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20.7.20-鸡毛飞上天

发布时间:2020-07-20编辑:admin阅读(72)

8CWNT{XW9X%[KYY5PQ]$49J.png

有年,临近春节。

文化部门召集全县所有书店开会。

共141家。

全是有证的。

我一去,甚是惊讶,哇,本地竟然有这么多书店?关键是还可以理解为盈利中的,否则就不会年审了。

绝大多数,都是教材教辅类。

开在学校周围。

我之前科普过,常规书店,除非有网红概念,否则铁定是赔钱的,真正能赚钱的书店就一类,低成本运营的教材教辅类。

评选出了几家优秀书店。

发奖状。

还一起吃了个饭。

饭局中,还相互加了微信。

就这样,我认识了大刘,他是一名退伍军人,退伍后在学校门口开了一家书店,更巧妙的是,这几年,退伍军人一直在要工作,政府就安排了一些公益岗,工资不高,一个月千多元,但是给交养老保险,他们也很知足。

大刘的这份公益岗正好就在他书店对过的高中。

两边,都不耽误。

我们第一次有正面交集,是因为我在朋友圈发了个招聘信息,招一名仓库打包人员,月薪5千元,双休,来过我们这边的朋友都知道,我们这边待遇是比较不错的,我对员工的福利完全是按照公务员的标准,有假期就休,周末全休,早九晚五,中午休息两小时。

工资给的也高。

是杨文剑跟我分享的,从云南回来的路上,他跟我讲,企业的核心资产就是人才,人才是靠什么留住的?

就是高薪。

舍得给钱就好……

人家给3千,你给5千,那么他们会很珍惜这份工作,因为除了你,没有人能给与。

有道理!

还有,就是我们赚钱比一般的企业要轻松,自带销售光环,利润也高,所以分点分点吧。

大刘在微信上跟我讲,他有个同学,很符合。

女的,在市场上卖辣椒的,超级勤奋,能干,跟个男人似的,自己开货车去寿光贩辣椒过来,凌晨2点就出摊,百十斤的大包自己就能扛。

孩子马上上小学了,不能继续这么干了,否则没人照顾孩子。

问我能否面试一下?

咱对老兵有着天然的尊敬,来吧,看看。

来了。

真如他所说,一看就是干体力活出身的,脖子都晒的乌黑,走路带风,跟个爷们似的。

我说,这样,咱先小人后君子,试用期一个月,月薪3千,一个月后咱再谈,可以不?

她说,可以。

然后,我找人跟她交接了一下。

工作比较杂,搬运、入库、打包、发货……

从内心来讲,我没看中她,因为我觉得她肯定没读过书,这个东西都写在脸上,可是我们做的毕竟是文化产业,我还是希望有文化的人一起共事,特别是爱书之人,你爱不爱书,这种能量都能传递在你打的包上。

县城,多数人都没读过高中。

我考高中时,一个班也就是能考个十个八个,大部分初中毕业就永久毕业了,我读小学的时候,比我大个五六岁的,他们还没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小学五年级毕业是要搞很隆重的毕业典礼,因为小学毕业就意味着要参加工作了。

考上高中的,多数也都不会留在县城了。

除非是回来考公务员的。

越是如此,我越希望身边都是读过书的人,最最低的标准就是高中毕业,我也招过那种很漂亮的姑娘,很温柔、很善良,但是连关电脑都不会……

大刘介绍的这个同学,在我这边干了没有一周。

主动提出,不干了。

说是干不了。

总感觉有劲没处使,出入库说是没有技术含量,还是有一定要求的,你至少要会用EXCEL吧?我一说一个作者以及书名你至少要知道个大概吧?什么颜色?存放在什么区域。

若是认真做,慢慢学,也是可以的。

但是,她觉得与她的性格不符,她坐不住,总觉得如同让关羽学十字绣。

我按天给结算了工资。

其实,我内心是窃喜的,觉得既给了大刘面子又没有把她留在身边,我希望找的员工也好,朋友也罢,必须是那种能好合好散的。

我跟大刘简单的一汇报。

他说已经知道了。

大刘第二次找我,是说要请我吃水饺,一个长的很像包租婆的开的水饺店,标准的苍蝇店,店很小很破,说多了可能让人觉得矫情,过去的我是从来不下这些店的,但是球友、骑友喜欢,我陆续也就被拉下水了,慢慢也适应了。

