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20.6.12-早餐

发布时间:2020-06-11编辑:admin阅读(149)

8CWNT{XW9X%[KYY5PQ]$49J.png

单位拐角处,有个早餐车。

是个少妇。

30岁出头。

不难看。

特色是蒸包、豆奶、鸡蛋卷饼。

主要针对学生。

偶尔,我会参加早骑,陪一群老头老太骑车,5点出发,7点回,差不多围雪山转一圈,然后我直接到单位打卡,然后一天就不用去了。

单位7点半开门。

时间尚早,那我就会来早餐摊待一会。

我吃素包,成品的袋装牛奶,别的不要,至于什么肉包、鸡柳、火腿肠,我都不喜欢,一般我过去吃顿早餐就是6块钱,整。(地摊上的肉类,谨慎食用)

平时,我很少说话。

买个早餐也没什么可说的,无非是我要什么,你给我拿什么。

一来二去,面熟了。

但是,没有交流。

有天早上,骑到一半下雨,决定返程,到达早餐摊时才6点多一点,此时早餐摊是比较忙的,初高中的学生。

我站旁边等了一会。

轮到我了。

我说,要两个素包,一个卷饼,不要鸡柳不要火腿肠,卷点生菜就可以了,我再拿个牛奶,多少钱?

六块。

此时,来了个戴眼镜的女同学,蔫蔫的感觉,不光是她,是大部分学生的精神面貌都是蔫蔫的,垂头丧气的感觉。

她要卷饼,加鸡柳的。

一张卷饼要3分钟……

我说,先给学生,我不急。

女学生鞠了个躬,说谢谢。

我说,不用谢,我也是二中毕业的,看到小师弟小师妹,感觉很亲切。

小姑娘带着卷饼走了。

我看了看表,说了一句:这小姑娘迟到了。

摊主说,她天天这样。

摊主开始烙一张新饼,饼在箱子里,我看箱子上的字,我就问了一句:这饼是在淘宝买的吧?

她可能理解错了,急忙解释:虽然是在淘宝买的,但是是正规品牌,人家做的比咱自己做的还干净,还好吃。

我说,是的,我们家也经常买这个饼。(这个卖家是我一个读者,青岛的,做这玩意也发财了,最初卖机器饼,早餐摊用的都是机器饼,很是便宜,现在他重点推手工单饼,发货量也蛮大的。)

刚烙熟了一面。

来了母女,骑着电瓶车。

摊主说,不好意思,饼需要等个二分钟。

母亲说,能不能快点?

我说,先给孩子,我没事,我等会。

母女俩又对我说了谢谢。

咱也很开心。

放蛋的时候,她多给放了一个蛋。

我说,你做生意不容易,这样我不好意思。

她说,老顾客了,没事。

我说,那这样,我多给你扫上2块钱。

她说,别,别,别。

我站在摊位前吃……

她说,我这里有大葱,你要不?(山东的葱蒜,一般直接生吃。)

我说,不要,我还要上班。

她问,你在哪上班?

我说,在XX局当临时工。

她说,你可别骗我,你根本不像临时工,反正,你跟一般人不一样。

我问,丑?

她说,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一种感觉吧。

我说,我真是临时工。

她说,真羡慕你们,至少不用出大力。

我说,也出。

我把手摊开,让她看看我手上的老茧,比一般的民工的还厚……

她说,你别逗我开心了。

我说,没逗。

她问,你哪年从二中毕业的?

我说,02年。

她问,那你认识孙XX不?

我说,认识,卷毛,教物理的,没教过我,他跑步很快,物理组曾经在4*100接力赛中战胜过体育组,他就是最后一棒,印象很深。

她说,那是我姨夫。

我说,现在应该快退休了吧?

她说,快了。

我说,我对这些老师的印象,还停留在他们的青春时期,所以,偶尔遇到一位曾经教过自己的老师,都不敢认,毕竟过去20多年了。

她说,有次,他路过这里,看到我在这里摆摊,惋惜了一早上,恨铁不成钢,反复地问我,你当时咋不好好读个书?也不至于像今天这样出大力,起早贪黑的。

我问,你读到初中还是高中?

