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20.6.23-雨姐要赞助我五千元

发布时间:2020-06-23编辑:admin阅读(111)

8CWNT{XW9X%[KYY5PQ]$49J.png

半月前。

雨姐要赞助我五千元。

我给退回了。

原因是啥?

我觉得她赚钱不容易,单纯说收入,应该不比我们低,她在临沂批发市场有档口,做雨具批发的,并且做着阿里巴巴与淘宝,还在下面县城有两家雨衣加工厂,整体财富规模是可以的,但是我觉得,她还是个小商贩,特别是我去过她的档口,这种感觉更深。

仿佛就是个摆摊的。

所以,她的钱,我不要。

她说,我就是支持支持你。

我说,经济形势不好,你把钱好好攒着。

她说,真没事。

我还是没要……

系统自动给退回后,她次日又转了一次,她说,那你帮我做个广告可以不?

我说,不行。

她问,为什么不行?

我说,你需要的是精准客户,本身有雨衣采购的商超群体,而我读者里,这样的群体太小太小,而且这个东西还有辐射半径的问题,云南的在你这里采购,就完全是舍近求远。

她说,你收下吧,真心的。

我说,真不要。

我们怎么认识的呢?

我玩帕拉丁的时候,在车友会认识了一个做淘宝的,他主要做三类产品。

一类是书包。

一类是体育用品。

一类是雨具,特别是电动车配套的。

走的全是低价路线,销量很高,南义乌,北临沂,这不是一句空话,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逛逛临沂批发市场,光临沂大约有6万家批发户。

什么概念?

就是再小的玩意,再小的分类,也有专门的批发商。

临沂电商为什么做的很好?

与货源有直接的关系。

我这个车友呢,很文艺。

还追星。

喜欢谢天笑。

包括他那辆帕拉丁的后玻璃上就贴着《向阳花》的海报。

我跟雨姐是在他婚礼上认识的。

他的这几个供应商,他都当VIP对待了,我肯定是超级VIP了,坐主宾的位置,就这样,一桌人互加了微信。

有些,自然而然的就被传染了,成了读者。

毕竟朋友圈每天都在分享我自己的文章,这种日复一日的浸泡,早晚都会关注的。

还有两类人是不会关注的。

第一类,读不懂的。

第二类,读太懂的。

雨姐就成了读者,偶尔也聊几句,曾经送过我两个摩托车雨披,但是让我转手送人了,因为我觉得质量太差,整个临沂的产品还是以低价货为主,她批发才17元,我这么好的摩托车,至少也要用个大几百或上千元的吧?

前段时间,她还问我要不要头盔?

自己开模做的,哈雷款的。

我问,批发多少钱一个?

她说,39。

我说,不要。

她说,质量并不差。

我说,我有头盔。

玩机车的,头盔怎么不要3千起?

几十元的头盔,那不是笑话吗?还不如不戴。

前天,雨姐突然来了。

说是在这边有个合作项目,算是一个手工加工点,加工啥?

头盔上的卡扣。

她问能否到我店里坐坐?

我说,可以。

给她发了位置……

又把钱掏出来了,这次是现金。

她说,你别推让了,你若是看得起姐就收下,我也不要广告,也不要出名,你把我名字给打上马赛克就行,我就是想见证个奇迹。

我问,你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事?

她说,没有。

我安排同事给找一些书,让她带回去。

她说,不用找,我也没空看书,也没念过书,就跟你写的似的,初中都没毕业,看着书就头疼。

我说,那我帮你做点什么吧。

聊了聊家常,聊了聊市场上的那些摊位,她说的数字还是蛮吓人的,按她的说法,就是分类踩准了,一年靠批发赚个三百万在整个市场不算稀罕事。

日均1万吧。

这个我是相信的,我们车队的队长,他也是有个档口,而且基本不用怎么管,一年小几百万的利润,跟我是同龄人,整天研究路虎、大G、猛禽的人。

当然,不是说,人人如此。

应该说,普通收入的,居多。

雨姐有个弟弟,亲的,也在市场,做的是福田、潍柴,主要是做农机配件,包括柴油机、变速箱这些,他们面对的客户就是各县区的采购商,采购商再批发给乡镇修理点。

聊着聊着。

她问,XX这个品牌,你有没有熟悉的高管?

