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20.6.15-下岗后的日子

发布时间:2020-06-14编辑:admin阅读(143)

8CWNT{XW9X%[KYY5PQ]$49J.png

跟她多年没联系了。

连微信都是最近才加上的。

一直都是QQ好友,但是她频繁地换名字,我也找不到了。

这些年,我都是跟她姐联系。

包括,当初怎么认识她的?

也是通过她姐,那时我在青岛新闻网的论坛上有点小火,前几名的大V吧,写连载,读者很多,她姐就算其中一员,就跟传销似的,她姐又把我的连载推荐给了她,她又迷上了,当时她在日本,我们就通过QQ保持联络,聊的甚是火热,跟网恋似的。

回国时,约着见过面,吃过饭。

她姐是名医生。

她爸妈都是医生。

她姐是71年的,跟我一个属相、一天生日,巧不?她是76年的,她姐属于比较正常的,有老公,有孩子,而且是正儿八经的医学博士,安分守己地上着班。她呢?有过短婚史,无娃,有些小叛逆,总是想逃避世俗,逃着逃着,就跑到日本去读书去了,其实也是假装读书,混日子,她没什么文化,高中没读完就出来工作了,我们认识的时候是2007年,那时她已经30多了,这个年龄咋可能在校园里待得住?

那时,我也单身。

可能是姐姐对妹妹已经纵容惯了,也懂她,觉得她就是个吊儿郎当的人,懂懂也是,俩人应该也都不会认真,爱交往就交往去吧。

也就没怎么管。

从认识到同居,也就是一两天的事。

具体我记不准了,也有可能吃完饭就在一起了,反正没有任何阻力,甚至应该是她一步一步的牵引着我,后来她让我搬过去住,她在八大关那边有套单身公寓,LOFT风格的,下面是个工作台,楼上是个床,那个LOFT隔层是用钢板做的,一用劲还吱嘎吱嘎响,同居了一段时间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只知道昵称。

那时,我也年轻,火力四射。

睡前要抱着,睡醒要抱着,半夜醒来发现自己没有抱着也要去重新抱上,如胶似漆,而且她比我专业,什么都是她来主导,花样繁多。

在一起应该有一个月左右。

她本身就是回来过暑假的……

又分开了。

更奇葩的是,当时她在青岛还有个男朋友,俩人过去也是同居关系,我搬去的时候,那男人的衣服鞋子都还在,她这样的人,跟人好是瞬间的事,跟人分手也是瞬间的事,那时我还总担心那男的会来打我一顿,其实多虑了,她跟男人如实描述了,说有了新欢,包括这个男人后来去拿东西,也是有说有笑的,很有礼貌,仿佛只是普通朋友,还给买了一些糕点。

有些人的世界,我们不懂吧?

跟我怎么分的?

貌似没分。

没提过这个事,回日本不久,就很少联系了。

只是后来跟我提过一个事,就是她遇到了一个上海的留学生,大一的,是88年的,按照年龄推算,当时是19岁,有过恋爱史,但是没有过睡觉史,被她开发了,说是迷恋得不要不要的,甚至小男生把妈妈都喊到了日本,让妈妈看看合适不?

那,我自然就下岗了。

我也没怎么在意。

为啥?

那是我春风得意的日子,多一个少一个,根本不介意,何况整体是增量的,女朋友不有的是吗?

她不找我,正好。

事情过了大半年,她姐联系我,请我去八大关旁边的一家河豚馆吃饭,那家河豚馆我印象很深刻,就在海边,店里还养了两只海豹。(特意在微信上求证了一下她姐,那家店叫庆理河豚。)

聊了聊生活琐事。

突然提了一句:妹妹怀孕了。

那时,我自己还是个孩子,也没有什么道德观、廉耻心,第一反应就是推脱责任,例如在一起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有安全措施的,不可能是我的。

还有,就是她不止跟我。

即便是怀孕了,也未必是我的,对不?

