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20.6.18-​祥子给我介绍了一单业务

发布时间:2020-06-18编辑:admin阅读(107)

8CWNT{XW9X%[KYY5PQ]$49J.png

祥子给我介绍了一单业务。

买书的。

量不小。

公益组织搞的……

要量不要质,就是只要最终的结果,就是哇,图书馆满满的,至于是什么书,只要别太离谱就可以,例如捐给贫困山区小学的,你搞了些妇科保健。

那肯定不合适。

我先跟祥子讲明了一点:给我介绍业务没有回扣。

他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说,我要先说明,否则容易产生误会。

对于我而言,什么生活作风之类的,那都不是问题,我就是个吊儿郎当的混混,这些都无所谓,也没人计较。

但是,与公益有关的商业活动,若是有腐败,有黑色交易。

那,只要倒下就翻不了身。

关键是,这单生意是永远存在的。

说不上哪天就炸了。

可能是下个月,可能是十年后。

例如山东那个顶名上大学的,十六年都是安全的,结果突然炸了,炸的莫名其妙,说的再直接一点,我们身边有多少这样的例子?

我们读书时,这都是潜规则。

咱不能为了赚个三万五万的,给自己埋个雷,哪天他们炸了,结果把我也捎带上了,那不值当的。

“公益”是很敏感的。

做采购这哥们,人在青岛,老家是这边的,跟祥子是高中同学,他在朋友圈发了一个采购信息,祥子看到了,就第一时间给对接了。

这哥们叫XX刚,咱就叫他刚子吧。

最初一联系,他还挺有架子的,让我发资质以及简介到他邮箱,扔给了我一个邮箱,就没有然后了。

我截图给祥子。

祥子说,可能是流程要求。

我推测他是嫌我是县城的,级别太低……

我做图书业务,纯粹是搂草打兔子,有生意就做,没生意就玩,也没指望它赚钱,何况这个行业竞争非常激烈。

我之前在文章里科普过,正规的采购多是标价采购。

例如一本书定价39元。

就按39元采购。

这也就是价格不能改,若是可以自由定价,最好一本书390元,只有足够的利润才能养活一个利益链条,若是追求便宜,直接去当当下单就是了,那个最便宜。

不行,非要脱裤子放屁。

就是做事的人,分点,拿点。

这类“很正规”的采购业务我一般不做,大家报价都是一样的,资质也是相同的,为什么不选新华书店非选你?

你说说理由是什么?

你说没有利益输送,糊弄傻子啊?

咱跟他们不一样,他们靠此谋生,那么必须要把自己当蚂蚱跟对方捆在一起,先考虑利润再考虑安全。

而且把安全归结为中彩票。

办事的人不出事,是波及不到自己的。

只是赌。

咱不,就是从根上就杜绝这些,咱不做,也不搞什么利益输送,主要是与安全比起来,这个性价比太低了。

一单,能赚10万元都算多的。

没意思。

我给他写了一个简介,发了过去。

表达的很清楚,标准书不是我们的核心业务,我们的核心业务有两类,一类是收藏书,一类是低价书,收藏书一般以零售为主,低价书以装饰为主。

我发了一些样本照给他。

捐助图书馆的,多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核心位置,可能是高大上的图书,四书五经都摆上了。

边角位置?

全是豆腐渣,低价书,甚至是论斤买的。

我能给回邮件,是给祥子个面子,按照我的个性,我才懒得追你屁股上面,我做生意不是躺着跪着的事,不仅仅要站着,还昂着头,谁找我买书不虚心的说一声:董老师,您看看有空不?有空找您买批书……

这才是正确的合作方式。

你这个?

过了差不多一周,通过祥子联系了我,说要看看。

来就来吧。

来了后,我带他参观了一下,挨着给介绍了一下我们这边的核心优势,我们这属于夹缝中求生存,我们能做的,他们做不了,他们能做的,我们不去做。

在今天这个大环境下,书店能盈利的凤毛麟角。

你没看新华书店都改服装城了吗?

必然趋势。

一是没人读书。

二是电商便宜。

新华书店现在依然是原价售书……

那天,几个人批判我,意思是光认识一些投机取巧的人,为什么不多去结交一些做实业的?

你看看你认识的都是些什么人?