我说,你直接说,需要做什么吧,我肯定没有认识的,但是若是发动读者,肯定有认识的,我们找作家就是这么找,若是通过传统渠道找不到,我们就发动读者,结果就很容易找上了,有的是亲戚,有的是邻居,还有的是师生。

她说,XX在临沂的这个代理商,去年搞理财爆了雷,业务也还在做,但是没钱进货了,也做的不用心了,业务流失特别大,应该会被取消代理资格。

我问,是想接过来?

她说,不是接,而是直接得到全新的授权。

我问,这种情况,谁帮着弄授权,是不是要给分红?

她说,一般都是一次性的。

我问,有市场价吗?

她说,有。

我问,对方也懂是吧?

她说,是的。

我说,那我给联系联系。

她说,但是我要说明一点,我今天来不是因为这个事,纯粹是无意聊起来,否则你觉得我是个心机婊。

我说,我每天见多少人?所以,不需要解释,什么都懂。

她说,怕你误解。

我说,不会的。

待雨姐走后,我联系了一下那个在潍坊做DIY拖拉机的读者,之前我科普过,拖拉机这个领域有点类似电动车,杂牌特别特别多,这些杂牌多产自潍坊,就是自己注册个商标,然后买来底盘、发动机、变速箱,组装起来就是了。

特点就是便宜。

应该要占整个拖拉机市场的半壁江山。

甚至,还要多。

我一说,他就懂,认为有可操作空间,让我直接把雨姐的微信推给他,他单线联系,并且提到,不仅仅可以抢到这个代理权,还可以串货,怎么串?因为他们这些DIY拖拉机厂是真正的大客户,采购量大,一些配件更便宜,完全可以串给雨姐的弟弟,而且各品牌配件都有。

很快,应该有个两三天。

雨姐联系我,问我有没有时间,一起去趟潍坊?

我正好处于她到潍坊的中间位置。

我也没啥事,可以。

雨姐以及她弟过来接上我,然后我们去潍坊。

路上,雨姐说,初次见面,也不知道人家喜欢什么,给拿了两提茅台。

我问,多少钱买的?

她说,9600。

我说,给两瓶就行。

她说,送礼哪有送一提的?

我说,没事,我觉得一提都有些太重了,他可能不会要,毕竟只是见个面,聊个天,也未必能成。

她说,成不成,都是同行,交个朋友。

我说,随你吧。

果然如我推测,人家不要,觉得太贵重了,提议先留着,等一起去厂家的时候再用……

弄得小尴尬。

参观了工厂,然后他们去办公室交流。

我在研究他们刚做的新玩意,发条式启动器,说是这玩意在抖音上卖的很好,就是先手摇发条,然后一松,发条自动带动了柴油机,很便宜,百十块钱。

我问工程师,为什么不用电启动?

他说,农机,多是季节性使用,电存不住。

我问,咱是零售还是批发?

他说,主要是批发。

我问,咱自主设计的?

他说,这玩意50年前就有,但是没有今天的这么便捷,卡上就是。

接了个电话。

我哥给我打的,说是有村民过来闹事,原因就是挖掘机在转弯的时候,轧了人家的地,几个老头来闹,扛着铁锨,骂的很难听,一口一个B,而且是各类B。

我问,打了吗?

说是还没动手,但是很紧张。

我说,让XX(挖掘机小伙)给我打个电话。

挂了电话,我哥给我发了一段视频,就是刚刚录的,我一看视频就懂了,这不是一般的村民,是特殊村民,得罪不起。

真惹了他们,他们能把我们工地给推平了。

小伙给我打电话。

我问,怎么回事?

他说,我草他娘,我根本就没轧到,顶多是一点点角。

我说,他们骂你,你也别顶嘴,骂几句就骂几句吧,千万别打起来了,打起来咱就别想干了,我在外地,你多帮我罩着点,我相信你有这个肚量。

他说,也就是老头,要是小伙子,我早扇出他们那个狗屎来了。

我说,你多忍忍,切记,不能动手。

他说,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

这个事,有历史遗留问题,因为咱大车要走田野,田野里都是土路,也够宽,但是一下雨,就给轧出了很深的车辙,村民本身就有意见,咱也去给修过路,但是修过也白搭,用不了多久又轧塌了,这些村民就挖沟,把路给变窄,不让大车跑,但是大车肯定继续跑,你挖了沟也白搭,就跟擀面杖似的,沟很快就自动填上了,而且会车的时候,肯定也会贴着庄稼走,所以他们说轧了他们的地。

轧的最厉害的,应该就是拐角那户。

之前,顶多是娘们在那骂骂,但是也不管用,这些开车的本身就是附近村庄的,根本不搭理他们,你要是躺车前面拦?

