讨过这个话题。

得知,大家的妈妈多普遍如此……

看来,是共性。

待我从厕所里出来,一身轻松,顺手洗了个脸。

厕所门口有个爆大米花的。

就是那种大炮。

几个城管队员清理摊位。

老头一边整理一边理论:《新闻联播》刚说了,鼓励地摊,你们跟国家对着干,你们对得起你们身上这张皮吗?别看你们人多,我不怕!咋了?摆个摊还要坐牢?

老头说着说着激动了,口头语也出来了:草嫩娘,小B崽子。(嫩,方言,你的意思)

几个队员,应该也是临时工。

喜欢拾话(方言,有点认领的意思,别人在骂街,你认为是骂你,那就等于把话给拾走了),觉得挨了骂,指着他问:你骂谁?你骂谁?

我看了一会,什么都没说。

走了。

我觉得几个队员太年轻,应该派我去,像我这样的老油条压根就不会在意对方骂什么,骂就骂吧,咱是执法队员,就是大人对孩子,孩子说什么咱都是包容的,骂咱娘就骂吧。

真到了队长级别的,基本就能到我这个境界了。

有人指着他的鼻子骂:我草嫩娘。

他风轻云淡的回了一句:你去就是了。

为什么矛盾总是如此的容易升级?

就是话赶话。

你一句,我一句。

逐步升级。

应该反过来,跟哄孩子似的,大爷,你收一下吧,上面来检查,你也知道,咱不容易,配合一下,好不好?宝贝,乖~~~

谁又会打你脸?

有没有类似执法的?

正式的,大部分都是类似的。

为什么临时工能蹦跶?

总觉得自己是执法者,有权力,要是不吆喝两声,咋能显现出来咱有权力?对不?就要管着你,核心在于一个“管”字。

从而使众人把城管群体妖魔化了。

真正了解这个群体后,你会发现,其实他们才是真正的弱势群体。

你说有执法权力不?

很小。

一个很尴尬的身份,上面压,下面挤,大半夜,是谁让城管来收的烧烤摊?

楼上的居民。

摊主能那么听话吗?

肯定要你来我往,理论两番,甚至菜刀都摸出来了,那就要搏斗一番,又被吃烧烤的吃瓜群众拍了视频发网上了,哇,城管打人了。

让他们来治理的是老百姓。

嫌他们打人的也是老百姓。

那么,地摊,真的能起来吗?

不会的!

因为,地摊的本质就是城市杂草,老百姓是反感的,这是最根本的,我们县城有条马路很宽,两边都是卖菜的卖衣服的,一到下班时间那条路就走不动了,你以为老百姓不反感?

都反感。

地摊就是一阵风,肯定起不来的。

很少有人能理性评价城管群体,主要是咱压根不跟他们接触,偶尔接触也是相互呛,有次去喝羊汤,我把车停在了路边,而且大半个车身是在路基上,我看到他们在拍照后第一时间出去了,我跟着解释了很久,那人一句话没说,过了一会没拿正眼瞧我:你有完没完?我没抄你的车,开走!

虽然他饶了我,但是我还是不开心。

妈的,你什么态度?

后来,怎么跟这个群体接触上了呢?

我做基建行业,必须跟他们打交道,你在路上掉了几坨泥巴都要给你打电话,我没啥社会经验,但是我有老师啊,老师给我的建议就两条:

事小的时候,就装SB,求爷爷告奶奶,我不容易,我困难,你可怜可怜我吧,少罚点。

事大的时候,就化敌为友,这就如同有人喝多了酒在大街上喊,谁敢惹我?有个男人走过去,我敢惹你,然后他把这个男人一揽,谁敢惹咱俩?

