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20.6.8-广场舞一分钱一分货

发布时间:2020-06-07编辑:admin阅读(207)

8CWNT{XW9X%[KYY5PQ]$49J.png

我现在用的开放式办公室。

一个大平层,没做任何隔断、遮挡。

我发现一个问题。

音响效果不行了……

过去办公室小,我用的书架音响,结构简单,就是两个小箱子,插上线就能用,雅马哈的NS-5000,当时我买的二手的,9万整。

我想卖掉,重新买个。

卖多少钱呢?

我卖10万。

为什么?

新的在涨,现在买个新的,差不多要15万。

我问过店家,为什么涨价?

有的说是木材在涨。

有的说是贸易暂停。

对于卖掉,我并不愁,有两个原因:

第一、我微信上不少机车爱好者,其中不少是玩雅马哈的,这些人就跟教徒似的,什么都选雅马哈的,包括我为什么选这个音响?也是这个缘故。

第二、来过我这里,后来在微信上问我音响是什么品牌的,也不少。

当然,一搜价格,可能就不买了。

这就如同我骑VESPA出门,总有人问:这车在哪买的?

都觉得漂亮。

但是,一问价格。

摇摇头。

我发了没有半小时,朱哥给我打电话:我要了。

我说,我是9万买的。

他说,不要紧。

我问,我给你送,还是你来拉?

他说,我去拉,你还要教教我怎么设置。

我说,插上就行,没有技术含量。

他问,你在书店不?

我说,在。

他说,我一会过去。

我说,行。

朱哥是电商圈的,是为数不多从体制里辞职出来的……

没一会,又打电话过来:娃穿多大的鞋?

我说,我还不知道呢。

他说,你抓紧问问,给我微信回个话。

我说,行。

我问了媳妇,又回了朱哥。

他是卖鞋的。

来了,给娃拿了三双鞋,NIKE毛毛虫,生怕我多想,补了一刀:是正品。

我把音响打开,给放了试听碟,先放了谭盾的《悲情沙漠》,那鼓仿佛就在眼前,又给他放了赵鹏的《闪亮的日子》,低音浑厚。

他说,草,果然一分钱一分货。

我说,你还记得那个XX不?他试听过我的耳机后,把自己的头像换成了那个耳机照片。

他说,记得。

我说,凡是与“觉”有关的体验,都是分上中下的,味觉、嗅觉、听觉、触觉、感觉,但是这也不算顶级的,只能算是入门级的。

他问,传输线是不是也很讲究?

我说,我认为影响音质的有两点:第一、是数据源。第二、音响的方位,包括房间大小,音响摆放的位置、角度,这种音响是书房音响,就是可以理解为摆放艺术品,同时又能满足一定的听觉盛宴,房间面积不能太大,30平以内。

他问,能升值不?

我说,取决于谁买,谁卖,理论上很难,因为电子类产品,更新太快了。

他说,东西怕比较。

我说,我开LC76的时候,从来不开音乐,因为就俩喇叭,完全是噪音。

他说,我那车音响还可以。

我说,超级可以了,柏林之声。

他说,看来这东西跟女人一样,差距很大。

我说,我之前写过一句话,女人与女人的差距比女人与狗的差距都大,那可不是单一的觉,而是听觉、触觉、嗅觉,一场盛宴,关键是还有爱觉。

他说,看来董哥遇到过。

我说,书上说的。

他问,是不是以后尽量的使用碟片播放?

我说,我个人的感觉,碟片与QQ音乐没有太大的差别,上次维维来,给我科普了很多,按照他的理解,什么都有差别,数据线有差别,用的什么材质的,更玄乎的是什么?电源线都有差别,我个人觉得,可能真有,但是现在我更多的理解为玄学,咱就是单纯的听个歌,看个电影,你就听我的,直连就足够了,他们说的差异是郎朗听交响乐听出的瑕疵,对咱而言,没有这么多的讲究。

他问,维维现在做了多少个耳机品牌?

我说,他有多少个,我也不知道,他的理论就是进入一个行业,不做第一,而是做第二们,就是在一个耳机分类里注册多个品牌,做不同的定位,不做最出色的,而是做高性价比的,上次过来,我问他日均有多少销量?他说20万左右的营业额,他给我科普,第一总是很容易被颠覆的,因为所有人都瞄准了你,但是第二第三一直到第十,都是安全的,闷声赚大钱的。

他问,去年你做的那个耳机叫啥来?