网红、做电商的、搞工程的。

真正有钱人还是做实业的,你认识的那些都是社会上的小丑。

我觉得您说的可能很有道理。

但是,不要低估了新生力量,特别是现在各大车友会,年轻一点的,你问问,多是电商系列的,这代表了什么?

先进的生产力。

NEW MONEY!

看我的那个法拉利赞助就知道了,基本全是这一类人,还说明一个什么问题?

大家的财富量级已经足够大了,5千元相当于工薪阶层的50元了。

若是我问谁愿意赞助我50元?我攒钱去买辆法拉利。

我觉得,大家都会吧?

但是,5千,就要思考再思考,谨慎再谨慎,而且上班族的,哪怕是说的再好听,我就是白送你的,支持你梦想,我也不要。

我知道你是真心的。

但是,5千占你收入的份额太重。

等于其承载的情感太多。

我受不起。

我只要那些觉得无所谓,纯粹打发要饭的,这个钱可有可无,甚至只是顿酒钱,不至于说哪天对我破口大骂:我连我爹都没舍得给过5千元,我赞助过你5千元,你今天把我拉黑了?草你祖宗。

那多尴尬。

别鼓吹什么实业之类的。

实业很重要。

但是,同质化太严重,而且绝大多数工厂,都是小作坊系列,本地有个小哥,开着大宝马,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还喷着香水,小皮鞋擦的铮亮,据说我们共同的女性朋友被他勾搭了一圈,也不少上套的。

做机械的。

有次,我很正经的问了他一个问题:一年能赚多少钱?

他说,最终能剩到手的,也就是二三十万。

在县城这个级别,绝大多数体面的老板,就这个水平,而这个收入在电商、网红以及新媒体领域,月收入的话,还凑合,日收入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

人们脑容量计算不了以及理解不了的东西,就给贴个泡沫的标签,很多老板还在骂马云呢,觉得毁坏实体经济,你们咋那么脆弱?让一个身高不到1米7的男人超远程就给毁灭了?

难道他会气功?

想当年,气功最流行的时候,复旦大学还成立了个特异功能研究所,说是大师在深圳发功可以让实验室的水分子裂变。

有个愣头青叫司马南,不信。

非要去打假。

结果,大师在深圳憋出了痔疮,上海实验室那边的水分子也没裂变,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周围的人都信的时候,它才裂变,有人不信的时候,不裂变。

这个解释,应该很准确。

马云也练太极,不仅仅练太极,还信过王林。

从而成了笑柄。

有个朋友反问了我一句:你觉得马云是傻子吗?

那么多人去找王林,说明什么问题?

王林真是高人。

这个高人未必是会变蛇,也未必是懂什么道法,而是他有一定的修行和见解,否则早被认定为草包了,我们都能看出来的骗局马云看不出来?

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马云去拜访李一,去拜访王林,并非就是说自己信了人家的门派,更多的是什么?

说明马云一直在思考更深层次的问题。

在与这些业内人士去碰一碰,未必人家就是真忽悠,对否?

一个能有众多信众的人,都是有点真水平的。

包括释永信。

释永信对少林寺的贡献,可以类比为董明珠与格力。

老百姓不愿意这么思考问题,主要是太麻烦,还需要动脑,这就跟小时候看电视剧,直接问大人,哪个是好的,哪个是坏的?

这样区分,简单直接。

李一、王林、释永信,都是坏的。

言归正传。

刚子来了以后,祥子安排上山吃了个饭,聊了聊这个事,其实刚子并非是决策人,他只是执行者,我听他的意思,是想从中也赚点,当然没明说,是我自己读出来的,因为他总是把一句话挂在嘴上:有钱大家一起赚。

我就懂了。

我给他大体讲述了一下别人家类似的业务一般是怎么运作的。

我的建议是一分为二。

门面系列的图书,建议当地招标,例如你计划去大凉山捐助十家图书馆,那么你就在西昌定向招标,这样的好处是什么?

直接帮你摆好了。

倘若你把业务交给我,我把书发到西昌再去协调摆放之类的,太麻烦,人生地不熟,还是当地人做当地业务比较好。

若是想把工作做的漂亮。

可以与当当或京东合作。

要反向做,大家都采购原价书时,你采购折扣新书,而且当当与京东给人的感觉是什么?