真敢轧你。

一会,又给我发了一段视频。

骂的越来越厉害了,挖掘机也开始顶嘴了,开始对骂了:今天我弄死你。

你试试?

老头开始骂侮辱性的了,你知道你是怎么生出来的不?你妈卖X到我们家柴火垛,是我操的你妈……

我给小伙打了个电话。

我叮嘱:你别说话了。

他说,我故意的,没事,我不会惹事的。

我联系了挖土方的,他是附近的村长,但是不是这个村的,我让他过去找这个村的村长,去协商解决这个事,先把人喊回去。

没一会,奏效了。

谁去喊的?

不是村长。

而是村长让这几个男人的老婆们。

别看男人一蹦那么高,真见了老婆,全阳痿了。

我给出的方案是:

要么,直接给200块钱,切个三角出来,这个三角原本就是存在的,是这个老头为了不让大车走特意扩出来的。

要么,给1000元,把这个地,今年给租了。

6分地。

我给的价格,这都是天价,在我们村,现在一亩地也就是200块钱。

一切不都是生意吗?

何况,这都不叫冲突。

若是彼此动了手,那事才大了,咱挨了顿打,那都是小事,你要是把老头踹上两脚,赔去吧,不仅仅是赔偿问题,他们村的那种团结力,能直接把我给踏平,不过貌似这几年,也没听说他们抱团打架,更多的故事都是前些年,现在人都忙着赚钱,不管是什么身份,谁还打打杀杀,但是咱要规避,毕竟他们有惯性,习惯性抱团,哪怕不打,来一群老头老太,咱也难缠。

后来,200块钱解决了。

我突然很佩服挖掘机的小伙,未来可能成大事,被人指着鼻子那么侮辱的骂,也不急,而且很冷静,是真的很冷静。

几个老头扛着武器,为什么也没敢动他?

他真的有瞬间秒杀他们的实力。

体格在那摆着。

处理完了后,挖土方的村长又联系我,说那个村的村长觉得走他们村的路,把路给轧的不行了,让适当的给平平,否则没法跟村民交代。(这个村离我们工地很远,是疫情部分村子限行后我们才改的道,所以跟这个村长并没有打过交道,只是找人带过话,我们会给修路的,并且帮他们做过义务工,用挖掘机帮他们清理过河道,无偿的。)

我说,平了也没用,很快就轧了,完工的时候,肯定给重新修一遍,并且给撒上细石子,这个是当初说过的,我说过的肯定就会做到的,这个你应该是了解我的。

他说,他家正在盖房子。

我说,那你安排人给送两车土过去,他不需要垫地基吗?

他说,土应该是不缺。

我说,那给送车沙过去。

他说,行。

我说,他们几个去闹,村长肯定是知道的,甚至是幕后主导者,咱把村长打发好,若是沙还解决不了问题,再商量。

这些事,当天就处理完了,理论上不属于我协调的范畴,应该让这些养大车的去解决,但是这些养大车的处理事情太极端,还有就是当天的挖掘机是我们工地的,算是我们自己人。

很多工地对付闹事的方式,就是硬对硬,怕的是什么?

怕狮子大开口。

例如赔了一家,别的家再效仿呢?

意思是你来闹,就让你吃个闭门羹,甚至真的要吓唬吓唬,让你再也不敢来了。

我觉得,这都是不了解农民群体的。

那个谁,不是挺牛B的,老百姓有意见,他去协调,结果老百姓激情昂扬,他来了一句:我还对付不了你们几个刁民了?

结果,闹大了。

有些字是不能说的。

你可以挨骂,但是不能骂人。

老百姓都是抠字眼的天才,只要被抓到了一个字,你就等死吧。

谁管农民最拿手?

就是村长!