我说,舒尔。

他问,是不是音质也很完美?

我说,舒尔最牛的是话筒,《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用的都是舒尔的,耳机也都是专业版的,不能戴着出门,那耳机也很贵。

他问,你这里有吗?

我说,我一共弄了十个,送了6个,卖了4个,原本自己留一个,也送人了,我有个读者是他们的代工厂,做了一个批次,留了20个出来,给了我10个。

他问,白送的?

我说,哪能,给钱的,只是比市场价便宜了许多而已。

他问,你那个蓝色的呢?

我说,我也不知道弄哪去了,找不到了。

他说,你推荐个,我跑步戴的。

我说,运动,我推荐骨传导,主要是安全。

他问,音质呢?

我说,一般,我现在骑车都戴那个,主要是不影响正常听力,可以第一时间判断路况。

到了饭点。

他说,请你吃兔子头吧。

我说,我请你吧。

他问,你有熟悉的不?

我说,山上有一家,在雪山后面,你去过没?

他说,没。

我说,那是我一个读者开的。

他说,咱开一个车吧。

我说,我坐你的,我没坐过这么好的车。

他说,董哥,你不能这么嘲笑人。

奔驰G500。

这是我第一次坐他的车。

一上车。

我说,这仪表盘是老款。

他说,是。

我说,19款的真漂亮,我们上次进藏,我那个大G车友的就是19款,全国第二辆,加价60万提的,新款太漂亮了。

他说,他那个是G63。

我问,你为什么不选G63?

他说,后悔死了,当时我媳妇嫌G63太吵,买了以后才知道,G500就是大G里的乞丐版。

我说,差不多,奔驰真正有特色的就是AMG。

他说,你没发现,最近县城里大G多了不少吗?

我说,是的,感觉多了好多。

他说,做电商的,做直播的,他们一次团购了四辆。

我问,有我认识的不?

他说,那个小猫你肯定认识,他姐是宋XX。

我说,那他应该喊我姐夫。

他说,表姐夫。

我说,对,对,表的。

他说,他这两年做蜜蜡、沉香,应该赚了个千多万,我看牛哥他们也在做沉香,应该一年也不少赚吧。

我说,牛哥做的还可以,牛哥是专攻沉香领域了,宋XX她弟也就是20岁?我记得前几年还在技校上学。

他说,24。

我说,烧包。

他说,我们都在一个群里,还有那个做尾盘的白色大G,我看他经常跟你在一起。

我说,半年没接触了,他去威海了,代理了个海景房。

他问,董哥,你有没有赚到钱不快乐的时候?

我说,没有,那是赚少了。

他说,我最近赚了一些钱,就觉得不快乐,就想花掉。

我说,你别过些日子把音响再退给我,我可不退。

他说,那肯定不会。

我说,跟你开玩笑。

他说,知道。

我问,怎么不快乐?

他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总是有一些担心吧?你看,我们算不算时代的幸运儿?一天差不多能赚我过去一年的工资,这一切会不会突然失去?你看成语里的,否极泰来。

我说,这个问题,我还真思考过,你看我,那不是更嘚瑟吗?每天都是春风得意,几乎是天天新婚状态,后来有老师点醒了我,就是高潮与低谷,不是报应关系,而是一种天道曲线,就是你赚了钱不是坏事,但是要区分,你做的事是不是对的,若是对的,赚的越多,越好,若是错的?那么就会有必然的因果关系。

他问,你没发现,同龄人的差距越来越大吗?

我说,过去的差距,是努力式差距,例如你家一年养10头猪,我家养20头,一年多收入1万元,现在的差距是杠杆式差距,你摆摊面向的是100人,而我做电商面对的是全国数十万人,这种差距必然带来指数级的差距,而且越拉越大,你看一点就行了,美国貌似很乱吧?给人的感觉是民不聊生,为什么股市一直在涨?因为闹的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人,他们的存在对经济结构不产生任何影响,过去存在商品垄断,现在存在人才垄断,就是极少数人掌握极大比例的行业财富。

他说,你说我过去那些同事们,现在会怎么评价我?