我委婉对她姐表达了这些,还有就是若是真的是我的,我的建议是流产,毕竟我不可能跟她结婚,年龄差别就这么大,而且我事业在上升期,这些你都是知道的。

对于我的惊慌失措,她姐貌似是在意料之中的。

只说了一句,没事,没有怪你的意思。

又聊了一些别的事,谈了谈她眼中的妹妹,她对妹妹还是蛮欣赏的,意思是可以按照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随心所欲地活着,又不为世俗所捆绑,太难得了,她说在她的记忆里,妹妹长大后貌似就没哭过。

没有伤心事。

她从侧面,隐约透漏了一点,妹妹一直想自己要个孩子,过去也尝试过,还联系过精子库,但是当时计划生育管制很严,必须有结婚证并且夫妻双方签字,没搞成。

她这么说,我就把一些事联系起来了。

曾经有一次,我们是看电影还是干啥来,反正在回去的路上就有些猴急了,回去衣服都没脱完,事后她还把腿撑在墙上,跟练倒立似的,使劲抖了抖,一边抖一边说:我要给你生个孩子……

我以为是调情,还说,好呀,好呀。

别看她貌似不检点,但是她把身体管理的很好,包括一些预防、清洗,哪怕是这种从路上就开始的临时起意,也没有让人倒胃口的异味,就是仿佛永远是个少女,现在回想起来,貌似就对这点印象最深刻了,无论是头还是脚,都很干净,可能如她自己所言,妈妈是医生有洁癖,搞得她姐妹俩都有洁癖。

从内心来讲,我压根没把她当成恋人对待,首先就不是一个年代的,其次,我们也是两个阶层,她是青岛女人,我是乡下小伙,那时我几乎很少遇到同龄人,同龄人不喜欢我,同龄姑娘还处于看颜值的阶段,看我还是臭狗屎的阶段,能跟我接触的基本都是30岁以上的,有过一定生活阅历的,觉得这小子写的东西有意思,超出他年龄的老练……

对于她,我更多的是一种生活体验,就是看看人家都市人家是怎么生活的,她的生活习惯很好,每天把家里都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厕所里的纸每扯一段都要折叠个小花,袜子从周一到周日分开放,有点类似今天微博上推崇的那些收纳课。

怀孕后,我们联系的少了。

期间聊过天,我问她孩子是我的不?

她说不确定,还表达了一点,就是不管孩子是谁的,都不可能让孩子认父亲,她就想要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孩子。

另外,她说可能要跟前夫复婚了。

若是回国生,就要复婚,否则没法生,前夫愿意帮这个忙。

若在日本生,那么需要拿身份,否则也很麻烦。

那时,我吓得要命。

更多的是逃避。

她不找我,正好。

她一找我,我看到她头像在跳,就吓得心惊胆战的,生怕她突然倒打一耙,让我负责之类的,过去咱觉得一个女人不忠诚是缺点,此时反而觉得是优点,你看,她同时交往多人,那么不一定就是咱的,真好。

不用负责。

08年,我就离开了灯红酒绿的青岛,回农村居住了。

09年底,就跟我现在的媳妇闪婚了。

结婚前,她姐联系过我,给我发了个红包,说了很多祝福之类的话,我算是旁敲侧击的问了问她在日本的情况,孩子生了没?户口落了没?

得知,生了,户口也解决了。

那么,我心里的石头就放下了,她没找我,又把户口解决了,说明找到孩他爸了,肯定不是咱。

2010年,我去爬崂山。

她姐看到我发的QQ动态,开车追到了崂山。

有心事。

但是一直没说。

一直到吃完饭,拿了张照片给我,那时手机还是以诺基亚为主,智能手机比较少,照片是实物,跟我说,这是那个孩子。

我一看,基本就知道,是我的。

太像了。

那时,我和现在媳妇的娃还没出生,我也没有过当父亲的经历,第一感觉是害怕,想逃避,算是略胆怯的问了一句:有人知道不?

她说,应该就我们三个人知道。

我问,她恨我不?

她说,不恨,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只是半开玩笑的说过一句,别真长的跟懂懂似的就行……

嫌我轮廓不好看。

我说,我结婚后,她就没再跟我联系,我给她发过信息,也没回。

她说,她那边很忙,自己照顾孩子,还要工作。

我问,最近回国了没?