315晚会曝光了汉堡王。

有朋友转发给我,意思是以后少吃汉堡。

我心想,在食品安全领域,肯德基、麦当劳、汉堡王,这就是标杆,若是他们都没法吃了,那么苍蝇店更没法看。

315对汉堡王影响不大。

这家水饺店的特色就是便宜,素的10元起,肉的12元起,手工现包,我去的时候,大刘已经在了,一个地桌,三个马扎。

一看,应该是三人聚餐。

点了三份水饺,两个菜,一个凉拌黄瓜,一个韭菜炒鸡蛋。

大刘说,弟弟,初次吃饭,喝点。

我说,行。

他去前台拿了瓶二锅头,500ML的。

饺子上了,菜上了。

他要开始。

我问,不是还有客人吗?

他说,没事,自己人。

一会,一个女的来了,风风火火的,一看打扮,应该是在工厂上班的人,不时尚,甚至有那么一丝土,年龄在40岁左右,胸下垂的厉害。

我急忙起身,略疑惑的问了一句:这是嫂子?

女的有些不好意思,不是,不是。

坐下了。

三人平喝,一斤白酒。

吃饺子喝酒,速度快,没一会就吃完了喝完了,走吧,结账时我们俩还抢了一下,一共68块钱,他不让我结,说了一句,说好请你就是请你。

女的先走,说是先回去了。

大刘问我,去你店里坐坐?

我说,好。

他说,我还没参观过呢。

我说,欢迎。

喝了酒,他话也多,到了店里我泡茶给他喝,他点上了烟,点上后问我:能抽不?

我说,可以。

其实,我是不允许别人在店里抽烟的。

一是我自己不抽烟,闻着难受。

二是让顾客觉得不正向。

还有,消防隐患。

但是,他喝了酒,咱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何况,是个兵哥哥。

要尊重。

我问,刚才那个不是嫂子?

他说,不是,就是个农村娘们,解决生理需要的。

我问,刘哥,您单身?

他说,嗯。

我问,那姐也单身?

他说,她家高密的,在这打工,老公在青岛打工,你别看丑点,很顾家,卫生搞的很好,洗衣做饭样样好手。

我问,住你家?

他说,偶尔去。

他开始切入重点了。

说出了找我的目的,就是想了解一下,教材教辅怎么在网上销售?为什么突然研究这个呢?

是因为,他知道一个同行在网上卖的很好。

卖什么?

品牌的作业本。

他问我知道不?

我说,知道,本地发货量大的网店,我都知道,因为我们家也是快递公司大客户,偶尔也会做一些数据交流,例如谁是卖什么的,一天能发多少货,作业本的这个我还真研究过,月销3万件,但是不能完全看销量,因为这里面有冲量的成分,例如基础套餐,5块钱包邮,一个作业本+10支铅笔。

他问,你觉得我也在网上卖这些东西,如何?

我说,不是品牌的,一点竞争力也没有,是品牌的,要么纯粹是赔本赚吆喝,要么就是自己印刷的,有被抓的风险。

他说,这个东西没法鉴定真假,你要什么标准印刷厂能生产什么标准,比正版的质量还好都可以做到。

我说,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他说,我不懂电商,咱合作一下吧,我提供货源。

后来,我委婉拒绝了,我推测,他肯定是拿到了某些数据,例如发货量多少,运营成本多少,作业本的印刷成本多少,甚至是在哪印刷的,要么是内部员工泄露的,要么是印刷厂泄露的……

怎么算,一个月至少能赚1万元。

这一页,又翻过了。

后来,他应该尝试过,没做起来,另外,容易被人打假、举报,而别人为什么不会被举报?

往往人家本身是品牌授权店,关键人家未必卖的是假的。

有段时间,我整天跟临沂大学的球友在一起玩耍,我统一喊他们教授,偶尔也发个朋友圈……

大刘又找我了。

这次,是咨询孩子的问题。

闺女学习不中用,他想让闺女读临沂大学的3+2,就是不用读高中,毕业后拿专科文凭,也算是个捷径。

过去,临沂大学招生难,基本报名就招。

如今,也需要考试,并且门槛还不低。

他的意思是有没有内部门票?