未必能拉下水,但是一起吃个饭总是要的。

吃着吃着,成了好朋友。

还请我去家里吃饭。

媳妇还姓董,于是我也改口了,叫姐夫。

孩子也开始喊我舅舅。

真走入了一个硬汉的家,又是另外一番世界,很柔情,很细腻的一面,例如会做饭,家庭很和睦,兄弟朋友很多,还有老父亲也是个文化人,老父亲谈起他的这些队友就跟谈自己孩子一样,说自己过生日大家都来,姐夫有从读书到参加工作的系列照片,很多那种制服大合影,有青涩的,有成熟的,有点像一名警察的成长履历。

也讲了很多惊心动魄的事。

例如大年三十,卖猪肉的拿刀来了,好在,他们是家属院,大家都遇到过类似的事,从而一出动就是集体行动。

化险为夷。

更多的一面是什么?

他们跟商贩关系很好,例如我配眼镜,这个姐夫非要亲自陪着我,说这家眼镜店是他看着长大的,店长说什么也不要钱,最后收了个本钱。

他们关系也很融洽。

我跟那些粗人还是略有区别的,就是我基本不挑战概率,更不挑战规则,怎么安排的我就怎么做,例如渣土车,我不仅仅要求封盖,还必须封网,出入工地都必须除尘,门口装了下喷清洗装置,轮胎洗得干干净净的。

当然,有些规则是必须违背的。

也不要紧,计算违法成本。

然后讨价还价。

真做基建后,就深刻明白两点:

第一、没有不打架的工地。

第二、大生意必须计算违法成本,包括阿里巴巴、腾讯在内。

老百姓首先考虑的是道德问题。

但是,做生意首先考虑的是盈利问题,有些规则就是绕不过去的,你触碰就要挨罚,挨罚只是行政处罚,也不要紧,计算一下,罚多少,得多少,当生意去做。

讲个最简单的。

绕路是需要25公里,不绕路呢?

5公里。

你是绕还是不绕?

肯定不绕。

不绕就会被抓,那咱就算算多久会被抓一次,抓一次罚多少钱,或者能否找个中介,直接打包买个VIP通行证。

还有,例如有些矿业公司,可能手续并不全,缺某个资质,资质又办不下来,若是硬着头皮开采呢?

可以获利800万。

违法成本是多少?

罚款200万。

那干不干?

肯定干!

老百姓为什么做不了大生意?

光道德绑架就把自己绕晕了,这样的事咱哪能干?

过去,我刚干这一行时,我爹提心吊胆的,生怕我参与到打架斗殴中去,所以他天天去盯着,他害怕。

其实,我也怕。

但是,真在这个领域玩久了,发现游戏又格外的简单。

一切都是生意。

为什么打架?

无非是利益冲突。

还有一点是什么?

我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就是在这个领域我是绝对的文化人,大家对我很友善,这个领域有两个大哥大,一个年龄大的,一个年龄小的,年龄大的是我车友,不说铁哥们也差不多,有年沿长江逆流自驾,就是我们俩去的,年龄小的呢?

那小子,接近2米的身高,职业运动出身,真是靠双手打出来的,他对我,那没得说了,曾经跟我倾诉了一天一夜,讲述他辉煌的人生,反复就一句:董老师,你一定要把我写成书……

更更有意思的是,他娃跟我娃是同学,他娃回家跟他讲:我要保护好董XX,因为他爸爸是作家,谁欺负他,我就给打回来。

我遇到打架最多的是工人之间。

天天有。

打破头的也有。

老百姓,特别是一线工人的生活,不能窥探,一窥探全是鸡毛,例如临时夫妻,还有工地小卖部,老公在工地干活,老婆在宿舍开个小卖部。

我貌似就被堵过一次门。

不是针对我。

是三个老铁合伙买了辆工程车,不知道是一辆还是几辆,反正每人凑了30多万,但是这几年一直都没分红,其中两个就觉得委屈,觉得不能继续扯皮了,想把车给扣住,但是在路上你是拦不住的,就找了个铲车把我们门给堵了,想把车捂在里面,正好当天下雨,停工了,车都在里面。

