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20.6.11-离异女人

发布时间:2020-06-10编辑:admin阅读(166)

8CWNT{XW9X%[KYY5PQ]$49J.png

木老师是教英语的。

大学是专科,本科是在曲师读的,从而也算半个校友。

2009年,我刚回县城。

校友小聚,见过一面,印象很深。

戴个眼镜,连衣裙,标准英语老师的模样,那时她也就是30岁出头,也不显年纪,而且教学成绩不错,讲课比赛拿过不少奖。

粉嘟嘟的。

一晃,这么多年,没见过面。

我对她的印象,依然停留在粉嘟嘟上。

前些日子,听说她闹了个新闻出来,关于职称评审的问题,而且一般人还摁不住,原因是什么?

她离异多年了,没有再婚。

一个离异女人,谁知道她手里有没有炸弹?

所以,也不敢贸然行动。

就想找人跟她谈谈话,安抚一下,协商一下,事总是好解决的嘛,不能冲动,对不?

一聊起来,我说,我认识她。

虽然十多年没见面,但是我们在一个群里,在我们群里,虽然大家视我为粪土,但是当面的时候,一个个都俯首称臣,我也习惯了这种反差。

所以,我有绝对的把握安抚她。

有势差。

见个面吧。

一见面,落差太大了,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很恍惚,那种粉嘟嘟的感觉没有了,满脸都是怨气,不知道是减肥成功还是生病了,面部都棱角分明了,有点尖嘴猴腮的感觉了。

这些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离异后,孩子跟了爸爸,房子、车子都跟着去了,她就是要个净身出户,自己又回到了单身宿舍模式。

我问,他出轨了?

她说,没有任何原因,就是一分钟都不想看到这个人了。

我问,没想过再找个?

她说,哪那么好找?找过一个,也不怎么合适,现在已经不想这些事了,主要是不想破坏别人的家庭。

我问,现在带毕业班?

她说,这两年一直头晕,带不了了,现在就带了一个班。

期间,聊到了一个校友,当副校长了。

我说,他性格挺好的,笑呵呵的,干什么都两口子一起。

她说,我一点都不喜欢他。

我问,怎么得罪你了?

她说,半夜给人发信息。

我说,看来给你发了。

她说,我最瞧不上这种变态的男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我说,痛苦只是我们的生活方式和对生命的错误见解所产生的幻觉,男人一直都是这样的,只是跟你理解的不一样而已。

她说,我觉得人还是要忠诚于家庭的。

我说,是呀,但是毕竟是凤毛麟角,有空你可以看看毛姆写的作家八卦,文人的私生活太乱了,陀思妥也夫斯基就是个人渣,列夫托尔斯泰也是吃喝嫖赌高手,科学界也是如此,爱因斯坦,居里夫人,我觉得有缺点的人才有意思,不能追求十全十美,好色是男人最小的缺点,也是通性。

她说,我现在觉得一个人挺好的。

我说,你喜欢一个人,就一个人,这没啥,你觉得应该洁身自好,那就洁身自好,你觉得应该得意尽欢,那就不断约小鲜肉,也没啥,我都理解,也都支持。

她说,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肮脏。

我说,我表达的意思是,你可以按照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去活,但是呢,也要尊重别人可能选择的另外一种方式。

虽然,听起来很冲突,很对立。

对我,她已经是足够包容了,毕竟,在我这些校友的心目中,我的形象就是吊儿郎当的,我若是真的很正经,他们反而不适应,有次我跟几个校友去陪客人,全程我几乎没说话,一直在搞服务,事后,他们说,真没想到懂懂还有这么一面。

所以,聊这些,她反而觉得很本我,这才是懂懂。

扯了半天皮以后。

聊到了职称的问题,这个问题其实很复杂,有历史遗留问题,还有就是新政策的问题,她去支过教,在云南那边直接晋了级,当时送他们去支教的有过承诺,也有过政策,就是职称是通用的,结果呢?

