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20.6.30-芍药是个幼儿园园长

发布时间:2020-06-30编辑:admin阅读(93)

懂懂日记

芍药是个幼儿园园长。

我的客户。

采购图书认识的。

老家是邯郸的,跟老公是大学同学,老公毕业后回了县城,她也跟着来了,老公进了体制内,她当了一名幼儿园老师。

这么多年,慢慢熬,有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幼儿园。

黑的。

不光她的是黑的。

本地,十有八九都是黑的。

没手续。

不批。

去年,突然离婚了。

说是早就应该离了,婚姻名存实亡了,只是照顾孩子的感受,一直凑合着过,孩子高考完了,成人了,也有自己的独立思想了,好了,咱的婚姻也该说拜拜了。

离了。

让孩子选跟着爸爸还是妈妈?

孩子谁都不跟。

他们家有套商铺,在小区内部,算是整个小区的配套建筑,最初是物业在用,后来就出售给她了,很便宜,貌似也没啥手续,但是当幼儿园特别适合。

分家的时候,是这么分的。

住房给男人。

她要这套商铺。

另外,她自己有些积蓄。

和平分手了。

原本老公是想速战速决,想把地下恋人转正,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离婚后反而跟地下恋人闹掰了,老公找人联系过芍药,希望复婚。

她不同意。

这些,都是芍药来我店里的时候说的,也算一面之词。

当时,她要给幼儿园加课,科学自然课,是需要用到一些辅助教材,找我帮着采购,她邀请外面的老师来讲课,体验课是免费的,若是想继续听,需要另外交学费,同是孩子,有的有机会上,有的没有机会上,肯定造成攀比。

创收的好模式。

闲聊间,她提到,想买套房子。

理由是什么?

租房住,没有安全感。

问我有没有熟悉的?

我把房产中介姐姐的微信推送给了她,让她去联系她,让专业人士给你建议,我不懂这些……

她问,你觉得县城房价会涨还是会跌?

我说,我不知道,我对房产的态度是非刚需不投资,投资的路径千万条,不要盲目的效仿,而是要进入自己最擅长、最专业的领域。

过了一段时间。

她发了一个楼盘资料给我,问我熟悉不?

我说,还可以。

她问,你觉得这个如何?

我说,无论是在县城还是在深圳,都不要入手公寓,公寓是房产里最大的坑。

她说,我觉得比较便宜,而且我就一个人,有个地方住就行。

我说,不要,我曾经持有过两套,持有了那么多年,平价出让了,其实是亏了钱,你知道公寓的电费和物业费有多贵吗?公寓几乎没有舍得开空调的,是开不起。

她说,电费是贵点,但是不至于空调都开不起。

我说,真开不起。

我给她讲了个故事,你冲马桶的时候,考虑过水费吗?

她说,没有。

我说,我也从来没有,但是我去芬兰时,一个姐姐说她的一盆水要走几个流程,最后是用来冲马桶的,她在那边有房,在国内也是个大土豪,咋突然变得如此斤斤计较了?她就问了我一个问题,倘若水箱里的水是农夫山泉,你按下的时候,你心疼不?我想了想,心疼。(芬兰的生活用水,就是这么贵)

她说,我去看了户型,还不错。

我说,你相信我,就坚持这个原则,不碰公寓。

她说,好。

这期间,我认识了个肌肉男,浑身黝黑,理了一个鸡冠头,胳膊上有个小纹身,这种肌肉类型应该是徒手健身练出来的,有点农民工身材的感觉,很协调。

肌肉男是白色大G带来的。

白色大G怕我多想,看我去厨房洗刷茶具时特意跟了进来:董哥,你别看他虎头虎脑的,人很好,做市场营销的。

我说,我相信你不会随意领人来的。

他说,他长的不像好人。

我说,没事。

坐下一聊,还真的很反差,这个人素质很高,也很谦虚,给他倒茶,他都有些不好意思,跟我抢了多个回合,要么就是我一倒水他就起身表示谢谢。

肌肉男主要是做什么?