这两个人,都是有身份的,就是有正式工作,跟车主是打乒乓球认识的。

堵了以后,门卫问我要不要给推了。

我们有个装载大铲车,完全可以一巴掌把它的那小铲车给拍扁,这也是常规操作,否则谁都来试试,在所有游戏里,拿车堵工地门是最危险的,你以为不敢给你拍了?是真给你拍的稀烂,因为堵门是很忌讳的,相当于被人骑在脖子上拉了屎,不用看别的,就是工地上摔死的,家属去维权,也没有敢去堵门的……

我说,让他先堵着,我去协商。

我一听,与我们无关,那就好办了,就是至少对方不会对咱破口大骂,俩人都挺客气的,应该也是有学历的,也有着体面的工作,干出这个事说明实在是被逼疯了,说的难听一点,就是秀才遇上兵了。

出了下策。

你知道有多夸张吗?

连条都没写!

完全是君子协议,应该是老朋友了,就是经常在一起打球。

我觉得,人,不合作的时候是一个样子。

合作的时候,是一个样子。

不能跟没有学历,没有文化的人合作,这是基本原则,说的再好也不行,因为他没有契约精神。

谈了谈,那我肯定是绵里藏针。

轻描淡写中透露出,我支持你维权,但是你不能影响我们正常施工,否则的话,我可能会联系你们单位,他的车出了这个门,你们爱怎么拦就怎么拦,但是在这里不行,要是执意这么堵,我可能会帮着挪挪铲车。

一听让挪车。

其中一个,跟不上时代了,还在那讲,认识谁认识谁。

什么年代了?

现在打黑都找不到典型,你让来试试?

110手舞足蹈的来抓走?

另外,你这么牛B,咋还出此下策?直接翻地三尺把人逮着,烧红烙铁,你看他分不分红?

有名有号的,现在没有打架的。

都在专心赚钱,而且在刻意的规避这些,所以你现在说认识谁都白搭,没人会给你出面,除非他自己作死想进去了。

真正要提防的是什么?

随机性冲突。

例如酒吧、歌厅,那些十七八的小黄毛,随身带刀,他才不管你是谁,捅上就是……

那,还有没有职业保镖之类的?

有!

形式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过去,要养一群人。

如今,一般就养一个,一个就足够了,也不要那些戴墨镜戴耳机的装B货,就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素人,可能从外表看不出有任何出色之处,年龄也不小了,40多岁,肌肉也一般,但是就一点,会打架。

你想搞定谁。

告诉他就可以了。

他不会给对方任何反应的机会,也不会叫嚣,也不会恋战,全是偷袭式的,例如朝头就是一棍子,然后就走了。

为什么如此的冷静?

专业训练出来的。

真有这样的人?

有机会,我可以写个专题。

他从来不鼓励什么一打几,那都是吹牛B,真正牛的,都是偷袭,笑脸相迎,上去就是一棍……

所以,知道为什么刘华强那么牛了吗?

他只需要两个出生入死的兄弟就可以了。

搞那么复杂干什么?

也不会跟你站台,也不会出面,平时就是个路人甲,甚至在公司干点杂活,但是关键时刻就能以一敌百。

这些事,我为什么知道的比较多?

每个很牛B的人,都希望自己成为文学主角。

跟我讲起这些。

滔滔不绝!

为什么年轻不行?

年轻没定性,也未必忠诚,而年龄过了40岁,一般都是有十年以上的交情,而且思想也成熟了,战术意识也强,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如何应对,如何踩点,制定严格而周密的计划,有个正式工,有一定的人脉关系,自己也做点沙做点石头,承包个小工程之类的,有天晚上就被人偷袭了,当晚就做了开颅手术,一让他回忆他就哭,事情过去了很多年,他也不知道是被谁打的,这种就是遭遇了职业打手,偷袭的。