新规定,不再通用。

他们这群人就觉得委屈,也不是说一大群人,因为当初支教的这一批,基本都已经评了,只剩那么三两个没评,按照她的能力,也早就评上了,为什么没评上?

学校没有名额,前几年用力过猛了,用光了。

为什么云南的职称回来不管用了呢?

这里面有个潜规则,就是这些边陲省份,刷级很简单,在山东可能需要12分的努力才能评上,而在云南呢?3分努力就可以了。

错过这次评选,她要等很久很久。

她觉得,自己年龄大了,等不了了,这个会直接影响收入,另外省内财政越来越紧,每年审批的职称越来越少,并且附加条件越来越多,例如现在必须要有五年班主任经历。

所以,她必须要最近解决这个问题。

无论从哪方面讲,她都是最符合的人选,不如她的,晚来的都已经聘上了,而自己还在这里维权?

你们要是不解决这个问题,那大家谁也别想过安稳。

半夜给她发过信息的,肯定最急。

生怕她一股脑的抖搂出来……

毕竟,她这个年龄,她这个身份,时刻都能豁上,就是个孤家寡人,而且容易钻牛角尖,而且视送礼为耻辱,她倘若是稍微透点气,跟其他同事那样会来事,也不至于今天这么被动,反而自己成了领导眼中的刺头。

我工作这么出色,为什么说我是刺头?

难道非要当哈巴狗?

当然,我听她仔细讲讲来龙去脉,我又觉得木老师的确委屈,就是在她很年轻的时候,就有了相应的机会,但是领导找她谈话,意思是狼多肉少,学校名额太少,而濒临退休的老教师太多,不如先把机会给他们,让他们退休,好享受相应的待遇,你还年轻,也不会辜负你的付出,会适当的给你一些别的机会,例如把实验班给你……

这么让过两次,承诺下次一定,结果承诺的人退休了。

这才使她无比的委屈。

当然,倘若我是领导,我也不大喜欢她,因为她内心太“正”,非黑即白,追求极致,例如有家长给她送礼,她还能翻脸,就这么刚硬,倘若写小说,这样的角色很受人欢迎,但是现实生活中,这种人是很讨人厌的,因为她道德条框太多,不仅仅框自己,还框别人。

所以,机会一次又一次错过,看似是她礼让,其实是必然。

说的难听一点。

性格缺陷。

有次,有个作家来我们这里签书,茅盾文学奖作品,这个作家曾经当过副S长,超级大BOSS了,大家应该能猜出是谁。

我问他,你写的这些官场内容,真实度如何?

他说,基本真实,都有原型。

我问,若是说深度呢?

他说,冰山一角,真正的真是不能写的,读者接受不了,审核也无法通过。

我问,那读者心目中的官场小说是什么?

他说,就是交易,花了20万给孩子安排了个工作,在读者眼里,人物只有两个形象,黑的,白的,其实真正的贪官极少,真正的清官也极少,绝大多数都是既拿点也吃点,例如花20万给孩子安排工作的,其实这20万只是随手礼,有没有这20万,这个工作也都安排,相反,你想硬拿20万买这个工作?可能200万也不会卖给你,就这一点,多数读者也理解不了。

我问,你如何看其他人写的官场小说?

他说,很多人都是完全靠臆想,根本不符合逻辑。

哄女人我是很擅长的,不管她是什么类型的,是女的我就会哄,所以木老师还是比较容易催眠的,一起吃个烧烤,喝个扎啤,她也会笑了。

那么,合适的时候,我就把处理建议传递给她了。

就是俩字:启动。

启动对你的特事特办,但是进展不会太快,你别着急,其实很简单,只需要证明你的职称是在新规定之前的就可以,承认之后,次年再聘用,那么一切就OK了,已经研究过,基本没有问题。

我主要是打消她一个念头,就是抖搂。

你毕竟是个寡妇。

周围男人跟你聊天,总是容易想点好事的……

平时一个个道貌岸然。

被你一抖搂。

以后,咋为人师表,对不?