找我咨询一下。

我跟他讲,你本身在高中工作,你还没数吗?孩子一定要读高中,哪怕你花钱给买上,也要读,至少这三年她接受的是封闭教育,相对比较单纯,而读中专之类的呢?则是半社会化,一不小心就走歪了。

他说,考不上。

我说,只要想上,总是有办法的。

他说,孩子厌学。

那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心平气和的时候,他自己也说,你说的都是我想的,但是她就不是那块料,你还能把她打死?

他讲了个故事,高考的时候,他们全部上岗执勤,巡逻时,他自己就感叹,若是自己能经历一次高考,人生也不枉活一辈子……

后来,闺女也没考上临沂大学的3+2,去济南读畜牧中专去了,亲戚给找的学校,据说是这个亲戚本身在畜牧部门工作,未来可能有工作的门路,原先畜牧、电力这些领域都是世袭式招生,名额是定向发放的。

疫情期间,儿子要买钢笔。

没有商店开门。

儿子要的急,我就联系了大刘:你那边有钢笔不?

他说,有。

我过去拿,顺便聊了几句,聊着聊着聊到了股票。

他竟然也炒股,里面还不少钱,十多万,已经套了多年了,本地人炒股的策略是什么?

你不是套住我了吗?

不要紧,我一直抱着,一直抱到解套。

我最初学球的那个教练,他也炒股,他也是这个策略,谈起股票还很兴奋,自信地说:我炒股这么多年,就没赔过。

秘诀是什么?

套了就不动了。

疫情过后,一个大跌,我从40万的利润跌到只剩5万了,他在微信上问我:你为什么不跑?跑了至少是赚的。

我没回他。

那一波,他又亏了两万多。

说是实在抱不住了,先出了一半。

我心想,我们俩要是换位一下,我就放弃自己的战略选择相信对方的,因为自己的战略全是错的,若是对的为什么一直亏?对方的策略若是不对,为什么一直赚?

但是,再换回来,我则是另外一个心态,就是哪怕他真的要跟我学习,我也不会带他的,因为他不是一个合格的学生,读书越少的人越固执,脑回路越惊人。

这就如同微博上那个著名的调查,空气中含量最高的是什么?

A、氧气;B、氮气;C、二氧化碳;D、稀有气体。

初中题吧?

半数以上,选错。

类似的题很多,例如大便属于不属于排泄?肾脏属于不属于生殖系统?然后你再联想一下所谓的爆炒腰花。

前年,文化下乡。

一阵风。

就是各乡镇、社区,办图书馆。

都是公开招标。

大刘有经营许可证但是不够资质,他注册的是个体工商户,而我们都是企业,并且企业还分级别,零售?批发?发行?

大刘有个战友,不知道是租用谁的资质,反正是中标了,是个社区图书馆,链条是这样的,大刘给战友供书,战友给社区供书,账期三个月,白纸黑字。

据大刘讲,他战友很有能量,给某位BOSS开车。

这种社区单我一般不做,我们之前做过,理论上能赚5万元,最终拿到手的顶多5千,关键是环节多,雁过拔毛,要钱也难,各社区根本没钱,最初你还指望连本带利,后来你期望值越来越低,希望能把本给你就好。

结果?

大刘做的这一单,成了三角债。

社区没钱给战友,战友没钱给他,他就成了唯一的冤大头,一共24万的业务,战友陆陆续续的给过他六万多,后续没钱给了。

大刘现在着急了。

因为里面部分资金是贷的款,那个什么退伍军人创业专项贷款,利息非常低,9月份就到期了,必须还……

他又找到我了。

问我能否跟社区领导说上话,帮忙催一催?

恰好有个什么政策呢?

刚出台了新政策,各类工程款结算周期不能超过60天。

能否借这个风口?

我心想,你把我想成了孙悟空还是奥特曼?

我不过是个屌丝而已。

更奇葩的是什么?

这个社区有笔60多万的厂房租赁费没收上来,也是社区一直搪塞他们的理由,就是就等这60万给你们结算了,所以大刘又问我:你能否帮着催一下这60万?

说了企业和负责人的信息。

我问,你真愿意听我的吗?

他说,只要能把钱要回来,怎么都行。

我说,把你战友起诉了,你保全他的财产,因为你跟社区没有任何业务关系,你的业务关系就一环,你跟你战友,所以你起诉他就行了。

他说,这个不行。

我说,那就无解了。

你说他聪明吧?