村长是标准的双方间谍。

所以,咱要做的,就是让他继续保持他的威望与形象,仿佛永远跟村民站在一边,其实呢,咱早把他拉成自己人了,他是最有天赋的演员,没有之一。

不要给多了,你直接给1万。

他不敢要。

他一个月才发4千块钱。

你给他1万,他害怕。

给个千儿八百的,逢年过节想着他,偶尔请他洗个脚,要去那种洗脚洗的好的地方,他觉得你是自己哥们了,能掏心窝说需求了。

这些,我一般不用,因为我对他们自带杀伤力,有个村长,来找我有事,看我门口贴着那个:私人空间,非请勿入,有事门铃,他鼓了三鼓,没敢按那个门铃,是我出去的时候发现了他。

跟老百姓打交道,有两大技巧:

第一、多抚摸,把他们当孩子,哭是吧?闹是吧?给个糖吃。

那会不会惯着他们?

不会。

真正的刁民,很少很少。

多数人,也是讲理的,你只需要超出他们的预期就可以了,例如把树给刮倒了,这棵树现在也就是值200块钱,不要紧,咱直接给500。

他自己都不好意思。

最需要修行的是什么?

他们骂什么,都不往心里去。

我遇到过最极端的是一个娘们,大车走街里把她家的电话线给刮断了,这个也属于很正常的事,有的电话线耷拉了,司机没看到,接着就刮上了,刮断电话线这都算小的,有的电线杆都拽倒了,结果这妇女上升到了什么?说看她没有男人,都欺负她……

要打滚,不活了。

谁劝都没用。

咱给接上不行吗?

不行。

她就觉得受欺负了。

后来,我联系了村长,提出给修好+200块钱,另外让村长过去演戏般的把司机骂了一顿,还要追着打,你今天要不拿200块钱来,就弄死你。

司机掏了200块钱。

我现在觉得做工程特别有意思,太顺了反而不好玩,我喜欢跟这些打滚的人打交道,若是给钱就不打了,我反而觉得没有挑战性。

我哥在工地给我做整体负责,我经常跟他讲,做工程最重要的一条原则是,预防群体事件,所以发现火星就扑灭,不顶嘴,老百姓不就为了那百儿八十的吗?咱打发的他们欢天喜地,这样永远出不了事。

第二、过线就来个狠的。

这个狠的,不是咱去惩罚的,而是拘留,包括做局,例如激怒对方,然后让动手打了咱的人,咱的人接着拉到了医院,说是伤的很重,报警后,先拘留了,曾经有个很经典的案例(不是咱的),就是这么很无意突破了,原本僵持了很久,你想,一方被拘留了,谁还敢继续僵持?其实伤的不重,去医院又出来了,可是你伤的不重就没法抓人,接着又让他回医院躺下了。

有人总是担心,会不会出来以后报复咱?

进去过的人,都已经从内心深处清除了“报复”这个选项,因为失去自由的那瞬间太难受了,若是真的再闹腾,又抓进去了。

普通人,不是惯犯的前提下,一次就改了。

被拘留的那一瞬间,接着就是什么?

亲戚朋友或者他自己提出:希望得到对方的谅解!

小律师前些日子不是遇到了一个醉汉嘛,大闹办公室,这个醉汉被拘留了,接着他自己以及家人就联系,希望能得到小律师的谅解,小律师去派出所给写的谅解书。

我可以哄着你,纵容你。

但是,过线,我就治你,不是我打你,而是用游戏规则惩罚你。

你看刘韧、李一男,都是被高手这么搞了。

你要求少,我陪你嘻嘻呵呵,惯着你。

你欲望大了,那对不起,我送你进去。

进入了这个行业,你会发现,前辈们一个个看着跟土包子似的,其实都是隐性高手,他们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就是很难被人刺激到情绪。

不至于说被人骂了两句,接着火冒三丈。

不会的。

无论是有来闹事的还是工地上死了人。

都很冷静。

一步步的去做,该怎么应对就怎么应对。

若是因为一句骂就大动干戈?

那?天天打,也打不完。

老师跟我讲过,一定要以结果为导向去处理问题,而不是以情绪为导向。

你看有的女人。

回家没命地闹男人。

那,你到底是想离婚还是不想离婚?

想离婚,那没必要讨论谁对谁错了,处理后事就行了,你要孩子你要房子,咱怎么分割,去讨论这些。

不想离婚,那,你不该这么闹。

你这不是把男人往外推吗?

你需要先思考,我想要的结果是什么?

然后,反向去朝这个结果努力。

往往是什么?

