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30

发布时间:2020-07-29编辑:admin阅读(56)

上午,我陪孩子在练琴。

电话响了。

我电话一般不响,要么推销,要么快递,平时很少有人给我打电话,家人也很少,他们总怕我在写文章,打扰到我,一般有事都微信或联系我身边人。

我一看,是片区负责人。

那,咱立刻就热情洋溢。

什么事?

说是上面来做文化产业调研的,选个优秀代表,选来选去,选到了我,也说了实话,为什么选我呢,不是因为我做的好,而是觉得我貌似见过市面,能说会道,让人觉得这个县城的文化产业行,老板也懂文化,谈什么都行。

我说,我不行,不行。

他说,什么不行,就你了。

一般遇到类似的“推荐”,我都是拒绝的,骨子里,咱还是觉得自己不够优秀,很自卑,前段时间母校选杰出校友,有人把我推荐上了,工作人员也联系我了,我拒绝了,不是我装,而是我觉得自己不配,修行也不好,人品也不行,若是我哪天觉得自己足够卓越了,不让我当,我也抢。

给我看了看推荐标准。

高考状元、博士、行业精英、机关领导(科级以上)

我算个啥?

没啥突出的。

那我师妹大腚扭的浑圆,在抖音上300多万粉丝,她不是更杰出吗?

若是选上她。

校友们不骂娘?

咱就是个小丑,登不了大雅之堂,你说是学校要建个什么博物馆或图书馆,需要咱出点钱出点力,这个我是很乐意的,我赞助10车沙可以不?赞助几万块钱也可以,这是我的荣幸。

我下一级,有个学弟,他考了复旦,学金融的,我有个球友跟他是同学,我那球友以他为骄傲,动不动就提起他,所以等他回老家时,我们一起吃了个饭。

算是认识了。

研究生毕业后,进了公募。

他谈过一个观点,当时是略刺人,后来想想,是很有道理的。

他说,读书时,是学霸碾压学渣,工作后,是学霸收割学渣。(特指金融行业)

什么意思呢?

股市基本就是由公募主导的,公募群体基本多是学霸,北大、清华、复旦、浙大,这都是基本门槛。

那有没有个例?

肯定有。

例如高中退学,股神。

但是,从群体概率来讲,基本是这么分配的。

学霸,在收割学渣。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的证券账户还没开,所以我听到的是满满的优越感,这几年,我一直在做定投,我不买股票,只买基金,而且以指数基金为主,就是因为老师说的那句话:就凭我们的智商,不配持有任一支股票。

今天,我认同他说的话不?

绝对认同!

我们这边有个企业家,他想让儿子进入基金圈,他花200万买了张门票,这还是有前提的,就是儿子已经进入面试轮了,儿子本身是金融硕士,还是海归,唯一的硬伤就是学校不够硬……

复旦那个学弟,这两年我看他顺眼了,交往也密切了,每年回来,他都到我这边坐坐,他有理论,有智商,但是在人性、资本厚度上,我也有值得他学习的地方,未来,他肯定是多金者,至于能多到什么程度?

那看他的造诣。

当然,若是降服不了内心的魔。

天台,也是选项之一。

这是另外一个课题,与智商无关了,而是与人性、修行有关,甚至说,是骨子里的东西,基因问题。

偶尔,我会跟他做一些探讨。

暂时,我还不会把资金交给他管理,别说是他了,国内大部分基金经理都不值得我信任,因为不确定性太大,我喜欢确定的。

股市本身就是不确定的,哪来的确定性?

指数基金就是确定的。

股市涨,它就涨,股市跌,它就跌,并且曲线完全吻合,这就是确定性,没有黑天鹅,这就是绝对的确定性。

那么,我以它为母本去设计投资方案,就是基本确定的。

我寻找的是不确定性中的确定性。

基本排除了“人”的因素。

为什么老师说凭我们的智商不配持有任一支股票?

第一、有人为操纵的因素。

第二、有智商碾压的因素。

小型的私募基金,也存在类似的问题,大家为什么更喜欢这类基金?

因为业绩漂亮。

动辄一年翻几倍……

你知道吗?

盈亏同源。

什么意思?

就是你怎么样亏的,就是怎么样赚的,同样,你怎么样赚的,也会怎么样亏,例如大家为什么不喜欢指数基金?

日涨1%都是大涨。

起伏太小。

而选股票呢?

动辄就是连续几个板,一个板就是10%,多刺激?