她说,春节回过。

我问,她会让我见孩子吗?

她说,应该不会。

后来,我不仅仅逃避她,连她姐也想逃避,因为我知道她每次找我,都是与孩子有关,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是想让我相认?给点钱?还是?

总是发些照片给我。

我也猜不透她们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我只能装傻。

现在,我是理顺了前因后果,她一直都想要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只是我恰巧出现在空档期,我并不是她最佳人选,因为她还是更在意颜值一些,想给孩子找个优秀的基因,她真正的最佳人选是上海的那个留学生,觉得他基因好,聪明、帅气,但是稍微晚了一点点,也算是天公不作美。

最初,她想的很好,不管是跟谁,都不让男方知道,不让男方知道自己怀孕了, 不让男方知道有这么一个孩子存在,可能是真怀孕后,想法发生了轻微的变化,跟姐姐讲了,姐姐又跟我讲了。

什么时候,我突然GET到了做父亲的点?

初级阶段,就是我陪媳妇去生娃,媳妇疼得撕心裂肺,顺产到一半又剖产的,受了双重罪,当时我就在想,一个女人,若是生孩子的时候,没有男人陪在身边,该是多么的无助,何况她是在异国他乡生的,可能连个亲人都没有,生娃那一刻,她肯定后悔了。

高级阶段,就是娃会喊爸爸时。

一声爸爸,就把一个男人瞬间喊醒了。

在此之前,男人聚在一起,总是会吹嘘自己让多少个女人流过产,很自豪,在当了父亲的那一瞬间,就觉得这绝对是罪恶,怀了就应该生,孩子太美妙了,我记得跟一个朋友翻脸就是因为他讲了一个笑话,他说小猪跟妈妈讲,水太烫了,然后妈妈把小猪就给打死了,说,这回不烫了。(死猪不怕开水烫)

我觉得作为一个父亲,理解不了这样的笑话。

反而觉得好弱智,残忍。

我就突然很想她了,想她,想孩子。

毕竟也是咱的血脉。

我把这个观点传递给了她姐,她姐表示欣慰,但是提出要尊重她的想法,她既然决定只当个单亲妈妈,那么就让她当到底,不要中途杀出一个爸爸,可以看看,但是不能认亲。

可以不?

答应。

2012年,见了第一面。

是在机场见的。

她姐安排的,起初,她不知道。

一见面,她还是很激动的,可能也是情绪万千,混杂在了一起,当着孩子的面、她姐的面,拥抱了一下,她一边拥抱一边不好意思地说:不好意思,我胖了。

我说,跟过去一样漂亮。

可能是一直在日本生活的缘故,孩子也有点日本小孩的感觉,跟我儿子很像很像,但是又融合了妈妈的基因,有那么一丝现代感,比我跟我媳妇生的儿子好看,至少发型打理的好。

都说,血浓于水。

真见面了,语言不通,从来没接触过,咱对他很亲,他也GET不到,而且总觉得有隔膜,所以就跟路人甲似的,扮演了一次叔叔,本来想抱抱他,但是他大了,已经快5岁了,不让抱。

起名叫XX阳翔。(阳翔在日本也是大众名,有点类似国内的皓宇)

没见面以前,总觉得会感情很深,那种父子相认的场景,我紧紧地抱着他,他紧紧地搂着我,甚至会哭。

真见了面,发现,不如不见。

没有半点感情,甚至格外的陌生,他甚至对我有那么一丝敌意,可能是嫌我抱她妈了吧?

在安检口,又拥抱了一下。

我小声地跟她说,回来咋也不找我?怎么不让你舒服舒服。

她说,我现在戒了。

我问,为啥?

她说,顺产,有后遗症,漏尿,有阴影了。

2013年,又见过一次,是我去日本,她在广岛县,就是那个被扔原子弹的地方,真走入她的生活,感觉挺心酸的,在咱的理解,这些移居国外的人,都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特别是她,如此的叛逆,到了日本不应该如鱼得水吗?

实际上,过着很普通很普通的生活。

屁股大的房子。

需要自己买菜、做饭。

还要去做事,当时她在一个商会工作,差不多可以理解为江西驻日本当地的一个商会。

怎么形容呢?