不想离婚的,闹着闹着离婚了。

驾驭情绪。

多数人都做不到,都在努力争论对与错,谁是谁非,这就如同我经常跟媳妇讲的,在路上发生了剐蹭,不需要理论,要么接受别人的赔偿,要么赔偿别人,去理论对与错只能使事情升级。

没那么复杂。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挖掘机小伙厉害。

他听不到你骂什么。

一般人急了动手,还找了一个很合理的理由:骂我行,骂我娘不行。

也打了别人,也被别人抓花了脸。

老实了吧?!

工程这个领域,人性最赤裸。

在所有环节里,两个环节是最赚钱的,一个是帮你拿到工程的人,他拿到的是真金白银,甚至可以说是零成本的,当然也有潜在的成本,就是以后可能会被抓到。

一个是销售环节。

除了这两个环节,基本都是微利状态。

最害人的一句话就是:人争一口气。

扯蛋。

你有钱了,比打他一顿还解气。

上次,我听了一堂网课,觉得很有意思,谈的主题就是赚钱是入世最好的修行。

有两个观点,我觉得一般人是很难接受的。

第一个、倘若你是个普通人,不要培养耗费你金钱的爱好,而是把赚钱当成你的爱好。

例如我作为旁观者,去看球馆里的那些球痴,除了球打的不错外,生活没有太多出彩的地方,在一个无关痛痒的一维世界里当着王者,却改变不了生活窘迫的现状,实在让人心疼。

觉得,有些舍本逐末。

第二、自信是不需要培养的,你有实力了,自然自信了。

这些,貌似我们都能接受吧?

都能理解吧?

对不起,我们是大人。

人家说的是,儿童教育。

那……

咱肯定不能接受,咱还是要让孩子弹好钢琴,踢好足球,咋可能让孩子年纪轻轻就接受自己是个普通人呢?而且一辈子很无趣的除了赚钱就是赚钱。

有啥意思?

我突然又想起了那个对话,我说XX有钱。

我旁边的一个球友(是个老师)说了一句:除了有钱还有啥?

小县城对于有钱人,还不是那么友好,总觉得除了有钱之外,一无是处,甚至满是缺点,飞扬跋扈。

非也,非也。

继续回到潍坊,雨姐跟人家谈的很好,都说学到了很多,以后合作的机会也多,留我们吃晚饭,没吃,决定赶回来。

回来路上,我约他们俩到我们县城吃晚饭。

没答应也没拒绝。

期间,我接到了骑友老刘的电话,说找我商量点事。

雨姐就提议,家里还有事,就不吃晚饭了。

那好吧。

他们坚持把我送进城,我不让。

我打个出租车就行了,你们把我放高速口就行了,这样你们继续赶路,他们俩觉得不好意思,因为这个事,我们争执了很久。

最终,同意了我的观点。

老刘找我什么事?

商量骑行赛事,他们做了一个方案,想听听我的看法。

有广告了,有线路了。

准备发布公告了。

期间,就聊了一个话题,在县城里,什么收入就算有钱人?

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年入30万左右的。

我没多说话。

我觉得,这是一个变化的时代,人的想象力也应该稍微大一点,至少在我的认知里,年入百万的年轻人,并不少见。

但是,我不能传递这样的观点。

会被认为在吹牛。

老刘的几个军师都在,每一条都是他们几个商讨过的,喊我来是想看看有没有值得提的建议?

我看过以后,提了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例如人身意外保险是大赛方出还是选手自己出?

其实,我内心深处是有几个问题的。

忍住了,没提。

毕竟,咱又不参加,管那么多干什么?

第一、我认为,既然有赞助商,那么不该发礼品,而是发奖金。

这一点是最难调和的,因为他们把赞助经费当利润点之一了,我觉得不管什么比赛,不发奖金的都是耍流氓。

发那点奖品有啥意思?

不来虚的,就是真金白银,例如人家赞助了5万元,那咱就设一等奖2万,二等奖两名各1万,三等奖五人各2千。

赛事的影响力是与奖金呈正比的……

第二、不该限制区域以及年龄,更不要担心冠军被人拿走了,拿走了更好,说明我们水平不行,吸引了更高水平的选手来给我们上一课,从而带动了我们整体水平,否则永远都是自己人跟自己人玩,太闭塞,他们生怕肥水流了外人田。

要有开放的心态。

为什么我不愿意去谈这些?

跟几个上班族去谈这些,让他们接受这些,比砍他们的头还难受!

标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