我们圈子里也有职业炒股的,从白炒到黑,还代持了10多个账户,他只做超短线,每天做T,我也分享过我的投资策略,我认为散户赚到钱只有一种可能性。

第一、国运是上升的。

第二、做超长线投资,至少5年起。

这就是确定性。

他不认同。

认为,太慢了。

从他对我不屑一顾,到很认真的请教我,对我的称呼也变了,过去是小董,现在喊董老师,他依然是短线策略,他只是想知道,他对我误判了什么,为什么短短两年时间,你跑那么快?

有些东西,我是绝对自信的。

自信,不是对自己的智商自信,而是对国运、对世界、对时间。

我喜欢跟这些职业选手聊天。

但是,我会依然坚持自己的原则,只是会在某个点上,适当的优化,甚至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大方向,不会变。

不能说,他擅长抓涨停板,我就跟着去抓。

那肯定亏的连裤衩都没了。

复旦那个学弟,是有料的,我认为的料,是逻辑的料,不是说有什么内幕消息之类的,那些给我,我不要,也不信。

应该,找他咨询炒股的越来越多,这个对他也是一种考验。

是选择NO还是YES?

我很亲的圈子,一大群人,集体掉进了一个坑,我可能算是幸存者,因为我不大相信这些内幕之类的,我们有个亲戚,汽车兵退伍的,在上海给人开车,给什么人开车?做文玩的大佬,那几年很流行文交所,其实也是一种虚拟股票,例如搞个邮票或纪念币,在文交所里上架,可以股票式买卖,也可以做实物交割。

大家都跟着他进了。

为什么这么信任他?

他拉大家做投资的时候,据说他已经有2000万的家底了。

我为什么不相信他?

因为,我觉得他连初中都没正经读完,在资本市场就是天生的韭菜,而且是有号召力的,总想发动身边人联合操盘,结果被人家反杀了。

这种,你跟他谈逻辑?

谈不通。

就一点,他有消息,有老大罩着。

跟他交流,没有任何养分,虽然是亲戚,我也不信任他,我站在一个更高的维度,不可能去相信这些,我爹曾经被馋的不要不要的,也想去开户,被我给拦截了,什么东西都比不过身边人赚到了真金白银,中间的确有亲戚赚了不少,例如从5万炒到了40多万,但是没有一个逃过终极命运的,最终肯定是ALLIN。

为什么那么多人的钱都打了水漂?

要么,做了民间借贷。

要么,投资理财。

根源,往往都是亲戚或成功人士把你拉下水了。

你无比信任他,关键是你觉得他比你优秀,比你更有判断力,结果,集体掉进坑里了,在资本市场里,老百姓理财就两个结果:要么理少了,要么理没了。

言归正传。

既然人家要来调研,那咱就要抓紧去准备准备。

孩子练完琴,回家。

我接着去了书店,安排同事把一些接待细节做好,买个果盘,把门口车位放上三角锥,窗户全部打开通通风,洗手间也重点擦拭一遍。

我也特意穿上了裤子。

平时我都是一天到晚穿裤衩。

咱也不知道人家几点来……

原本,下午约了球,那也只能取消,正事重要。

左等,右等。

到了下午5点,也没等到。

草!

被涮了?

我很委婉的联系片区负责人,意思是我这边万事俱备,一直在恭候着,大约什么时候过来?

答复:不过去了。

那我抓紧去球馆。

路上,又接到了电话,让我去参加座谈会,也就是饭局。

我急忙又掉头。

饭局很大,十六七个人,一个大包间,是私宴,就是由个人宴请的,我一看这群人,我就知道下午发生了什么。

没去我那边,去了别的地方。

一是去乡镇看了看,文化建设方面,包括宣传、文化。

二是去企业看了看,例如阅读室、读书会。

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

但是一聊,或多或少彼此都有交集。

在等待主角。

主角来了,甚是面熟,但是也想不起在哪见过,有点小胖,戴个眼镜,短发,很精神,白色格子外套,背个小包。

她看我,也略面熟。

震了一下。

然后我就把目光移开了。

毕竟,咱在这里就是个屌丝,那一瞬间我还在想,我爹也是个屌丝,那我就是屌二代,而在座的呢?人家多是书香门第。

主陪挨着介绍。

介绍到我时,说是董老师主要做小众书,面向全国,在行业里是数一数二的。

这个女的姓左。

我起身,感谢。

觉得眼熟,但是就是没想起在哪见过……

我之前科普过,在山东,越大的酒席,能有发言权的人越少,一般就是主陪、副陪、主宾、副主宾有资格说话,别人只有吃的资格,但是也不是一直吃,而是别人放下筷子你要立刻放下。