一个小太妹成了一个家庭煮妇,最初我要去参观一下她家,她不让,我以为是因为有男人而不让,而是她不想让我看到如此的落差,但是她内心觉得这不叫落差,而是日本生活就是如此。

原本,想的挺好的。

在她家住一段时间,皇帝般的生活,国内一家三口,日本一家三口,不管怎么说,先舒服舒服再说,体验体验日式服务。

真的融入了柴米油盐,只剩下心疼了,反而没了这些想法,一起去吃了个寿司,就是去超市里买的,跟国内食堂似的,拿个夹子自己夹,然后最终去收银台结账,因为结账我们俩还抢了老半天,吃完寿司,我发现她貌似哭过,应该是觉得一切都变得怪怪的,如此的陌生了,连买个单都要抢。

这次见到娃娃,完全是个日本小孩,已经自己过马路了,早上戴个帽子,背个书包,自己过斑马线,过斑马线之前要举手,过了之后要鞠躬,我问过她,为什么要戴个小帽?

她说,相当于在背上贴了个纸,我是幼儿园小朋友,过路司机要格外的注意,若是有落单的,则会有大人上去问询。

娃娃还烫了头。

说话叽哩哇啦的,半中半日。

我问她,孩子有没有好奇自己为什么没有爸爸?

她说,我跟他说,是医学辅助。

看她生活怪简朴的,给她留点钱,她也不要,她反复地表达了一点,自己经济没有问题,青岛还有两套门头房,只是选择了一种最简约的生活模式而已,不是窘迫……

当时她跟我谈了两个事,我全给否了。

一个是投资公寓,年回报率能达到9%,日本年轻人没有买房意识,喜欢租房,而且恰逢东京正在申奥,从她说了以后我特意关注了一下,反正那年房价是大涨,少说也有个三四成。

她赚了一些。

一个是投资温泉井,投资温泉井是有国家补贴的,貌似还可以拿到居住权,这个居住权包括医疗、教育,她是希望给我铺个路,例如孩子去日本读书,大人去日本看病。

那些年,咱手里没有太多钱。

主要是,我不能让那个媳妇知道这些,若是媳妇顺藤摸瓜知道了这些事,那家里天天起世界大战。

这次日本之行,我感觉她对我是有感情的,过去我们的感情,是渣男对渣女,可能也有感情,更多的是临时起意,现在的感情呢?更多的则是一种疼爱、关怀,莫名其妙的成了亲人,我甚至有个想法,若是哪天她生病了,我可能会飞来照顾她。

在那边,她也谈了一个男的,是江西的,应该是工作关系认识的,男的年龄不小了,挺有钱的,不仅仅有钱吧,反正据她讲,很多江西籍的达官贵人到日本,都会联系他的,包括一些明星艺人。

她让我少联系她,她的意思是原本什么都放下了,从来没想过“孩子父亲”这个概念,因为我的再次出现而乱了步伐,希望让她回归平静。

好!

我用微信比较晚,应该是14年或15年才开始的。

我从QQ转到微信后,我没再加她,只是加上了她姐,也很少聊天,偶尔朋友圈相互点个赞,仅此而已。

应该是2015年,我带娃去青岛检查腺样体。(我和媳妇生的这个)

去找的她姐。

一见面,她姐对我娃表现出的,有些出格,就是仿佛是她的孩子,事后在微信上跟我讲:太像了,太像了。

带我娃去做检查,最初是她牵着娃的手,后来干脆抱着。

带着娃去看大海,吃海鲜,还去方特玩了一圈,还给买了两身衣服,ABC的,这时我才知道青岛买衣服跟我们都不一样,我们买衣服是去店里。

他们不,告诉人家孩子身高腰围,人家直接带上一系列的款式上门。

看中了哪个留哪个。

这服务……

我从日本回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们娘俩,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前段时间我又重新联系上了她。

起因是什么?