房产会销。

还特意要科普一下。

我说,我对会销比较熟悉,什么营销都比不过会销,你看今天网红直播带货为什么那么厉害?其实就是会销的翻版,但是还不如会销,因为会销是在密闭的空间里,而且内容也好,形式也罢,不受监管,你可以为所欲为,例如热场的时候,多么夸张都行,甚至让大家站凳子上、桌子上,嗷嗷的喊。

他说,董老师果然内行。

我问,XX娟你认识不?她在临沂也是做这个的。

他说,那是我师姐,她是082期学员,我是091期。

我说,我们关系很好。

白色大G说,小嫂子之一。

我说,还真不是。

白色大G说,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

我说,什么故事都没有,她骑过一段时间的机车,还出过事故,当时我就在现场,公路旁边有个饭店,转弯就到,但是转弯的位置有沙,她滑倒了,感觉很慢,仿佛是慢动作,但是伤的不轻,大腿有外擦伤流血,胳膊桡骨骨折。

肌肉男说,是有这么一回事,我看她朋友圈写过拆线之类的。

我说,要说有故事,只能说是看过她身子,但是也没仔细看,当时医生做初检的时候把她裤子全给剪了,没啥好看的,何况不止我一个人看到了,唯一的印象就是很稀疏。

肌肉男问,她现在还骑吗?

我说,早不骑了吧?摩托车都卖了,前段时间我看她在玩摩托艇,现在玩摩托艇的特别多,我也很久没见她了,至少半年吧,她现在只跟达官贵人玩,我不上档。

这几年,临沂地产蓬勃发展,这个妹妹发财了,是真发了,整天跟一些圈内大佬混在一起,当然也有不少绯闻,是真是假咱不判断,反正是得到了不少不错的机会,她是很擅长发掘机会的,为什么跟她没故事呢?

机会倒是很多,包括过去单独出去喝酒的时候。

也不是没试过,无阻力。

但是,我总觉得她是很擅长驾驭男人的。

我怕她绑架我。

例如让我帮她做些什么,我若是不做,可能……

到了她这个地位的女人,基本不谈感情,只谈合作,哪怕啪一啪也是一种砝码,要么只是相当于握个手,事后就忘记了。

我是怕自己受伤。

还有,她老公单位离我们单位也很近。

这几年,老公也硬起来了,换了一辆很不错的车子,穿着打扮也有味道了,但是他是真窝囊,我跟他们夫妻俩一起吃过饭,她训他跟孙子似的,说的夸张一点,能到什么地步?

她能让老公给递套。

老公也屁颠屁颠的。

发言权这个玩意,还是经济实力决定的。

既难受,又离不开。

势差足够大的时候,不仅仅是听话的问题,做牛做马,甚至命都是你的,倘若我们生活在封建社会,皇帝赐我们死,我们能不死吗?

立刻,马上。

所以,我经常讲,那些上嫁的女人,若是自身成长跟不上,补不齐这个差距,那么一生都是痛苦的,真不如找个水平差不多的普通人,例如你是工厂妹,那么就找个工厂小哥结婚,不要跟厂长结婚。

但是,谁又能遇到肥肉而不要呢?

肌肉男提起一个话题,就是如何看待去柬埔寨买土地?

我说,我有个老大哥,他做投资很有一套,他有个观点,投资要地理可控,他在济南,他从来不投济南以外的房子,你说一线城市是不是涨的更好?但是他不做,他认为投资一定要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同是济南的房子,一涨,不同区域的,不同户型的,涨幅都不同,同样的道理,一线城市也是如此,应该这么讲,大部分炒房的人是不赚钱的。

肌肉男说,是的。

我说,东南亚这些国家,就是杀猪模式。

肌肉男说,他们应该是整体买下了一片土地,然后再分割,分割完了以后在国内再出售,等于是做了一个股票虚拟盘。

我说,就是虚拟盘,没有人真的去建房子,就是炒这个份额,例如去年是35万一亩,今年就卖50万一亩,明年卖60万一亩,地一直在那里,但是这个份额在不断的卖来卖去,很多大V到了最后都会玩这个,因为中国人是最爱赌博的,你看世界赌场就知道了,中国人的身影最多,前些年邮票、文玩类的杀猪盘最多,就是你可以自己发行一款邮票,然后上文交所进行交易,其实就是自己坐庄,宰杀所有投资者。