所以,我没有发言权,只是敬酒的时候,我一心一意,喝了一杯,一口干了,在这之前我是不喝酒的,就是说整个酒席我就只喝这一杯,我也没说原因,只说身体不适,平时我不会偷奸耍滑的,大家是知道的。

2两酒。

这个地方,也可以理解半个私人会所,厨师是高密的,一绝是韭菜炉包。

但是,需要等。

接近尾声了,又是周末,政策允许喝,主陪就提议,要不,单独穿插一下,轮流敬敬主宾。

轮到我的时候,我倒了一杯茶水过去。

那句很虚伪的话又说出来了:只要感情有,茶水也是酒,我身体不适,不能喝酒……

她把我茶水端过去,给倒进了她的碗里,然后拿瓶子给我倒满了。

咱也不能拒绝了。

我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干了。

她也干了。

这是很给面子的,因为这么多人敬她,她一般都是抿一抿。

这种一对一的敬酒,一般都是离席的,就是可以私人交流几句,别人也听不到,她就很客套的问了一句:您的书店在什么位置?过去参观参观,有微信吗?

我说,有,有,有。

加了。

散席,我叫了代驾,感叹,人在江湖,酒不由己,我这还是个病人,每天去医院换药,若是让医生知道我又喝酒了,会挨骂的。

我想喝吗?

不想。

没办法!

哪怕是毒药,在那种环境下,你也会喝的。

群体催眠。

外地人都嘴硬,会噎我一句:你就不喝,还咋着?

不会咋着。

只是会使整个场面,立刻尴尬起来。

回到家。

我看手机,发现左老师给我发了条信息:又见面了。

我推测,她认错人了。

我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她说,2010年,甘孜,还有印象吗?

我瞬间想起来了。

我说,也太巧了,我看你第一眼,就觉得眼熟,就是想不起在哪见过了。

她问,你还好吧?

我说,还好,老婆孩子热炕头。

她说,没想到你是这里的。

我说,我告诉过你,我是临沂的。

当时我在四川工作,地震后不久,那边搞了个什么创意园,把我们招商招去的,在那边没什么事,就在四川瞎晃荡,把四川转遍了,往北到九寨沟、若尔盖,往南到攀枝花,往西到甘孜,往东到达州。

那时,甘孜旅游还不是很热,整个城市都没有几个像样的酒店,但是有不少青年旅社,其实就是普通的旅社,床位便宜。

那时的我,还是半个网红,自负的不得了,觉得咱咋能去青年旅社呢?

一定要住酒店。

大一点的酒店,基本都是寺院经营的。

我不知道今天还是不是类似的局面,每个酒店核心的一些房间都是寺院装修风格的,做日常接待的。

一进门,你都觉得怪怪的。

既有保安,又有服务员,又有喇嘛,都是工作人员。

我那时开了辆三门的维特拉,就是后面背个书包,上面写着:SUZUKI。

铃木的车。

铃木喜欢造小车,造的非常好,我觉得那车比吉姆尼还好玩,只是配件不好找,性价比低,市场也不怎么认,车是好车,车轻,越野性能一流。

我就住进了那家酒店。

还是蛮贵的,五六百吧,具体多少我也忘记了,房间超级大,里面还有沙发,还分内外间,外面可以会客,里面是床,还有个大浴缸。

这是故事背景。

文艺青年呢,喜欢泡酒吧。

这些酒吧都是汉族人开的,当地有规定,不允许卖酒给当地人,会有喇嘛过去查,所以在里面玩的,全是游客系列。

那时,我也年轻,调皮,晚上去泡吧。

头天晚上,就遇到了左老师一行,有男有女,一听说话就是山东的,我还拿酒过去喝了一会,我也没说我是干什么的,只说我在四川生活。

他们一行有男有女,咱也摸不透人家是什么关系,是来旅游的还是来工作的?

没深入交流。

我去撩拨了一个深圳的。

也上钩。

但是,关键时刻放弃了,因为我看她手上有纹身,不是那种很漂亮的纹身,而是自己刻的,写了一个汉字,不知道是男人的名字还是什么?

我觉得,不是个简单的角,算了。

过了过手瘾,没领回去。

好像是下大雪,反正我们又多停留了一天,当时是计划去与云南搭界的一个寺院玩耍,说是我们有个老乡在那边当住持,他喊我们去的,是这样的,云南、四川那边建了N多寺院,特别是一些位置偏僻的,连人都招不去。

这是后来蝉禅跟我讲的,也不是他杜撰的,而是他跟一位佛教人士走的很近,从那里得知的信息。

又去酒吧玩,又遇到了他们。

我为什么对左老师印象不深?