我说,最初觉得你是个SB,现在觉得你是个大SB,你发的任何朋友圈都不会点赞,对你只有恨意,没有别的。

他说,基本是。

我说,你也不要试图去拯救他们,若是他们真的辞了职跟着你创业,他们全家能来杀了你。

他说,这点觉悟我是有的。

我说,我做基建,有21个股东,其中有个股东额度很小,只投了1万元,签了个代持协议,当时拉他入股是有原因的,这小伙是农村出身,也没啥头衔,之所以带着他,是因为他给一位股东做服务的,鞍前马后的,整个事情前后他都参与了,一起吃一起喝,觉得既然你也知道了,就拿点钱参与一下吧,未必能帮你赚多少钱,至少兄弟们感情会更深,结果?他这个协议被他老婆发现了,已经是半年后了,根据协议上的电话联系上了我,他老婆仿佛是审犯人,把我训斥了一番,让我抓紧给他终止合作,否则有我们好受的。

他说,理解为了不务正业。

我说,基本是。

他问,后来呢?

我说,小伙给我打电话解释,说没事,不用搭理,但是我们还是给退了,觉得于大家也是炸弹,就顺水推舟。我推测是这样的,他岳父门上是比较厉害的,我一接电话我就知道他在家里是什么地位,那完全是武则天给我打的电话。

朱哥做的鞋最初是概念鞋,专门卖给老年人的。

叫太赫兹能量鞋。

送了我两双,我偶尔也穿,实事求是的讲,鞋子质量真不错,特别的舒服,有点狗屎鞋的感觉,也不臭脚,我去健身房还有两个人问我鞋子什么品牌的?是NIKE新款吗?

我说是杂牌,他们还不信。

其实叫什么牌,我也不知道。

这个鞋为什么卖的很好?

两个原因。

第一、概念炒作。

第二、搭车社交电商。

你知道概念性产品在什么平台上最容易卖吗?

就是社交电商上。

那些需要拉人头的APP。

这鞋是240元两双,搞一次活动就是上万双,鞋子本身的成本并不高,那你或者会问,为什么能搭上社交电商这个车?

与圈子也有关系。

临沂做微商的那些大佬,多转型做社交电商了。

例如吴召国去搞了未来集市。

功能鞋已经是衰退期了,淘宝、京东基本没啥销量了,现在就靠社交电商支撑着销量,但是也是在走下坡路,概念的玩意玩一段时间就玩不动了。

不过,他并不着急。

现在,又在玩一个全新的概念,迷彩概念。

理由就是,男人都有迷彩梦。

平台也回归了,主要做京东与天猫,概念叫:迷彩跑步鞋。

谁来代言?

说是兵哥哥们也穿同款。

我问,今年能有爆发不?

他说,十月一肯定一个大爆发。

我问,会不会被和谐?

他说,不会,做这一行的,都会弄到一纸证明的,证明自己不是野路子,是曾经参与过装备研发的。

我问,鞋底软不?

他说,我送你双你体验一下。

我说,不要,在我的印象里,民工才穿这些。

他问,熊X的店被封了你知道不?

我说,不知道,因为什么?

他说,售假。

我说,被同行搞了吧?

他说,说是被上家坑了,他也算是受害者。

我说,酒水这个行业,水太深。

他说,他在卖车,我想买他的MINI给媳妇开,你觉得呢?

我说,不要。

他说,崭新。

我说,买车也好,买房也好,要找幸运的人,就是幸福在于传递,同样的道理,霉运也会传递的。

他问,董哥,你有没有考虑过搞直播?

我说,没有。

他说,未来,几乎所有的电商都要与视频挂钩。

我说,从选车就可以看出来,我们想买什么车,都是先到抖音上搜一下相关测评。

他说,是的。

我说,我不擅长这些。

他说,整个视频方向也是朝有用方向在发展,直播的打赏时代很快就会过去,因为打赏的本质是虹吸,是极少数人对整个底层群体的虹吸,你有多少钱就吸多少钱,使他们越来越穷,与“扶贫”是反向的。

我说,我认同这个观点。

他说,所以,国家一定会管控的,未来直播带货也会面临类似的问题,因为直播带货有“洗脑”的成分,但是呢,有一类视频会越来越有价值,就是由网红拍摄的广告视频,然后大家再去天猫搜索、下单。

我说,思路是对的。

他说,我们计划明年做联名鞋。

我问,有做的很好的样本吗?