很聪明。

你说他笨吧?

很笨。

我问了一些关键信息,例如什么价格成交的,这些书是社区采购的还是对口单位援助的,他什么都不知道,甚至票都不是他开的……

个人做事,太讲感情,太讲道德。

最终,反而被吞噬了。

而商业行为其实是冰冷的,严肃的,既然是合同,其实就有两个选项,履行是一个,不履行还是一个,两者都是允许的,毕竟都是存在的选项,只要你能承担对应的惩罚就可以了。

所以,你起诉他就是对的。

他接受不了。

他要是当时问问我,我肯定就阻拦他了,不让他参与,因为你没仔细想想,整个游戏其实就你一个人出钱了。

他不会问我的,怕我去抢。

这笔钱,大概率会成为死账,因为这个社区就是城乡结合部,所谓的社区领导就是村长系列,跟他们合作的那个人已经是过去时了,农村ZZ的特点是什么?不为前任擦屁股!

是你们的章不?

是!但是,不是我们经手的!你找XXX去!

我爹经常讲,跟人合作要选命好的人,因为命好的人会恩泽于你,不要跟命差的人合作,命差的人就一个特点,没钱就没事,有钱就有事,身边有谁就带上谁。

我理解的命和我爹说的命既有相似的一些地方,又有不同的地方。

他说的,更多的是上天赐予的。

我理解的,更多的是性格基因。

但是,两者促成的结果差不多。

我有个表同事,长的不错,唯一的缺点就是毛发重,甚至有小胡子,这玩意咱也不能说建议她去脱毛……

家庭不错,她是农村的,但是公婆都是城里人,老公也有体面工作。

唯一的遗憾是,婚后多年,没娃。

她年龄不小了,至少40+。

反正是70后。

我跟她怎么认识的?

本地有个教练非常有明星相,也就是年龄稍微大了一点,若是年轻10岁,她是最有网红天赋的,身材好,颜值好,关键是理论也好,她是系统学习过的,这些年光出去学习也花了大几十万,应该说是本地所有教练里理论体系最好的。

回来后做私人工作室,一对一。

跟着她的,要么是富太太,要么是好闺蜜。

表同事跟她就是好闺蜜系列。

我们三人一起吃过饭,喝过茶,一来二去就熟悉了,我跟这个教练关系很好,老铁,我欣赏她的专业性,但是她学的那些东西适合女人不适合我。

表同事委托教练找过我,帮个忙。

很隐私的。

就是我过去写的,流产。

达官贵人的情人怀孕了怎么流产?

都是无记录流产。

找熟悉的医生,医生再喊个护士,私下就给流了,不用走手续,也不住院,有的甚至早上去流了产,中午接着去上班,回家就说来大姨妈了。

这种业务,一般人不知道。

我是二班的。

我骑友里有两个妇产科的,动不动就调侃我:流产找我……

现在这么操作有难度。

主要是怕手术过程有风险,特别是年龄大的孕妇,一般就委婉拒绝了,但是会给个第三方案,例如借个身份。

我负责给牵上头,就没再关注。

应该是解决的很完美,只听骑友大姐说事后一起喝过茶吃过饭,应该是感恩。

这一页,翻过,只记得有次因为业务我去找表同事,什么话没说,她脸红了老半天,可能是觉得不好意思。

后来,她考级来找我买过书。

我问,你们咋不要孩子?

我的意思是好好的孩子,流掉干什么?

她说,我老公先天性输精管堵塞,类似结扎。

我突然就懂了。

仿佛说错了话,急忙把这个话题岔开了。

上周,我在医院。

她又找我,很急。

问我怎么摆脱一个人的纠缠?

意思是她无意认识了一个渣男,完全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邋遢,也没钱,还颓废,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会跟他在一起,还借钱给他。

我问,活好?

她说,不是因为那些。

我问,你老公知道不?

她说,咋可能呢!

现在的问题是什么?

她要去做试管婴儿了,想断了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但是男的不同意,就是不知不觉会突然出现在你面前。

让你无处可逃。

给我看短信、微信聊天记录。

我一看头像。

妈的,这也太巧了,这不是大刘吗?

我问,这不是XX书店的老板吗?

她点点头。

那些聊天记录全是威胁类的,例如你的照片,视频,你是不是想出名?你再躲躲试试?弄死你之类的。

这些话,从大刘嘴里说出来,很正常。

我是了解他的。

我说,你呀,就是嘴贱。

什么意思?