看人家带货挺有意思的,咱也蠢蠢欲动。

但是,一般的货咱又看不上眼。

别看罗永浩比咱牛那么多。

但是,小米手机、华为手机,让我带我也不会带的,因为我自己不会选择,我鼓吹再多有意思吗?这就如同当年我们在CCTV上看到巩俐代言摩托车是一回事。

她又不会骑。

我想带点我自己喜欢,大家又能消费得起的。

按照以往的经验,什么可以?

酒水。

但是,我不想带红酒。

因为,红酒太乱了,光波尔多有接近2万个品牌,什么概念?就是说,哪怕真是原装进口的波尔多红酒,大概率是什么?

这个品牌是你第一次接触。

99.99%的都是杂牌。

我想带威士忌。

理由是什么?

第一、威士忌消费群体在逐步扩大。

第二、威士忌有着全球统一的品鉴标准。

在威士忌领域,日本也很牛B,例如Nikka、三得利,在全球都是响当当的品牌,我觉得日本的威士忌比欧洲的更值得做,因为日本文化跟中国文化很接近,看酒瓶设计就知道了,仿佛就是中文版的,很容易为我们所接纳。

我做过酒,深刻理解一点,酒水的核心优势就是渠道。

酒水本身不值钱,就是水,哪怕2500元零售价的茅台,其单纯的酒水成分也不过价值40元而已,那钱都去哪了?

两点:

第一、税。

第二、流通环节。

红酒也是如此,大部分市面上卖的200元左右一瓶的红酒,在法国的价格也就是1欧元,你喝的什么?

第一、层层流通的雁过拔毛。

第二、关税、消费税。

一瓶酒从波尔多到你手,怎么不要十多层?

按照我的经验,酒贵不要紧。

怕不真。

个人做酒要想做真,必须怎么做?

初期,我们做直邮。

从日本店里采购,然后直邮到国内,一票一发货,价格可能贵50%甚至贵100%,但是至少是保真,一瓶酒若是不能保真了,那么再谈性价比就没有意义了。

于是,我想找个绝对靠谱的人。

日本我有80多个读者,就是保持日常联络的,倘若我代购个三瓶两瓶的,那么大家都能帮我搞定,若当生意去做了,那么很多东西就不再可控了。

谁都不如她靠谱。

咱自己人。

我通过她姐把微信要到了,聊了几句,貌似不漏尿了,没两句就开车了,说明又活泼了,问她过的如何?

她回了一句:春风得意。

我问,没泡个男人玩玩?

她说,我刚认识了一个乘务员,深圳的,一周来一次,特别帅。

我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跟她讲了。

她当正事去办了。

了解详细后,给了我一个回话。

汇总如下:

第一、中国市场上的日本威士忌假酒泛滥,例如山崎12年,那么倒推是2008年酿造的,实际上呢?日本兴起威士忌是2016年,没几年的时间,也就是说,2008年的量并不大,而且储存12年到成品也就是60%的量,例如储存1000吨,最终也就是能剩600吨及格的。(挥发、污染、变质)

这是从数量判断的。

酒不可能有这么多。

什么时候量开始变大?

2025年以后。

那些30年,50年,量更少,而且不是刻意做的,最初就是每年剩余的酒储存下来了,日本这几家酒企也挺奇葩,你若是拿瓶12年过去鉴定,不给出鉴定结果,只有50年的才给鉴定。

也就是说,没有人能证明你喝的山崎12年是假酒!

第二、日本威士忌酒类繁多,与其做大品牌,不如做小众酒。

第三、若是做正规手续,费用高,前期麻烦,但是一旦做好了渠道,后续可以一通百通,若是走灰色渠道呢?一直都要走灰色渠道,而且最终还是会被秋后算账的。

她给了我价格表。

出厂价、市面价、运费、关税、国内批发商的价格。

我一对比网上的价格。

若是正规做,没有任何空间,做水货可以,就是从香港走私过来的,有价格优势,但是容易被懂行的人举报了,一查一个死。

咱就是为了赚点钱,安全是首位的。

我咨询了深圳那边做威士忌电商的,酒是真的不?是真的,但是货源不那么阳光,大概率是走私的,从外观上是鉴别不出来的,也是真酒,他们给我的建议就是若是想在网上卖酒,只能做这一类酒,若是严格的正规渠道+阳光纳税,一瓶都卖不出去,天价!