他说,ADM联名就做的不错,月销接近2万双。

我说,我一直觉得,若是做NIKE或阿迪T恤的二次加工会很有市场,或是刺绣,或是印刷,做到锦上添花。

他说,太小众。

我说,是的。

他问,你怎么得罪了我那同学了?璐璐。

我问,哪个璐璐?

他说,在XX镇教小学的一个老师,我最初怎么知道你的?就是她推荐给我的,她应该是从读大学就关注你。

我问,网名叫什么?

他说,绿豆芽。

我说,我找找。

没找到。

他说,取关你很久了,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道不同不为谋,是不是你把人家睡了?

我说,我没有印象,应该没加过微信,没见过面,我推测是某个观点她接受不了。

他说,有可能。

我问,她收入如何?

他说,三五千?

我说,那取关我就对了,若是她跟我想的一样,咋可能一个月才三五千,至少也是一天三五千,我不是搞了个游戏,1000天攒500万买法拉利嘛,我每天在朋友圈直播一次数据,我本地的这些同事,原本我发个吃的喝的他们还急忙点赞站队,我发这些,没有一个点的,若是好拉黑我,应该也拉黑了。

他说,璐璐是挺保守的一个女人,可能是看你写的那些风流事。

我说,我才不风流呢。

到了饭店。

老板娘迎出来老远……

说话用“您”。

非让我们进包间。

我说,就在院里吧,凉快。

老板娘问,点菜还是?

我说,你看着给弄点吧。

她问,要几个兔子头?

我说,体验体验就好,一人六个吧。

她说,好。

走了。

她走后。

朱哥说,这绝对是你的铁杆粉丝。

我问,你咋知道的?

他说,在县城里,能用“您”的,都是发自肺腑的尊重。

我说,还好。

他说,刚才我看她手都有点抖。

我说,我之前写过一个细节,别人问我要手机号,很少有一次输对的,人对陌生的东西,有着天生的敬畏感,总觉得那些文章很了不起,其实就是一个屌丝写的。

他说,别说,你还真不像一个写文章的人。

我说,像屠夫。

他说,那也不至于。

没一会,老板娘拎了一提啤酒过来,又端了花生米、拍黄瓜。

我问,没叮嘱少放盐?

她说,这个不用嘱咐,您放心。

我说,我们不喝酒。

她说,我喝。

我说,小院比去年有味道了。

她说,都是跟董老师学的。

我说,可别这么说。

她说,过去都是按照我们自己的想法,乱搞,您不是写了嘛,要相信专业人专业事,我就找了个做设计的,让他给优化了一下,该搬的搬,该挪的挪,不土了吧?

我说,不土。

她说,中午这顿,我请。

我说,一定要改变这种想法,对别人可以,对我不要,该多少钱你就收多少钱,这样我下次还来,否则我不好意思来了,也不需要少收之类的,因为我也感觉不到,何况,今天是朱总请客。

朱哥说,是的,谁都别抢,路上董老师给我上了一课。

我说,教他开车了。

朱哥笑着说,对!

是红绿灯的时候,我们直行,有车辆左转,我们先走就对了,那个车是先抢了一下,我跟朱哥说,你走就行,他肯定会让你的。

结果俩人,都开启了让车模式。

不动了。

你开这么牛B的车,你要适应,适应什么?

被谦让。

你别看一个个在网上牛B的不得了,见了谁骂谁,真在现实中,人们都是不由自主的低头,遇到好车就让,这个是基本操作。

这些?

你只有换位体验过,才懂。

偶尔,我开高尔夫去上班,遇到一些类似的情况就不适应,咋跟平时不一样了?

还有些小生气!