肌肉男说,SB真多。

我说,人在自己崇拜的人面前,是没有脑子的,这是其一。其二,投资是高门槛行为,比自己开办工厂赚钱还难,但是多数人低估了这个门槛,以为自己会是那个幸存者,其实自己就是那个送人头的,最关键的一点,类似的业务多是通过会议营销的方式,人在那个环境下,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每个人都觉得口袋里的钱是自己的,其实,大部分或者说全部都是偶像的。

肌肉男问,董老师,平时会不会帮别人推荐一些房子?

我说,不会,我觉得投资理财有个原则,就是杀猪捅腚各有刀法,要让每个人为自己的投资行为负责,那么我们就不要去建议,也不要去左右,所以我从来不推荐股票,也不推荐楼盘,也不推荐什么项目,因为我觉得不管是什么东西,都不可能买了稳赚,包括一线城市的房产。

他说,是这样的,咱这边准备搞个经济座谈会,邀请一位名家来演讲,会在县城铺天盖地的做广告,采取门票制,门票100元一张,但是这个门票咱不卖,直接送给大的房产中介、售楼处、行业大V、新闻媒体,让他们去卖或送,每张门票又当追溯码,有成交就可以拿提成。

我问,需要我给推广?

他说,若是能,那最好,不能,咱就只探讨一下,本地还有哪些人值得合作?毕竟你在这个领域,比我熟悉,我这是第二次来临沂。

我问,楼盘有什么特色?

他说,零首付。

我问,是不是要先在会议上展望未来?例如房价明年会有个30%左右的涨幅?

他说,会有这么一个环节,但是不会提到房价具体涨幅,但是会说出一些规划性的利好,让他们自己去判断,例如要通高铁了,要划县为市了。

我问,现场需要交定金不?

他说,需要交个意向金。

我说,跟西港的套路差不多,他们现在也是各地巡回演讲,搞会议营销。

他说,咱这个至少不骗人,实实在在的房子,能贷款,能办证,何况零首付,特别是农村的,可以买了当婚房。

我说,挺好的,但是我也要表达我的立场,这个事我不做,我做了也没有意义,因为我微信上的好友基本没有这个需求,反而他们一眼就能看穿里面的套路,会看低我的。

他说,没事,这个东西也是缘分嘛,今天主要是过来拜访一下,久闻大名,合作的事只是顺带说一句,那个不是重点。

我说,我明白。

他说的那个楼盘,就是公寓性质的。

无巧不成书。

过了一段时间,我在一些媒体上看到他们的这个活动了,著名经济学家XXX畅谈2020……

至于现场销售如何,我没跟进关注。

销售效果很大程度取决于三点:

第一、来的是一群什么人?

第二、给出的优惠政策是什么?

第三、开场时热场如何?

若是场子一直没热起来,大家都要打瞌睡了,玩游戏的玩游戏,接电话的接电话,肯定卖不动,热场也是要因人而异,来了一群农村老头老太,你还带着大家又是跳舞又是唱歌的,他们觉得自己是神经病。

前几天,芍药来我店找书。

聊起了房子的事。

我问,买了没?

她说,买了。

买的啥?

就是这个公寓。

怎么买的?

现场交的意向金。

我说,我不是不让你买公寓吗?!

她说,这个公寓跟你说的还不大一样,他们这个电费是9毛,物业费是1块2,跟普通小区差不多。

我说,40年产权。

她说,那无所谓,40年我都没了。

我说,买了就行。

任何投资都是高门槛的,不要随意建议任何人,只要是你介绍的投资,最终都会与你绑定在一起,赚了还好,赔了呢?

恨你一辈子。

你仔细观察一下,大部分人的落水都与投资有关。

之前有个骑友在民间借贷平台上班,她也拉了不少骑友过去存款,这个平台本身很高大上,仿佛是个银行,利息也不高,1分的利息,我劝过她,你要想着,万一哪天平台有个风吹草动,你怎么跟大家交代?大家会不会找你要钱?