装B不会挨打,成年人之间的游戏,没有利益冲突是不会有肉体冲突的,所以只要把握个度,别把别人逼太狠,问题不大。

就是事不能做绝。

最关键的一点,要会演。

门被堵了,我去协商,礼貌有加。

这是先礼后兵。

当时是中午12点左右,而且是个周末,中午有家庭聚餐,我姐一家到我爹家吃饭,我着急赶回去,我就跟门卫讲的:2点若不是挪走,直接给拍了就行。

然后,我就走了。

我是说给他们俩听的……

我怕他们真的不走,那也挺尴尬的,真给拍了就成新闻了,关键是我一直都是软柿子模式,没得罪过任何人,对谁都是笑脸相迎,也从来没骂过人,那我就需要给对方找个台阶下。

我给承包土方的人打电话,那哥们就是附近的村长。

车队是他找的。

我训他就跟训孙子似的,嗷嗷一顿。

故意的,也是演戏,意思是你再这样,我就换人了。

他说,我马上解决。

我说,千万别惹事。

他说,放心,咱是文明青年,我去请他们喝酒。

至于怎么解决的不知道,反正不到2点就挪了,后来我打听过村长,咱是搜集素材嘛,村长跟我讲,那小子筹了不少钱,有部分是男人的,有部分是女人的,这俩男人的最终是平本返还了,那些小娘们的?

基本没希望了。

是社会上的老百姓对搞工程的人存在错误的认识。

总觉得他们很赚钱。

实际上?

工程不赚钱。

完全正规的业务,也就是15%的利润,倘若再垫资呢?

基本就是白忙活。

例如那些水利工程,投标的时候,其价格已经无限接近于成本价甚至低于成本价,就是从中标那一瞬间就决定了是亏损的。

那怎么才能赚钱?

要么,偷工减料。

要么,坑合作方。

例如工人工资,不给结了,石头、沙子不给钱了。

前期还有铺垫的钱呢?

你咋中的标你没数吗?

就是个很微利的游戏,所以这个领域骗子多,层层骗,现在那些包工头都狡猾了,不给现金结算压根不接,宁愿少赚点也不挨骗了。

为什么穷的叮当响也要开个大路虎?

就是好赊欠,好骗。

这些,我也很少被骗,因为我不大相信个人,我更愿意跟老资质的企业合作,多花点钱就多花点,把活干好,我也不拖欠,但是有些活必须要给辖区,例如附近的村长,否则他给使绊子,前脚你开工,后脚就按上限高竿,治的你服服帖帖。

我还喜欢跟女人合作。

那些老大姐,一口一个宝贝叫着。

咱也心花怒放。

前段时间,我在朋友圈发了几次网红发货的照片,这个网红店就在我们隔壁的隔壁,每天都能看到快递专车过去揽货。

有个做泥塑的读者,本地的,她就问我:能去参观吗?

我说,可以的。

她问,什么时候去比较合适?

我说,你可以这样,上午去一次,下午3点半左右再去一次,他们一般是这个时间发货,什么东西都比不过看别人发货更震撼,有冲击力,你知道为什么有的人一定能成功吗?就是因为他看到了。

她说,好。

她连续去蹲守了几天。

应该是坚信了。

来我店里找我,问了我一个问题,怎么才可以拜师跟人家学习?

我说,学习是需要诚意的。

她问,我有诚意。

我说,诚意是需要有价值体现的,当我们为别人暂时提供不了别的价值时,钱就是最好的价值。

她问,大约需要多少?

我说,三五万都可以敲开门,这个在于你自己,即便是对方不收你,也会给你一个很完美的建议,因为能感受到你的诚心。

她说,我回去考虑考虑。

这个事,我就放下了。

过了几天,我又路过,看到了快递公司的货车,我想起了泥塑,就发了个信息:有进展吗?

结果发现,我被拉黑了。

我在想,她可能是从恶推理了我,认为我是联合人家给她做套……

无所谓了,小地方的人,喜欢这样。

参加饭局就知道了。

几乎听不到对一个人的赞美。

全是八卦,全是贬低。

我也好奇,就是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就找了一个共同好友:你帮我翻翻她朋友圈,看她有没有说什么?咋把我拉黑了?

截图给我了。

果然,一顿牢骚,好在没有直接点名,全是指桑骂槐:你整天装B不累吗?什么时候能活的真实一点?