没有回扣。

就是你不仅仅事情办的漂亮,还给省了钱,还给自己一个廉洁的标签。

领导也愿意。

但是,这个需要你带人去自己摆放、布局。

你非要想赚点钱呢?

可以在这些败絮系列弄点,因为便宜啊,10元一本便宜不?还能更便宜,最便宜能到4元一本,都是新书,正版的,并且能给你开票。

价格差别在于什么?

分类。

你要通货,不挑不选,那么4元就可以。

你要区分一下下,那么可能就是6到10元。

这些书都是新书,怎么来的?

电商退换书。

什么书都有,甚至有那种很贵的,一套上千的。

我办公室有三面墙就是这类书,看着很震撼,其实我花了不到1万块钱,我的那个是我自己挑的,以文学类、科普类为主的。

我表达的够清楚不?

但是,有个原则。

就是我这边,不乱开票,合同什么价格我就开什么票,我需要你给我的付款也是对应的,至于你拿回去怎么做学问,那是你的事。

这样的业务还有个什么好处?

可以以假乱真。

例如你只在京东上下单了1万册,实际摆上了4万册,你自己按照折扣造上价格就可以了,需要解决的就是合同、票据。

票据容易,图书是免税的,只要愿意给钱,很多人愿意给你开。

但是,我这边是不给弄虚作假,你付多少钱我就开多少票。

原本,他说下午有事,接着走。

可能是饭后想明白了一些事,决定晚上再聊一聊,单独吃个饭,这顿饭,他的姿态就不再那么高傲了,旁敲侧击问了我一些很擦边的问题,例如税票好不好开?这个书从外观上能不能跟新书看出差异?有没有人类似操作过?

他要求微挑,就是把一些不合适的书挑出来。

我给他的报价是4块5一册。

次日一大早,他问了我一句:若是以个人的名义采购可以吗?

我说,可以,但是若是以你个人的名义,我的价格是5元一册。

他问,为什么?

我说,这行的规矩。

他说,行。

虽然多赚这5毛钱,我就要承担一定的风险,这个风险就是问询风险,哪天查到我这里来了,我要把合同给拿出来,一五一十的要对应上,就是我卖给他书这个环节没有任何问题。

有问题,也是他自己编的合同和价格,例如他去找了一家书店,然后虚拟了采购合同,公对公签的,约定的价格是12元一册,那是他的事,与我无关。

也不是我唆使他的。

在微信上,一句多余的话我都不说。

大家经常在网上看到我的对话截图,我很少说三个字以上,一般就是:可以,谢谢,好的,马上。

因为我确信一点,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有被截屏和翻阅的风险。

去年,我在书店认识了个教吉他的老师,小伙长的很帅,但是一看就是个色狼,门外走个女人,他都要目光追随很久很久。

我不仅仅识女人,更识男人。

我就调侃了一句,你给人当家教,没少勾搭家长吧?

他一听,来了兴趣。

滔滔不绝……

其中有一个是他高中老师的媳妇,高中老师让他给孩子当家教,弹钢琴(他也教钢琴),他跟师娘搞到一起了,三年没被发现,现在偶尔还在一起。

我问,你没被抓到的秘诀是什么?

他说,我们没有彼此的电话号码和微信。

没有任何痕迹。

有点类似没有电话的时代,一切都靠口头约定。

不过,他那嘴不紧。

就跟小律师说的一样,现在男女关系,太乱了。

乱就乱吧,俩人的事,无所谓,她所谓的乱,是指经济关系的乱,原本一口一个宝贝的俩人,因为鸡毛蒜皮的事,闹上了法庭。

刚子从这里回去后,就没动静了。

可能是我启发了他,他去四处寻找类似的低价书去了吧?

这类书,一不小心就是坑。

例如,盗版。

他肯定会去寻找,但是肯定是一鼻子灰,淘宝上有更便宜的,但是那多是淘汰书,例如从废品站或图书馆收来的,一本书只售一两块钱。

八九成新就算好的。

而且类目也不行,好一点的都被人挑走了。

而我这个呢?