他为什么发狠?

是因为女人嘴贱,想分手的时候,哪句话刺激人说哪句,例如牙黄、人穷、借钱不还、被老婆踹了……

你真想分手,很简单,不说话了就是。

她说,不说话他会一直骚扰。

我说,你报警。

她说,报警不就等于让人知道了吗?

我说,倘若他是你的杀父仇人,你还会纠结怎么甩掉他吗?你有答案。

她说,我是有答案。

我说,以后这些话不要说给我听了,我听了烦,最近全是类似的倾诉,婚外情想分手然后被男人拿捏的死死的,要么是照片,要么是视频,你们咋都这么贱?为什么不能找个能好合好散的男人?全找这些连初中都没毕业的?所以,活该。

她说,我以后不说了。

我说,你今天恨他恨的咬牙切齿,也不影响你晚上叫的很欢。

她说,最近没有在一起。

我说,你们玩的游戏根本不对等,你有工作,有身份,他就是个无业游民,你在玩火你知道吗?你老公可能能接受绿帽子,但是你公公能吗?女人是掌控不全局的,你太大胆了。

她问,我到底该怎么办?

我说,欠你的钱,不要了,这就是杀父之人,听到他声音就恶心,他不是四处找你吗?你见到就报警,要睡你你就反抗,实在不行给咬掉。

她说,我报警他会直接把我拖走的。

我说,你把他想的太神了,你把警察想的太菜了,其实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他没感受到你的姿态,你的姿态就是不共戴天,他自然不会找你了。

你是什么姿态?

想起来就分手。

空虚的时候就打个电话,问能出来吃饭不?

动不动还来一炮。

你说你像分手的样子吗?

我现在听到女人到我这边倾诉这些,我就想骂,全是神经病,而且比例咋这么高?你既然招惹不起,你为什么招惹?

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女人在寻求安全感的时候,往往喜欢朝下找男人。

喜欢被跪舔。

但是,朝下找的男人有个特点,他不想失去你,这就如同范冰冰要跟我分手,我也吓唬她,我不是真吓唬她,我是怕失去她。

我用这种方式控制了范冰冰。

倾诉完,表同事说,那我心里有数了。

我问,什么时候去做试管婴儿?

她说,9月份。

我问,精子库的?

她说,我老公的。

我问,不是取不了精吗?

她说,可以穿刺。

我问,这期间不是也可以狸猫换太子?

她说,是的,可以找个喜欢的男人怀上,就说试管成功了。

我说,什么事都可以挑战,就是伦理问题不能轻易挑战,女人在这个社会上虽然崛起了,但是依然是弱势群体,一定不要在这些方面做手脚。

她说,我明白。

后来我想了想,他们应该是怎么认识的?

大刘的那个战友跟这个表同事是一个系统的,应该是战友约表同事出来吃饭,然后喊上了大刘,一来二去,这么在一起的。

大刘过去交往的是些什么娘们。

她是什么姿色什么身份。

为什么大刘每次都那么兴奋?嗷嗷的。

因为,他觉得身下的不仅仅是她,还是XX的媳妇,XX的儿媳妇,越想越兴奋,还能借钱给自己的女人。

能放过吗?

他未必会伤害她,内心也未必有恶,但是他明白一点,只有装出恶才能控制她,长期使用她。

所以,哪句话狠说哪句。

女人没有孩子,公婆一家又在自己家之上,自己不能在老公面前获取应有的尊严,自己又实在空虚,自然需要嘘寒问暖,有些时候,明明是遇到了一个让自己恶心的男人,但是就是一瞬间被温暖到了,也就有了第一次。

女人,只要有了第一次,就等于被开了锁。

她什么都明白。

甚至,她知道,当面对面的时候,她对大刘说:跪下。

大刘会立刻跪下。

这些故事,我听烂了,各类版本,上次还有个闹大的,委托我联系小律师要起诉对方诽谤,那个是真的印了传单撒单位里,小律师事后埋怨我:以后不要把这些没脑子的娘们推给我……

多大年龄了,四五十了,还玩人家十八九的游戏。

害不害臊?!

好好赚点钱,比什么都强,为什么全是残废?不找个人疼就不会走路了?

你自己疼自己不行吗?!

标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