放弃了。

聊了聊孩子,说孩子网球打的特别好,给我看了个视频,但是不建议我再跟她聊孩子,若不是再加她微信,她说都忘记了有我这个人的存在。

我看房子搬到HOUSE了,应该是赚了一些钱,听她姐讲,这几年她一直在做高端医疗服务,就是中国病人到日本看病,她类似中介,这个业务我很熟悉,牛哥也跟我谈过,想一起合伙干这个。

她做的很偏门。

多偏?

与她自己的需求类似。

只服务生殖类。

不孕不育以及试管婴儿还有就是定向精子库。

她提供给我的数据是每七对夫妻就有一对不孕不育的,这里面有很多的个性需求,例如基因筛查,多胞胎,定向性别。

我觉得她做这些是很符合她的,性格使然,还有就是她自己可以当活榜样,你看,我自己就用的精子库的,自己养的孩子,养的很好,孩子也接受。

她还在知乎上写过一个帖子,在日本当单亲妈妈。

而且,这类医疗问题,往往伴随的是什么?

第一、难以启齿。

第二、伦理问题。

而到国外去做呢?

就觉得无所谓了,反正没人知道,类似服务做的比较好的有泰国、日本、美国、德国,就近原则,肯定选日本。

特别是很多单身女人,不想跟男人在一起生活,但是就是想要个宝宝,然后就去这么弄一个,给自己以及给孩子直接断了念想,我也不知道你爸是谁。

我说,以后有这样的活,你介绍给我,省了往日本跑了,咱把钱瓜分了。

她说,你那基因不行,日本这边有个网红,长的特别帅,可以理解为头牌,一管合人民币5千元,供不应求,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娃了。

我说,真幸福。

疫情对她影响很大,原本预约的客户也去不了了。

有事没事,我们也聊几句,说自己这几年做的也还不错,就是觉得自己太累,也想家了,想回国了,但是孩子回国又适应不了了,基本是全日语成长,只能等孩子读高中后,到中国去读国际学校,也是可以的。

后来,我发现淘宝上有个做日本青铜艺术品的,做的非常出色,开了不少店,一个店里有藏品数千件。

我研究了很久,有不少SEX作品很完美。

就委托她去帮找。

看看这些东西到底是从哪进的,什么渠道?

给我的答复是:

日本青铜器类,主要是两类。

一类,大师作品,比较贵。

一类,定向加工,也就是500元左右,但是比国内做的要好,基本全是黄铜。

淘宝普遍卖5000元左右。

也否了,原因就是定向加工基本就涉及到盗版问题。

海南政策出来后,她格外的兴奋,她觉得,高端医疗一定会出现在海南,就是海外知名医疗机构去海南建点,大陆人去海南看病。

至于怎么布局,她还没想好。

她认为是机会,怂恿过我……

她说,你是不知道每年有多少人跑到海外就医,包括体检、求子、整形、治病,一旦有了一个跳板,大家就不必跑那么远了,直接去海南就可以了,绝对是个机会。

我问,有没有人提前抢跑的?

她说,我们这个领域就有,慈铭博鳌,已经很多过去做的了,可供选择的就很多了,日本的、韩国的,你想生个欧巴也可以的。

我问,有没有那种俩女孩生活在一起,然后去国外生个孩子的?

她说,有,多的是。

我问,去日本做这么一个,要多少钱?

她说,跟国内差不多,15万左右,当然,这东西不能一概而论,你选的医院、医生,你自身的条件,你选择的目标参数,都有影响。

前几天,非要赞助我5千块钱。

想让我帮她发个广告。

我说,省点钱吧,我给你发。

我点了退回,她又转了过来,我给退回去,又转了过来……

她说,一码归一码。

我说,我不要,你好好攒点钱吧,过日子不容易。

她说,有时,看那些家庭特别困难的人,几乎是举债来做试管,我就觉得特别的心疼,你是不是对我也是这个心理?

我说,有点。

她说,这个不用担心,我收入还可以。

我说,替你开心。

又回到了最初的模式,读者与作者,不知是进步了,还是后退了?

标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