基本就是新的,只是偶尔有的有折页或封面污染,否则人家也不可能退掉,有的甚至连塑封都没拆。

我坚信,他对比过还会来找我的。

果然,又来了。

这次,带了一个更高级别的,可以理解为他的主任,应该也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在谈话时先介绍了一下,然后补了一句:自己人。

那我就懂了。

他们的想法是这样的,公益类的,最终肯定还是要招标,但是可以定向,也就是说想给谁就给谁,也可以直接给我们,但是我们是县级的,不服众,所以计划让济南一家图书公司中标。

跟我就不需要签合同了。

就是多少钱,提供多少书。

他们跟济南那边签合同……

这中间的差价,应该是几个利益方来分,问我合适不?

我说,可以是可以,但是必须要找一个身份清白的人来采购,这么大量的采购肯定要上合同,图书行业不同于别的行业,流通是管控的。

他们俩商量了一下,可以。

整个事推进的很快,说是图书馆建起来后,要搞扶贫读书节,还有重要人物去剪彩,招标、中标,然后他安排素人给我打了款,我这边安排人给出库,同时选了一部分比较好的藏书,分了两份,给他们俩的,私人礼物。

这是我送你们的。

临近出货了,他们来看了一次,觉得不合适,意思是我们类目太杂了,什么都有,能否重点做几大类?

列了一个目录表给我。

我觉得这是无理要求,你真以为你是原价买书啊?

这就是废纸价。

理论上,我们压根是不挑的。

但是,出于友好,我同意给做粗分,你若是觉得我们分的不够仔细,你可以派人来分,那样我们更省心,或者反着找,你要什么类的,一类多少册,我们按照这个标准去库里挑,可否?

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分好以后,安排打包,结果第二天觉得不合适,又全给拆了,理由是需要使用新的打包纸,那种牛皮纸,我明白他们的意思了,他们是想统一包装,跟那些正规渠道来的书一样,为什么要分类呢?就是按类比直接掺杂进去了。

根本分不出来。

我觉得比我还专业……

原本我们是包邮的,给运到济南,因为要更换打包纸,济南那边派车来送打包纸顺便用厢式货车给拉走了,等于省了运费。

刚子就问我这个运费,能否给报销一下?

你这个是专车,费用肯定高。

若是我们发货,就直接走物流了,几百块钱就搞定了,你这样怎么不要两三千?

我说,我也别给报销了,我把零头给抹了吧?

零头是2800块钱。

答应。

我给他拿的现金,3000元。

这一页,就算翻过,前前后后折腾了好几个回合,光分拣就搞了一周多,把我们这边搞的乱七八糟的,我能赚多少钱?

顶多三万块钱。

他们几个赚的多,至于多少,咱不去猜了,肯定比我多。

5块钱一本的书,掺在30元一本的书海里,没有任何区别,是正版不?

是。

是这个类目的不?

是。

是新的不?

是。

事后,我喊祥子到我这边吃过一次饭,我没跟他说赚了多少钱,只是抱怨你这个同学太娘们了,做生意第一次遇到这么墨迹的。

我侧面问了句,没给你点提成?

他说,就拿了两箱牛奶,草。

我说,这个钱,你不拿,是好事,最好是装不知道。

他说,最初,他一直找我打听,你这些书是从哪进的,意思是让我去研究研究渠道,我们自己进,我跟他说,我也不知道你是从哪弄的。

我说,很多东西,看着简单,做着难。

他说,隔行如隔山。

我给他拿了一些书,就当把这一页翻过,因为最初我就跟他讲过,没有佣金,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他是中间人,也是最关键的突破口,拿了就是拿了,没拿就是没拿,你嘴硬?

老虎凳一坐,小时候偷个苹果都说了。

“公益”类采购,水比什么都深,根源是什么?

没有反馈,没有监督。

例如我们车友会捐了11万采购口罩,发到了武汉,我捐了2000元,我会问口罩质量怎么样吗?多少钱一个?

我连问都不会问。

而受捐方呢?

他也不知道你是多少钱买的,质量好不好无所谓,反正是白送的。

整个疫情期,《天网》做了十多起口罩诈骗案,初级一点的,就是收了钱不发货,少的十万八万,内蒙古有个女学生诈骗了700万,只是个女学生,在日照被抓的,其实她一个口罩都没有,被抓的时候正在接一个3000万的单。

还有一个是威海的,应该也是1000万的单,先收100万定金,收了定金就把对方拉黑了,这个更牛的是什么?

用对公账号收的。

钱还没来得及花,被抓了。

高级一点的怎么骗?