跟我推测的差不多。

我之前写过一句话,不要轻易揣摩别人的动机,若是揣摩,也从善揣摩,若是你非要从恶揣摩,什么事都是阴谋论。

玻璃心。

我打球认识了一个做地基的,江湖称七哥,从规划开始,他就跟我跟的很紧,请我吃饭之类的,还给我出了不少建议。

给我介绍了个设计公司。

我问多少钱?

无论七哥还是设计公司都是一个腔调,意思是谈什么钱?肯定是最便宜,随便给点就行。

这两年做生意,我逐步学会了在商言商。

对于这种不明不白的合作模式,存疑。

给我初稿的时候。

我就基本明白了,没有什么原创元素,就是COPY,从网上下载的成熟模板,做了局部修改而已,我让对方报价,意思是你报了价我们才能确定是否合作。

给的价格?

本地的三五倍吧。

比济南的都贵。

我就直接否了。

否了之后呢?

没多久,我发现七哥把我微信拉黑了,当然在球馆见了面,依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我在内心给他贴了个标签:玻璃心。

他也是从恶推测了我,认为我否了设计方案就是否了他的业务,就是肯定不会把业务交给他了。

其实,我压根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没考虑过用他,也没考虑过不用他,因为还不到这个环节,而他已经惯性的揣摩了我。

拉黑就拉黑吧。

我看大部分人,都是看孩子。

无所谓的事。

去年秋天,我又开了一个工地,理论上正好在他施工的辐射范围,他拉黑过我已经不好意思找我了,就委托了几个人给说和说和。

我直接很干脆的拒绝了。

不是拒绝了这个人,是所有的个人我都不合作,我只跟企业合作。

从内心深处,我觉得他不是个正常人。

太玻璃心。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可能又会得罪他。

人在江湖,要做到人与事剖离,例如马化腾见了马云依然是好朋友,刘强东跟马云也可以畅饮,没啥。

事是事,人是人。

不要动不动又是拉黑,又是诋毁。

显得太幼稚。

我们是成年人,成年人的游戏就八个字: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我做这些,更多的是体验一下。

看似很低端的业务,其实很有成就感,因为最终你是有作品的,有次我站在本地第一高楼放眼望去,我还发了条朋友圈:平时没瞧得上这些土老板,仔细想想,其实他们都是有作品的人。

人是需要有作品的。

这条路是我修的。

这栋楼是我建的。

这是我目前对商业的一个崭新的认识:人一定要有作品。

另外一个认识是什么?

人,要逐步筑建自己在朋友心目中的分量。

一定要越来越重。

那么,就要把朋友圈打造好。

怎么打造?

核心有两点:

第一、要有追剧的感觉。

第二、要输出绝对实力。

例如我搞的定投直播,最初也没几个人看好,首先是大家觉得我坚持不下来,其次呢?觉得不会有多么惊艳的表现。

如今,转载的人越来越多,我看各个平台都有人在转,当自己定投的,有的还上了热门,收获了不少粉丝,更有意思的是,牛哥推荐给了我一个做定投的账号,说很牛B,我一看,妈呀,是转载的我的数据。

疫情一来,都跌成狗屎了。

我又创新高了。

我最近玩的那个游戏,我觉得也挺疯狂的,直播从0到500万,就是一分钱没有,买了辆法拉利,参与的人也越来越多,大家一边骂一边追剧,想看他笑话,希望明天就没人赞助了,妈的,咋又有人赞助?

在看热闹的心态中追剧。

我采访了不少,都是有追剧的心态。

哪怕一个人,每天输出一张漂亮的照片,也能收获不少赞美。

只是,人们容易低估了日复一日的威力。

定投,什么时候会真的引发大追随?

第一关,收益过100万。

第二关,整体收益百分百。

这些,我丝毫都没怀疑过……

更没动摇过!

这是一个自由舞台时代,我们要把生活当成舞蹈。

顺便做个广告吧,大部分读者都没有我微信,有想关注我朋友圈动态的,可以关注一个公众号:懂懂朋友圈。

今天刚开通的,以后我每天上午都更新的。

谢谢大家!

标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