她是这么认为的:

第一、平台绝对没事。

第二、合同是跟公司签的,不是跟她个人签的,她没有责任。

你想的天真了。

县城的老百姓是不讲逻辑的,你拉的投资,哪怕的确知道钱不是让你拿走了,是被公司给吞了,也找你。

因为,你是一切的起源。

你若是仔细观察一下,老百姓的逻辑分析能力,跟小学生差不多,最近县城又刮起了一阵风,5000元一天返200元。

刮到了什么程度?

前段时间,几个球友小聚,他们还跟我谈起了这个事。

意思是咱比他们聪明,知道这是一个骗局,但是短期内崩不了盘,可以试试,还罗列了几个球友,说他们参与了。

我拒绝了。

这就是博傻游戏。

你是大傻子,我是二傻子,咱俩比一比,看看谁更傻。

大家都有些头重脚轻。

总想钱生钱,很少去思考,怎么多赚点钱,把理财这个任务先放一放,大家为什么买房如此的迫切?

更多的说法是什么?

总觉得钱在一天天的贬值。

贬没了。

现在无论干什么的,都想理财,这也是个很怪的现象,也不怕丢了,为什么不怕丢了?

出奇的自信。

大前天,还有个表同事咨询了我一个问题,他姐所在的工厂,也是个老牌工厂了,但是效益一直一般般,疫情来了后,老板跟他姐讲,可以拿10万元入点股。

但是,他姐没钱,就找到了他。

他又咨询我。

问我是否靠谱?

我说,投资无非就两个结果,赢了、输了,那就分析一下,赢了的话,一年能分多少钱?输了的话,全部沉没,你能否接受最好的与最坏的结果,若能,那你就入,也许哪天被收购了,你的10万成了1000万呢?

他问,若是你呢?

我说,我不懂的东西,不碰。

最终,可能他还是会投资,我推测不是针对她姐一个人,而是针对所有员工,算是集资,而且可能有保底利息之类的承诺,否则吸引不了这些普通工人,越是身在其中的人,越容易被洗脑。

例如老板有几套房子,有几辆车子,在哪还有块地皮。

都这么算账。

觉得老板财务没有问题。

你看做民间借贷的就可以了,那些里面的业务员,往往把自己的积蓄以及家人的积蓄全投入了,他们为什么这么自信?

觉得比外人更了解公司的财务状况。

门口有家馅饼店,是一位骑友的学生开的,骑友请我去吃过,期间这个老板还过来给送了个菜,看面相挺老实的一个男人,30岁左右。

也充卡。

今年有三四个月没营业。

开门后,贴了一个很大的广告,充卡活动,充100送30,充的额度越高,送的越多,我只是看看,我又不充,我不是很喜欢吃这类快餐。

只是偶尔我把车停他们门口,顺便看到的。

我对这小子第一次反感是因为什么?

他门口是公共停车位,一排有十多个,他为了给自己以及顾客占车位,弄了几辆报废的电瓶车放那了,一个车位占一个。

前两天,同事问我:前面那个馅饼店你没充卡吧?

我说,没有。

她说,跑了。

我说,我没充。

下午,我从那路过,正好有位大姐在朝里面张望,里面东西已经搬空了,只贴了一个租房电话,大姐自言自语的问:这是咋了?

我就问了一句:你充了多少?

她说,500,孩子在二中上学,早上在这吃早餐,很方便。

我说,抓紧退吧,不干了。

她说,哪个电话是?

我说,你看看租房电话是不是?

打过去,是房东的,房东说不管卡的事,让自己联系,把电话挂了。

大姐又打过去,要馅饼店老板的电话。

要到了。

打过去,馅饼店老板说,准备开新店,到时候会贴告示的,让等等,大姐也真信,挂了电话骑着电瓶车就走了,走的时候还嘟囔了一句:我以为真跑了呢!

咋可能不是真跑了呢?

若是换地址开店,肯定会在门上贴告示。

这就是明着跑!