她说,读到初二。

我说,那时要好好读书,现在应该也是个公务员了。

她说,自己不懂事。

我问,早上几点起床?

她说,4点半。

我问,晚上几点睡?

她说,准备准备也要到十一二点,白天我也睡会。

我问,孩子多大了?

她说,大的读初二了,是闺女,小的上三年级。

我问,学习怎么样?

她说,大的现在就不想上了,让我照死里砸(打的意思)了一次,又去了,高中是没指望了,看看读个技校啥的。

我说,千万别让跟社会上的小青年学坏了。

她说,现在孩子管不了,出去上网动不动就通宵,也不知道跟谁在一起,胳膊上用针已经刺上字了,砸她也没用。

我说,让跟着摆几天摊。

她说,她嫌丢人。

我说,你要多教育,告诉她,若是不好好读书,未来只能出大力。

她说,没少教育,一说,她就反驳:我就喜欢出大力,我就喜欢扛麻袋包,我就喜欢下工厂……

我说,还是小,长大了就后悔。

她说,是,咱自己就是例子。

我说,实在不行,让复读两年,考个高中,现在只要考上高中基本就能读个大学,这个是正路,别考虑什么技校之类的。

她说,就是木头,听着上学就头疼。

我问,这么一个摊,一早上能赚多少钱?到手的。

她说,百十块钱。

我说,补贴家用,够了。

她说,是。

吃完了,我就走了,去上班。

早上,路上车辆并不多,红绿灯的位置,送学生的家长基本不看灯,管它红的绿的,过就是了。

很少有人会思考,未来,你的孩子带着你的孙子,也会这么过马路。

你知道路上一辆辆车,还有一个什么属性?

那就是射出的一支支箭,帮这个社会优化物种的。

早骑、夜骑车队,特别喜欢闯红灯,车少,感觉没必要等待,等待还需要解锁鞋,很麻烦,不如观察一下直接过。

我带了几次队后,把大家改过来了。

因为一旦是红灯,我就停下。

我带队,大家也会停下。

我就给他们做心理暗示:虽然没有车,但是我们也要遵守交通规则,要让认识我们的人看到我们的行为后感叹一句:活该他们有钱!

很多东西,都在一代又一代的传承着。

包括,过马路。

我看过一篇文章,那观点时不时的冒出来,总说“逆袭”,其实,能做到家族逆袭的,实在是凤毛麟角。

更多的是什么?

剃头铺的儿子又接班了。

这个早餐摊的闺女,早晚也会接过妈妈的衣钵,没有了半点的春风得意,使我想起了高中时,大宿舍里的一个体育生,那时我们还不懂性,而他人高马大的,年龄也大,复读过几年,女朋友是初中同学,在青岛打工,一到假期他就跑去青岛找女朋友,还会同居……

回来给我们讲同居的故事,听的大家都如钢铁战士。

后来的后来?

他也去青岛打工去了。

上次同学聚会,大家约着打了一场篮球,他已经很手生了,说十多年没摸过篮球,而当年?人高马大的他,算是班里的主力军。

手上全是老茧。

算是出大力的命。

若是他再坚持两年,哪怕考个大专?

现在,也是公务员了。

表面上,很多事是孩子做了错误的决策,其实,本质还是家庭带来的世界观,有时我们带来的改变,不仅仅是我们自身的,还有儿子的,还有孙子的,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那天,礼堂里有个小型的文艺汇演。

主持人是一支花。

非常有魅力的一个姑娘。

台下不少人是她的粉丝……

我邻座是个60岁左右的妇女,一直都是欣赏的目光在盯着舞台上的主角,满脸的幸福,我就搭讪了一句,您也是X老师的粉丝?

她回了一句,我是她妈妈。

立刻,你就觉得一切有了必然性。

她的优雅必然培养了她的自信、端庄,虽然生活在小地方,但是一笑一颦都是国际范,而且极其的自然,无论是她还是她妈,都是如此。

怎么描述呢?