只骗捐赠的,临沂有个老板想捐点口罩,也是微信好友卖的,这个好友说口罩是从哈尔滨发出的,给了他一个单号,结果受捐方收到了一箱哈尔滨红肠……

最安全的也是最危险的。

秋后总是要算账的。

我路过小律师办公室所在楼,就上去坐了坐。

有当事人在。

俩都是女的。

A是交通事故,她中午去乡下吃饭,走的省道,左前边是个大货车,挡住了她的视线,就在她超车的一瞬间,一个小学生从大货车前跑过,正好被她撞飞。

没死。

重伤。

为什么要找律师呢?

孩子一直在重症监护室,每天都需要高额医药费,而孩子的家庭负担不起这些,必须找她垫付,前期她已经垫付了十多万了,再垫付她也承担不起了,所以想采取另外一个策略,就是建议对方起诉自己以及保险公司。

她做了几方面的咨询。

第一、若是被起诉会如何判决?

第二、要不要做一些财产转移,例如把房子过户给亲戚。

这女的也是个孩子妈妈,说起孩子来,她也心疼,但是她觉得孩子一直这么治下去也是无底洞,何况你咋能横穿马路呢?

我很喜欢研究安全驾驶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完全是可以规避的,开车的原则是什么?

第一、前车只要刹车你就必须刹,这是一个基本的安全意识,大货车为什么突然刹车?肯定有情况。

第二、有视觉盲区时,要假设该盲区存在人或车。

若是我,我肯定不超。

还有一个视频,在红绿灯的位置,大G撞翻了救护车,救护车的确闯红灯了,大G也不是故意的,左边是一辆公交车挡了视线。

红绿灯位置也是遵循类似的原则,有视觉盲区不加速,反而要把大客车或大货车当盾牌,时刻在它的保护区。

小孩子哪知道过马路需要走斑马线?

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每天都是这么横穿……

你想想,一个孩子从小到大,能安全走过来,很不容易,我们总想着好的一面,金榜题名,光宗耀祖,却很少想另外一面,疾病缠身、牢狱之灾、意外残疾。

这都是对应的选项。

概率是相似的。

这个女司机去找主治医生谈过,就是想知道救活的概率有多大,她是希望律师能去当她的代言人,跟医生说,跟家长说。

意思是,咱放弃吧,坐下谈谈。

这么空耗下去,谁都承担不起,治好了也是植物人。

小律师说,这样的话,没人敢去说。

除非什么情况?

抢救了几个月,大家都麻木了,接受了。

现在?

不可能。

现在还想的是不惜一切代价!

听了这些,晚上回家的时候,我跟媳妇讲,以后你骑车不要逆行了,给孩子做个榜样……

我把当天的事告诉了她。

她接着发了火:你TMD有病是吧?你诅咒谁?!

例如孩子早上为什么不刷牙?

他说,妈妈不刷。

我们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一言一行,孩子都看在眼里。

B是个公务员,大学毕业后做过会计,被一家地产公司给招去了,算是这家地产公司的元老,元老到什么程度?

注册时,一共需要三个股东。

法定代表人、会计、出纳。

她那时才20岁出头,是会计,就用了她的名字,意思是只是注册时用一用,注册成功后马上就把股份转让了,何况注册资金1000万,不可能白送你们股份,对不?

当时注册公司是需要验资的,法定代表人找了过桥资金。

B当时是占了30%的股份,按照比例是应该出缴300万的原始股金。

的确,注册成功后,老板就把股份陆续回收了,转给了其他人。

她干了没两年,考了公务员,离开了这家公司。

这么多年,啥事没有。

最近,突然被起诉了,原因是什么?

法定代表人死后,公司在经营期间欠了大量债务,现在债权人起诉这俩原始股东,理由是他们抽逃资金,要他们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每人300万,法院肯定是支持的,而且对方是有备而来的,把这俩人的现阶段的资产状况摸的一清二楚。

转移都来不及了。

B说着说着就哭了,说自己还被欠了三个月的工资,还说法定代表人是个老流氓,让她陪客户喝酒,还曾经想对她动手动脚,去哪说理去?

她想亲自上阵,去给法官讲讲来龙去脉。

小律师说,法庭讲的是游戏规则,不是伦理道德,从法律角度,这个债肯定与你绑定了,逃脱不了。

无知,害死人!

标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