什么憨厚老实,在亏本面前,只有坑蒙拐骗捞一把,知道大家不可能挖地三尺把他找出来,而且大家已经形成了潜意识,遇到跑路的也就自认倒霉了。

我学球的教练,临走也办了一次这样的事。

卖了一批年卡。

没几天,他不见了。

球馆也关门了。

微信也不用了……

诚信也是需要实力的,下次我遇到馅饼店老板的老师,我该问问她,你这学生咋回事?光给你抹黑。

我们每个人都容易高估自己的道德、底线。

事不关己时,每个人都很自信,认为倘若是自己,一定能善始善终,对顾客负责到底,可是真发生在自己身上,又会故伎重演。

没啥两样。

那天,来了一个干瘦的小伙,是我一个同学的表弟。

家是山沟沟的。

干瘦,这个年代很少见这么瘦的了。

110斤左右。

仿佛是营养不良。

他老家就是有矿的那个村,村里很多人都在矿上上班,他初中毕业后也在矿上工作过,但是他觉得有些力不从心,没啥力气,干不大了。

那个矿区有不少洗脚妹。

他家也穷,身体状况也差,老是病恹恹的感觉,没找到媳妇。

就跟洗脚妹好上了。

洗脚妹干什么呢?

做美乐家。

就把他发展成了下线。

为了做美乐家,他把原本干瘪的人脉消耗的差不多了,还贷了款,目前累计负债5万多……

他表哥为什么把他推荐给我?

就是甩包袱。

他问表哥借钱,表哥觉得他走火入魔了,就介绍到我这里来了。

不是让找我借钱,而是让我劝劝。

按照过往的经验,我是这么认为的,每个做直销的人,其实内心都跟明镜似的,你问他们知道自己是在消耗人脉不?知道,你问知道多数人是炮灰吧?也知道。

但是,就是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就跟一款你投入巨大的游戏似的,玩的级别够高了,充值也够多了,若是就这么脱坑,太不舍得了。

美乐家也是如此。

但是,做美乐家的人有个特点,你一提直销,他第一反应是:董老师,我跟你讲,美乐家不是直销,一,二,三。

不管是什么,需要拉人头的,我们都归类为一类。

就是人脉内耗型事业。

他也谈到了这点,就是自己若是现在退出来,那么前期的付出都打了水漂,还有自己一年多的精力投入,这期间几乎是没有去工作,全身心投入到这上面来了,哪怕出于感情,也割舍不了。

投入成本越高,割舍难度越大。

有年,大家一起去九寨沟,其中有个朋友是做国珍松花粉的,情况也差不多,他投入了应该有小几十万,还做到了一定的级别,反正下线娘们睡了不少,大家一起劝他,一个硬汉,真正的硬汉,被我们说的眼泪哗哗的。

喃喃的一句话:我不舍得,我不舍得。

好在什么?

他也是明白人,就是缺少一脚,被众人一脚踢醒了。

回来就不做了。

现在一年,30个亿的流水。

别惊讶,在他的领域,这都算小的,收票的。

全走的公户。

前几天还在我这里玩耍了,我问做松花粉那几年,现在回头看看什么感受?

他说,完全就是作死,把人脉都伤害了,现在都没弥补过来。

我问,走公户怎么避税?

他说,这就涉及到了专业领域,都是新注册的公司,只开基本户不开税户。

我问,现在这个领域是违法不?

他说,没有明文禁止,也没有明文支持,算是默许。

我问,30亿是什么规模?

他说,这个行业,是个人,就是这个量级。

所以,我跟干瘦说:人,要敢于认输,输了就输了,从头再来,没啥。

他说,我若是不干这个了,回到家,我娘肯定又让我去矿上上班,我这体格干不了。

我说,也可以考虑干点别的,送个外卖之类的都行。

他说,我不会骑电动车。

我说,那没办法。

他问,董老师,你这里要人吧?

我说,不要。

让我给哄走了,这哥们很难跳出美乐家,但是基本也是死路一条,他没有说服别人的能力,给我带了一盒牙膏,走的时候我让他带上,他又带上了。

身在其中的人,普遍会这么安慰自己:

我们这个,跟别的不一样!

有啥不一样?!


无非都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标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