你就像我这种,就是个贱人,临时工,爱抖搂抖搂,我也不要脸,别人也伤害不到我,甚至成了广告,人家一看,哇,懂懂好这一口,我也去加他微信。

一排排,全是烧烤摊。

就跟村里开社员大会似的……

一个大娘,年龄不小了,70岁开外,腿脚还有些不灵活,推个自行车,车上还有刚买的菜,一边走一边念叨,XXX是正法。

挨着跟每一桌说一遍。

大部分人都装没听到。

走到我这边时,我特意把马扎挪了挪,便于她推着车子通过,老板娘跑过来笑着对她说:大娘,我们都知道了,你说的很对,早点回家歇着吧。

木老师说,咋还有这样的人?

我说,每个人,看似意志坚强,其实都是木头,给装上什么操作系统,就输出什么行为方式,东莞那些姑娘,若是认真读书,考了师范,也是人民教师,人民教师去东莞接受三个月的培训,也是风情万种的技师。

她说,我觉得,还是事在人为。

我说,人是环境的产物。

送她回家。

送的比较彻底,送到了楼上。

楼梯的位置,我扶了一下她,意思是你喝了酒,别摔倒了。

她接着一挣脱:你要干啥?

要翻脸。

我心想,真是LHL。

我可没兴趣睡你……

这种性格,挺好,适合当榜样,但是呢,看这个世界就会越看越累,因为在她眼里,这个世界是病态的,满目疮痍。

她看不惯。

次日,我汇报了一下进展,BOSS让我重新回忆一下,有没有瞎承诺?毕竟喝了酒没数,乱说。

我想了想,应该没有。

但是,为了谨慎起见,还是决定中午再去见见木老师,给送点葡萄,把协商内容再次确认一下。

跟教师群体打交道是需要谨慎再谨慎的。

不管是教英语的还是教语文的还是教体育的,都是数学家,算的清清楚楚,逻辑清晰,一般人对付不了。

确认再三。

基本准确。

大功告成。

以后这样的活,都派给我吧。

我是很适合去安抚别人的,有些问题,能立刻解决,那么马上就给解决,有些问题不能立刻解决,那不要紧,可以承诺,启动。

启动就是漫长的,半年,一年。

到时再说。

我现在,逐步拿捏准怎么跟教师群体打交道了,要有双重标准,日常接触,把他们当偶像,多奉承,多吹捧,让他们精神上高高在上,看吧,你们这些商人都是渣渣,在我们面前都是粪土。

在生活问题上呢?

例如需要买单的时候,那就要把他们当孩子,他们是没有消费能力的,只要需要买单,咱就全买,不要让他们付出。

在道德问题上呢?

要绝对洁癖。

商人都是丑陋的,艺人都是戏子,官员都是贪污腐败。

唯有读书高。

兰老师是我骑车认识的,她每天参加夜骑,我很少参加夜骑,我觉得夜骑太危险,特别是骑沂河大道,容易有树枝、小石头,只要压上肯定摔,我摔出阴影了,车子都骨折了。

但是,偶尔也去参加。

取决于,谁喊我。

夜骑是25公里,一般也就是1小时。

运动圈里,凡是出勤率比较高的女士,多是单身,因为正常家庭里的女士是付出型的,要么照顾老公,要么照顾孩子,哪有时间整天去运动?

兰老师是离异状态。

身材挺好的,年龄跟我差不多,属于骑的比较好的,但是我跟她没啥交集,对于女人,我有个原则,不找我,我不找别人。

就是你来找我,我才聊几句。

你不找我,我永远都是看客。

何况,各个圈子都是狼多肉少,你不知道一个单身女人的背后是谁?

容易挨打。

主要是,也没啥意思,跟这些县城老娘们谈感情浪费时间,谈睡觉浪费体力,牙都刷不干净的群体,别指望别的干净了。

偶尔,咱也配合演戏,是体验体验生活。

了解一下不同的群体。

兰老师主动跟我说话了,后来主动加了我微信,说是咨询我一个问题,问我大行SP8这个车骑着如何?