就是给人的感觉,很包容,很有爱。

类似的人,我还认识一个,是我们邻居,一个楼,不同层,只要是在电梯里遇到,你发现,她总让人很舒服,帮你按电梯,问几句话,要么就微笑一下,说话很斯文,很优雅,有时我在想,谁摊上了这样的妻子这样的妈妈,真是一辈子的幸事,就是她压根可能不会发火,一辈子也不起高腔。

上周,我一个表同事过来买书。

她娃的语文课本找不到了。

我当时给她建议过,让她直接在当当或淘宝下单就可以了,没必要找我,找我更贵,因为我不可能从教育出版社专门采购一本书,我也是从当当下单。(本地很多人对“网购”有偏见,觉得网上都是假货、孬货,没有品味的人才网购,为了彰显自己有品味,往往会说这么一句:我从来不在网上买东西。)

我娃的课本也丢过,我也是在当当给买的。

我记得才6块钱。

还包邮。

她这个贵,出版社不同,邮费不同。

18块钱。

到了后,我让她过来拿。

无意中,聊到了婆媳关系,问我媳妇跟我娘吵架不?

我说,她们俩,无论是她去她家还是她去她家,都跟来了客人似的,我娘对儿媳没有绑架,例如家里来了客人儿媳要做饭之类的,没有这些说法,都是我爹我娘做,我们光去吃,我爹我娘到我家吃饭呢?那就跟走亲戚似的,还要刻意打扮一下。

她说,那怪好。

跟我讲了老半天,从定亲开始一直说到生二胎,盘点了婆婆的十宗罪,我给数了数,前后不到1万块钱的事。

表同事来了一句,你没觉得经济完蛋了吗?6亿人月均收入不到1千元。

我说,没觉得。

我觉得,这不属于我关心的范畴,无论什么年代,古代还是今天,都是穷人比例最高,富人比例小,包括我们去越南、柬埔寨,在柬埔寨摩托车都算豪车,大部分人就骑个破自行车,而路上能遇到的豪车全是百万豪车,一方是民不聊生,一方是别墅泳池高尔夫,包括我们去朝鲜也是,朝鲜大街上有劳斯莱斯你知道吗?宝马X5奔驰S都不稀罕。

我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别人穷,那是别人的事。

我们不要把这些当成了自己不努力的一个借口,看,我们比六亿人已经强多了,相反,我们要朝上看,看看人家是怎么发展起来的,怎么赚到钱的,我们要向他们学习,好上加好。

所以,众人生活的怎么样,不属于我们考虑的范畴。

只会徒然消耗自己的精力以及情绪。

我们永远是激情昂扬的,形势好的时候,我们大张旗鼓的干,形势不好的时候,我们闷着头干,保证自己一直处于上升状态。

我们改变的不仅仅是我们自己的命运。

还有,从我们开始,家族的命运。

别仇富。

普通人逆袭的唯一渠道,就是有钱。

别的,都是扯蛋。

什么出家,成仙,修行。

安慰剂罢了。

早上我还分享了一句话:短期靠颜值,中期靠身材,长期靠金钱。老邢是卖茶叶的,也是玩车认识的,他开了一辆绿色的神行者2,柴油版的,在我们路虎圈子里,神行者的地位就跟奥拓差不多,说是硬派越野,但是没法玩,要么轮胎不行,要么动力不行,例如去沂河,我们都是趟着水过,而他们呢?则要绕道走。

处于鄙视链的最低端。

怎么嘲笑他们?

就是花钱买了个路虎标。

哇,他开路虎。

但是,这哥们选的颜色,我觉得他是有点品味的,路虎、捷豹,包括MINI,敢选绿色的,基本都是懂的人,专业术语叫英伦绿。

我觉得MINI里最漂亮的就是英伦绿。

但是,一般人驾驭不了。

老邢跟一般的路虎人又不同,很斯文。

戴个眼镜,读过书。

虽然,我也没怎么瞧上他的车,但是出于他有文化人的气息,偶尔也聊几句,到我店里玩耍了几次,问我能否从我这里批发签名书?

我拒绝了。

我拒绝的理由是什么?

本地人,理解不了签名书,我做了11年,只遇到过3个本地客户,其中两个还是女的,完全是捧场。

平时大家来问,我都是统一回答:不卖。

包括健身房那个空姐,有品味吧?

光嫌我土就删除过我三次。

每次都是我看在她漂亮的份上原谅她了,主动加回来了。

我送了她应该有20册。

有天,她跟我讲,你送的书,我都看完了。

我说,我送你的是艺术品,是藏品,不是用来读的。

她略惊讶的问了一句:不能读吗?