在双方都开启谦让模式时,我让朱哥走,朱哥加了油门走。

发现,那个左转的,朝我们微笑。

你要适应……

我去洗手间。

老板娘跟朱哥聊了一会。

我回来后,一会又来了两大桌,我让老板娘别陪我们了,去招呼客人吧,我们不重要。

老板娘起身去招呼,说一会再过来陪酒。

朱哥说,老板娘对你真的很崇拜。

我说,可别了。

他说,刚才跟她聊了几句,说你改变了她很多,猪肉上涨的最厉害的时候,她也想过用冻肉,但是一想到懂懂老师写的,你做了什么大家都看在眼里,就忍住了,说只要你写餐饮方面的,她都认真做笔记,食材最关键,少盐是提的最多的,要把厕所卫生搞好,饭店卫生标准的窗口就是卫生间。

我说,这是她谦虚的说法,她本身读过书。

他说,感觉得到。

我说,这个小店,一个月营业额在20万左右。

他说,那不错。

我说,她做多大我都不意外,最初她坚持用花生油,我跟她讲,不要用自己压榨的这些花生油,就用成品油,把原材料找个架子摆着,全用品牌货,厨房是透明的,服务员是卫生的,不可能没人吃。(都说土花生油炒菜香,其实是错觉,花生油炒菜有一股怪味,略生的感觉,即便用花生油,也要用品牌花生油,他们是做过提纯的,已经把这些杂味去除了,我们自己压榨的花生油专业术语叫毛油,理论上是不适合直接食用的。)

饭店其实很简单。

健康、好吃、卫生。

就可以了。

但是,做到,太难,太难!

根源是什么?

老板,普遍,初中都没毕业。

他们没有这个觉悟,没有这个意识,总觉得能糊弄过去就糊弄过去,没有作品精神,没有想过就餐环境,哪怕你给设计的很好,也白搭。

他内心有天花板。

这就如同有些会所,在装修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他的档次。

为什么?

老板审美不行,又欣赏不了别人的设计!

老板娘招呼完了,又跑来了,非要喝点……

我说,那我陪你喝点,咱就一人一瓶,可以不?

她说,行。

我说,做有钱人的生意,就一个原则,用心,要坚信一点,他们看我们就是透明的,他们不会听我们怎么说,但是会看我们怎么做,是否用心,菜品如何,他们就跟明镜似的。

她说,来,干了。

大多数人为什么做不了有钱人的生意?

就两个原因:

第一、不懂他们的消费心理。

第二、把他们当傻子了。

未来,不管哪个国家,财富对立都会越来越严重的,要么有钱,要么没钱,而且没钱的人的声音越来越弱。

那天,做翡翠的大V到我店里玩耍。

她是去青岛出差,顺路。

她问我,你那天转发的数据是真实的不?(北师大的一份研究报告说,中国近43%人口的月收入在1090元以下,有近69%的人口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而有约84%的人口月收入在3000元以下,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的人口比例更是高达95%左右。)

我说,我也不知道。

她说,不敢想象,我还是太井底之蛙了。我以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拼多多会有人去,我从来没用过这东西,而且以为拼多多顶多两年就倒闭。看到这数据,我知道我错了。

我说,不要紧,不懂没钱人的世界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懂有钱人的世界,你为什么卖的那么好?因为你懂有钱人。(她是卖法拉利出身的)

吃过饭。

148块钱。

老板娘说什么都不要。

朱哥说,若是想常来常往,就一定要。

她说,那给100。

我说,那不行,对于朱总而言,少收是打脸,啪啪的。

朱哥给转了150元。

老板娘追着我们送了箱饮料……

走了!

回程。

朱哥说,这老板能做大。

我说,她有经商的天赋,不是谁教的,你看一个细节,服务员去摆餐具的时候说,盘碗不用洗,刚才消毒柜里拿出来的,是店里自己刷的,清洗过多遍又专门消过毒,放心用就可以。

他说,我特别讨厌一次性碗筷或那种成品的消毒餐具。

我说,我也是。

他说,过两天,去拉车西瓜摆摊吧?

我问,你好意思摆吗?

他说,你好意思我就好意思。

我说,我又不要脸,我无所谓。

他说,体验一下,带着孩子。

我说,行。

他说,卖不了,咱就分了。

到我店里,喝了一会茶,越说越兴奋,甚至要马上摆。

我说,你开着大G,直接摆摊卖鞋。

他说,那就有作秀的成分了,挨骂。

我说,咱可以摆摊卖酒。

他问,什么酒?