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兰老师跟木老师就是两个不同的物种。

虽然都是单身。

但是单身的模式不同。

兰老师是有伴的,而且不止一个,这个我能感觉到……

闲着没事,咱也撩拨撩拨。

我发现,兰老师对于这些,轻车熟路,轻车熟路的方式是什么?

就是吸。

你是男人,你想跟我好是吧?

你要付出。

表现出来的,就是要。

例如你帮我买个外胎,帮我买副手套,等等。

不给钱。

而且呢,越要越大。

小东西的话,于我无所谓,顺手就给买了,大东西,那我就要敷衍两句,她就会冷嘲热讽来一句:不舍得了吧?

我就在想一个问题。

其实,她挺没智慧的。

为什么?

她不懂得区分。

过去,那些男人追她的方式,全是跪舔模式,从而她要什么给什么?

而我是什么状态?

被众人环绕的模式,是大家买东西给我,花钱养我,我咋可能给别人买东西?我只有拒绝的份,不可能如此低三下四的去讨好你?

最初配合你一下,也是体验一下下而已。

闲着也是闲着。

当你开启索取模式时,其实你已经输了,看似你拿捏了我,其实我拿捏了你,就是你已经被我掌控了。

就是她不可能在我这里得到太多。

她没学会如何跟比她优秀的男人打交道,比你优秀的男人的做事方式是什么?

你越不要,越要给。

你越要,越不给。

而且,前者,男人是从内心深处去尊重你。

后者?

根本不把你当回事。

你不要,我可能就直接送你辆SP8了,也没多少钱。

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小聪明了。

就跟老师讲的一样,对于优秀的人,我们就一个动作就可以了,别考虑什么亏本赚钱的,你比我优秀是吧?那我就不求回报的对你好。

这就足够了。

昨天,兰老师又问了我一次:那车子在哪买的?

我没回她。

傻瓜!

不难理解,她其实是被惯的,狼多肉少,她又是自由状态,大家肯定想好事,想好事就需要鞍前马后,小恩小惠,甚至有人下血本,例如给买个手机之类的。

从而,使她有了惯性。

越穷的人,越不追求投资回报比,就是对钱财的分配上,极其的弱智。

到了民工这个水准。

大部分钱都用于最直接的欲望上了。

食欲、肉欲。

甚至遇到个有姿色的女人,能网贷养她。

你知道直播时,为什么这些人打赏的最积极吗?

就是逞一时之快。

我发工资了,我要养我的女神。

说句不合适的话,偶尔我看我文章的打赏排行榜,前几名的,也基本都是这个状态,生活不得志,收入不得志的,发了工资可能把三分之一给了懂懂。

其实,你让我觉得害怕。

这类人,缺少理性。

容易冲动。

再说一个老师,孙老师,幼儿园的。

也是骑友。

她是临时工。

月薪也就是1500元。

看我摆摊卖酒,她也要去卖,特意咨询过我。

我的回答是:不建议。

她问,为什么?

我说,我现在才明白,80元一箱的啤酒,已经是天价啤酒了,这个还不是500毫升的,而是不到500毫升。

她说,我要了30箱,我去卖卖试试。

我说,你要是实在想试,你要10箱吧,卖不了给我。

她说,弄一次,10箱不值当的,30箱吧。

我说,无论做什么,一定要想好退路,万一卖不了呢?

她说,卖不了是不可能的。

我说,我之所以敢玩,是有三个原因的,第一,我相信朱总有绝对的气场能说服别人买箱酒。第二、他不行,我上。第三、卖不了无所谓,送送朋友就是了,这个钱于我们俩而言,连零花钱都算不上。

她执意去做。

我说,你一定要多考虑,因为一旦你表演失败了,你会恨我的。

她说,不会的,愿赌服输。

我说,你时刻跟我汇报进展。

她说,好的,我下午下了班就去。

她拿货价便宜,每箱比我们便宜8块钱,而且拼多多也有了,65元一箱,我拿货就是65元,她拿货是57元,是她一个学生的家长供的,可能有面子的成分。

晚上8点左右,我联系了一下。

她说,卸在宿舍了。

我问,一箱没卖?