我说,也能读。

但是,有些可惜。

而且,做了这么多年,我们也送走了不少作家,例如前些日子的叶永烈老师,《十万个为什么》的作者,还有《西去的骑手》作者红柯,《白鹿原》的作者陈忠实,等等。

这些签名书,都是不可再生的。

绝版了。

又一次,是刘胜回来,刘胜每次从法国回来,我就送他一些签名书,他带回法国,当礼品送人的,翟天临书架上的那本《白鹿原》就是我送刘胜的,刘胜又送了翟天临,我应该再送一本,当时佟丽娅也在。

刘胜跟老邢也认识。

怎么认识的?

茶友。

老邢是做茶的。

一聊,我觉得他是值得合作的,就凭他说了一句话:我的茶,基本不在本地出售,都是来自全国各地,回头率占到85%。

主要做什么茶?

品牌茶、老茶。

核心卖点就一个:正品。

比别人家贵吗?

贵多了,有的贵一倍还多。

现在一个月,他光回头客能产生多少销量?

100万,起。

老邢想要签名书干什么?

就是当伴手礼,每次发茶的时候,送上一本书,就是确保每次交易都是给自己加分的,能消费得起这么贵茶的人,也是文化消费者。

只送,不卖。

而且,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机会接触到签名书。

那就达成了一个协议。

每个月,他给我一个量,我在找作家签书的时候,帮他签出来,我每本加10块钱,到他手,差不多一本书的成本在35元左右。

他能接受。

我问他,你做这类茶叶,最核心的是什么?

他说,你是可信的。

我问,价格呢?

他说,基本不在考虑范围内,到了这个消费层的人,都深刻明白一个道理,不存在物美价廉的东西。

越做越好,一直都有稳定的增长。

前段时间,我在朋友圈搞了个游戏,算是长线直播,攒500万买辆法拉利,每天攒5000元。

老邢看到了,专程路过,赞助了1万元,不要广告。(可以关注我朋友圈动态,到时我会发一些对话截图)

那咱也觉得不好意思。

看看咱能不能提供点别的价值,例如聊聊天,谈一谈自己对一些事的看法,从而也许给他一些启发呢?

他说,董哥,什么都不用,我在你身上学到了一点就足够了,那就是积累的威力,你看你,干什么都是一呼百应,玩的都是不可思议的事。

我说,对于攒500万我从未怀疑过,毕竟朋友圈消费力是可以的,也不是谁的钱我都要,我只要有钱人的钱,因为有钱人拿5千元不当钱,就当吃了顿饭而已,我一直在想,要是哪天,本地有个陌生朋友突然赞助了我5千元,那该是多么的神奇?

他说,当他跟朋友讲时,朋友会觉得,他被SB骗了。

我说,一定会这么想。

他说,一般人设是不敢玩类似的游戏的,你有没有查一查有多少人拉黑了你?

我说,昨天刚查的,31个。

他说,那还好。

我说,XX把我拉黑了。

他说,去年你们不是还整天在一起吗?

我说,不仅仅如此,他家里有公事我都去了,我认为他拉黑我不是因为法拉利的事,而是疫情期间,他整天发一些美国要完的视频,我就在群上调侃了一句,好好赚点钱吧?别去操心不属于你的事,他也呛了我几句。

他说,他是标准的爱国青年。

我说,是的,他认为我是亲美派,不爱国。

他说,道不同了。

我说,我在他身上也花了不少钱,他骑的那个自行车还是我送他的,万儿八千是有,后来我是这么安慰自己的,淘汰了我挺好的,正好我嫌他穷。

他说,这话不能随便说,让他听到了,来跟你豁上。

我说,由他去吧。

他说,我跟你学着,也搞了个企业微信。

我说,听说企业微信能加25万人,具体上限是多少我还没触碰到,目前我加了6千人,若是真的可以加25万人就太恐怖了,相当于我们全县城区人口,25万人干什么都是一呼百应。

他问,无偿赞助的比例有多少?

我说,一半一半吧。

他问,有没有人好奇他们的赞助心理?