我说,啤酒,可以卖雪花的一款很漂亮的酒,叫:马尔斯绿,我过生日的时候,酒馆老板送了我四箱,真漂亮,就是一看就有惊艳的感觉。

他问,一箱能赚多少钱?

我说,这取决于拿货量与零售价,5到20元之间吧,零售80,天猫卖90。

他问,酒口感如何?

我说,我又不懂酒,我觉得不错,我觉得瓶子有艺术品的感觉。

他说,咱今天就去摆吧。

我说,你没事,咱就去。

他说,我把音响送回去,我就来。

我说,行,我去拉酒,或者我等着你,我们一起去拉,我给你拍个纪录片。

他说,那不如这样,我把车放这里,你开皮卡把音响给我送去,然后我们直接去拉酒,可以不?

我说,可以。

说干就干……

把店门口的黑板也捎着了。

一边走一边想广告词:

雪花啤酒里,最漂亮的一款酒。

艺术品一般。

80元一箱,天猫超市卖90元。

不讲价。

限购一箱。

我说着他写,我一看,妈呀,写的字,太丑了。

我说,你这字,卖大闸蟹行,卖酒不行,你先写着,一会我重新给写。

他问,酒的确很漂亮吗?看照片一般。

我说,你见了实物就知道了,我一眼就看中了,我看中了,别人就能看中,咱是卖给有钱人,就是对“美”有消费需求的,咱不是卖给民工的。

到了酒馆。

朱哥过去一看。

竖了大拇指。

认同了我。

女老板极力推荐:要不,你们可以卖卖蓝带王。

我说,不了,先从这个试水,80元,人人都能接受。

女老板问,先要多少?

我说,50箱吧,卖不了,我们俩喝了。

结果,我发现猛禽这个车载货能力太差,拉20箱头就翘上天了,减震太软,还是先要20箱吧。

朱哥问,咱去哪摆?

我说,必须要去停车的位置摆,因为逛街的不可能搬箱酒,咱先去洗车店,然后去健身房,有个前提,我不出面,因为我一出面,就有强买强卖的意思了。

他说,没事,我出面。

洗车店,本地有两家高端的,咱就去这两家。

第一家,朱哥直接拎着黑板进了休息大厅,卖了七箱,因为只有七个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气场,有钱人有有钱人的气场,朱哥一看就不像个屌丝,他推销没有任何阻力,因为我们限购一箱,否则20箱瞬间就可以消灭。

其中有个貌似很懂,问:你们是不是上那个总裁班的?

以为是体验活动。

不是,不是,我们就是破产了,没钱了,摆摊。

另外一个洗车店我不建议去了,因为店里多数人都认识我,甚至包括顾客,认识我的车,要不咱去健身房吧,我平时在西半区活动,咱去东边的健身房,这样熟人少,我的建议是等人家出来开车走的时候,你拎着黑板上……

路人也有买的,因为我们开个大皮卡,摆个小黑板,还是有一丝文艺青年的感觉,很吸引人,何况我字写的也好。哈哈。

几乎,没有一个相信我们是真的出来摆摊的。

卖完一车,我们又拉了一车,老板让出租车又给我们送了十箱,正好50箱。

不都6点就收工了。

我们自己留了一箱。

赚了735块钱。

晚上,我们俩又吃了一顿,把剩余的一箱喝了。

我说,一天赚1千没有任何问题,但是需要动起来,例如本地各大高端饭店的停车场、各洗车店,越野爱好者的聚集地,户外俱乐部,哪里有人去哪里,并且要主动出击,不怕被人拒绝,同时要挨着加微信,越做越简单。

这里面最大的学问是什么?

让人在数秒的时间里,接纳你!

次日,我去酒馆找女老板,女老板说,这类酒就是概念酒,销量很低,而且价格太高,你知道普通的雪花多少钱一箱吗?20元左右,你摆一天彼此都体验一下是可以的,如同玩个游戏,真喝酒的人,宁愿买四箱普通的雪花也不会买一箱这个雪花,懂了?

是我自己有错觉,我一直都以为一箱啤酒要100多块钱!

应该,又会迎来取关潮!

标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