她说,是的。

我问,去哪卖的?

她说,我去洗车店,老板把我撵出来了,我去加油站,加油站不让摆,我就回来了。

我问,没换个位置试试?

她说,没有。

我说,那抓紧退了。

她说,不用退了,一个夏天总是能消化完的,慢慢喝吧。

我问,你觉得酒漂亮不?

她说,的确漂亮,我很喜欢。

我说,你的工资,你的储蓄都决定了,你不能把这些酒留在你宿舍,抓紧退了吧,你想喝酒就买点普通的雪花,比这个便宜老多。

她说,你不用操心了,真的没事。

我说,钱要花到刀刃上,不要花在这些库存上,要么,我去拉走,给我吧。

她说,真不用。

我问,有什么收获?

她说,我觉得自己拉着一车酒,跑来跑去,挺傻逼的。

我问,内心恨我吗?

她说,曾经有那么一个瞬间吧。

我说,同样的游戏,不同的人玩是不同的概念,你开个家用小车,气场是远输于你的目标客户的,而我们开的是大G与猛禽,是碾压他们的,他们面对推销不好意思拒绝,即便拒绝也很有礼貌,找个特殊理由,例如自己不喝酒或没开车。

她说,我出门的时候,就想通了这些。

我说,好好准备,安心考试,考上编制,这才是正路,赚钱的事,特别是摆摊赚钱之类的,这些别考虑。

她说,行。

本地论坛上,有个姑娘发了个帖子,算是吐槽她妈的,她读大学时不允许谈恋爱,对她的规划就是好好读书,然后回来考个公务员,然后找个门当户对的公务员老公,过小日子……

而她呢?

想自由创业,搞什么教育产业。

把妈妈跟她的对话都发出来了。

下面,一片支持声。

支持她。

认为,什么年代了,还在迷恋这个臭山东老传统,不考公务员仿佛就不是人,就没有出息。

我闲得无聊,也写了个回复:

事情一分为二。

A、倘若你自主创业。

成功的概率只有5%,也就是说,你大概率会失败,赚不到钱,甚至要赔钱,一直都在瞎折腾的状态。

在县城,这个状态的你,能找个什么样的男人?

跟你一样在折腾的。

大概率,是个初中毕业生。

B、倘若你考了编制。

至少,你会选择一个有体面工作的老公,学历不错,也受过高等教育,你虽然赚不到大钱,但是至少生活稳定,也受人尊敬。

父母都是最爱孩子的,也最了解自己的孩子。

父母为什么那么建议你?

是疼你,爱你。

在A与B之间,最佳选择应该是B,很多人选择A,要么是天赋秉然,要么是被B淘汰,你看到的年纪轻轻开着豪车的成功者,那都是万里挑一,你?

大概率,不会是。

为什么?

若是,你读大学时,已经与众不同了。

你以为林丹、邓亚萍是到了国家队才是佼佼者吗?

不是。

而是从小,就是打遍全球同龄人无敌手!

天赋是藏不住的。

一天都藏不住。

你就想着一句话就可以了:老百姓的选择,都是最符合趋利性的。

你是教育培训机构的老板,年入30万。

你是一名公务员,年入3万元。

我若是选媳妇?

我选后者,不选前者,懂了?!

别张口闭口的山东思维,放眼全国,哪怕在深圳,公务员也是中上层,去年我去考察小产权房时,得知了一个数据,小产权就是一个不可追溯的藏钱渠道,就是没人知道一套房子到底是谁的,没有登记,没有数据,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纸合同,还在个人保险箱里。

小产权最大的持有群体,就是有体面工作的人!

有些事,需要静下心来的时候,好好咂摸咂摸。

不能人云亦云。

这就如同最近讨论的很火的,女人到底应该不应该生孩子,杨丽萍是舞蹈家,她是可以活出自我的,爱生就生,不生无所谓。

你是个普通上班族,连个孩子也不生。

你觉得呢?

活出自我?

你婆婆不拿鞋底把你腚给呼烂才怪……

标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