我说,很多问的,我是这么回答的,对于这些人而言,5千元就相当于我们的50块钱,哄小朋友玩耍了。

他说,要是上班一个月赚5千的话,理解不了。

我说,为什么要用如此的游戏去做这个事?就是四个字,不可思议,没人这么玩过,那么自然就成了话题,不说远了,本地很多饭局都在讨论这个事,不过他们得出的结论,普遍是这些微信好友被洗脑了。

他说,洗脑也是一门学科。

我说,人们最喜欢用两个词来解释自己看不懂的事,一个是洗脑,一个是泡沫,却很少有人深入去思考,有钱人真的那么容易被忽悠吗?应该反过来想,这是拿5千元换到了一个价值500万的广告位,毕竟看到的群体是同一群人,之所以你接不住,是你的产品不行,人设不行。

他问,本地陌生人里,第一个出现了吗?

我说,昨天,出现了,我还没见上,我想过几天请他吃顿饭,安抚一下他委屈的小心灵,毕竟他要被朋友们贴上一个标签:SB,自己开个破车赞助人家买法拉利。

他问,有没有人怀疑造假?

我说,这个无所谓,对于造假,我的观点是,你是真的,就是真的,你是假的就是假的,时间会说话,压根不需要考虑这些,包括我的阅读量、定投,我都是赤裸模式,绝对的自信,怀疑是正常的,时间一长,谁怀疑的越深,越容易黑转粉,你看看现在多少人在转发我的定投就行了,有的还在一些平台上当起了讲师,开始给人推荐股票了,我现在觉得,凡是与理财有关的,其实你什么理论都不用讲,你就日复一日的展示,不是偶然,而是持久,终究能拥有无数粉丝。

要把自己定位成行为艺术家。

就是我表演的每一项,都是不可思议的。

分解到每一天,又是非常简单的。

包括我做定投,其实就是两个事:

第一、我是有绝对实力和定力的。

第二、验证我逻辑的正确性,我用公开的、简单的日复一日的买入打败众多的大神,从而证明,尔等,都是木头。

而且是复利模式,时间越长,威力越大,我现在已经有三支定投超过或接近100%了,相当于翻番了,还不到500天。(大盘现在是狗屎状态,我已经定投130万本金,目前利润51.8万,在我朋友圈每天有直播,都是真实的,是从0一点点做过来的,没有什么手法,没有什么技巧,就是每天一买。)

未来,我会全部做成0成本、负成本。

不需要研究政策,不需要判断走势,只需要一个动作,傻傻的买。

SO EASY。

互联网时代,只有一个游戏是值得玩的。

那就是,让越来越多的人信任你。

一是数量越来越大。

二是质量越来越高。

那你就需要超长线的表演,事不在于小,在于不可思议,在于能为别人带去价值,我问你一个最简单的,县长的朋友圈卖广告位,5000元做一次,你觉得有人做不?

你要做的,就是如县长一般。

可信、可敬。

另外,不要限制自己的天花板,有钱人的很多操作是超出你的想象的,若是非要给自己加个极限值,我就告诉你一件事,有个土豪给一个女主播打赏了6000万。

经营好自己的个人魅力。

那些如猪食一般的聚餐照,别发了。

恶心。

那些抱怨婆婆的,中医治疗的。

删除吧。

你要正向,要有趣,就是每天不翻翻你的朋友圈就觉得少了点什么,最关键的是要有用,有价值。

当我真的加满25万人时。

你知道那是什么威力吗?

所以,我最近又在朋友圈增加了一项直播,一个微信从0加到25万,这个直播的过程本身也是传播的过程,大家会围观,会好奇,怎么围观?

肯定是又加进来了。

为什么一定要用游戏的方式来玩?

让人恨、怀疑、嫉妒。

本身就是一种推动力。

很多人哪怕是期待你翻车,也会日复一日地关注。

对不?!

翻车不要紧,至少,得意过、嚣张过。

不说别人,若是我自己是旁观者,我都想打懂懂一顿……

不要抱怨,不要怀疑。

而是要改变,打造自己的魅力,不断地积累优质客户,从而越来越好。

只需要思考一点:

一个什么样的我,是值得我自己崇拜的?!

我都崇拜我自己,自然,别人,也会。

标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