至少长相不深。

因为,我就没在白天见过她……

最初,也是拼桌玩,后来又来了一群山东人,东营的,胜利油田的,是出差的,能喝,关键是有钱,啤酒一箱一箱的上,他们又拼桌了。

左老师不能喝酒,就坐我桌上了。

我问,你们是来旅游的吗?

她说,是过来工作的。

具体是支教还是别的,我没深问,这也是规矩,彼此不要打听太多。

我问,在这边生活还习惯吧?

她说,还好,就是洗澡不大方便。

我问,你们住青旅?

她说,是的,我们每个月都过来住几天,然后再回山里。

我问,青旅不能洗澡吗?

她说,能,但是一天就供应那么一两个小时的热水,排不上队。

我说,你若需要,可以到我那边去洗。

她问,真的?

我说,真的,我把房卡给你,你洗好再给我就是了。

咱虽然不是什么正派玩意,但是对于这些能牺牲小我来支援建设的人,是怀着敬意的,就是压根我没朝别的方面想,何况她不漂亮,至少当时我的感觉是如此,不出众,穿的也土,与气候、环境都有关系,那里很少有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

那时,也没有所谓的手机QQ之类的。

有,但是手机不支持。

我用的诺基亚E72,当时也是很牛B的手机,概念叫全键盘……

手机信号也时有时没有。

所以,都靠约定。

她还是比较有安全意识的,喊了一个姐妹一起去的,俩人洗了澡,时间也不长,也就是个把小时,酒店离酒吧就两步远。

回来了。

感叹了一句:你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间?

我说,嗯。

她说,太奢侈了吧。

我说,没办法,我单身。(其实我已婚)(地震不是08年吗?)

此时呢,甘孜当地的朋友联系我,说他们要去唱歌,问我去不去?唱歌的地方就在我住的那个酒店三楼,这个酒店既有夜总会也有洗浴中心,我觉得是个把妹子带走的机会,就问她想唱歌不?

她说,想。

我说,喊着你姐妹一起。

她过去问了问,那个姐妹喝的很尽兴,已经进入了纯山东模式,对瓶吹了。

她说,我跟你去吧,一会他们走的时候,电话联系我。

我说,我很安全。

她说,山东人没有坏的。

我那个朋友是我读者,也是内地人,在那边做工程的,喊了一群人去唱歌,这群人都是利益相关的,觉得我是客人,让我先点,我本身领了一个女生,我肯定不能点,他们每人点了一个,看女孩们,完全是大都市的感觉。

没有服务费,就是酒水提成。

那晚要了6千多的啤酒。

唱了一会歌,唱歌期间,我就拉过她的手,她也同意。

大家喝酒尽兴。

我就问她,要不要出去走走?

她同意。

我就把她领回房间了。

然后把她送回了酒吧,分开的时候,她问了一句:你叫什么?

我编了个名。

但是,姓没编。

拉着手,分开的时候,她要求抱抱,女人的眼泪就跟什么似的,说来就来,滴答了不少在我脖子里,问我她是不是坏女人?

我说,不是。

她说,我从来没这样过。

家是滨州的,惠民的,就这些信息,别的嘛,最深的记忆就是脚有点臭,虽然刚洗过澡,但是袜子可能有点味道,也不是很臭。

就这些了。

很快,我就把这些完全忘记了。

再次握手,再见了。

这些年,我参加工作了,对很多东西认识越来越立体了,例如对支教的认识,过去咱总觉得,支教是很神圣的,谁愿意主动去那么艰苦的地方?

实际上,名额是需要抢的。

这是你履历里辉煌的一笔,还能坐坐飞机……

回到现实。

我一回忆,接着我把朋友圈对她屏蔽,然后我建议她改一下备注,我把名字告诉了她,这样她就不会知道“懂懂”这俩字了。

聊了聊家常。

她生活挺好的,两个娃,大的是儿子,小的闺女,闺女才两岁多。

一句过分的话咱都没说。

现代床德有两大标准:要么,守身如玉;要么,守口如瓶。

次日,真的过来参观了一圈。

我就跟哈巴狗一样,挨着一一介绍,这是什么,那是什么,我们的主要模式是什么,我很认真地讲,她很认真地听,事后我安排同事给准备了一箱签名书。

中午,也有饭局。

但是,没喊我,我资格不够。

第二天,她回去了,给我发了一句:很高兴再次认识你,我先回了,有机会来XX小聚。

我说,一路平安。

这一页,翻过。

触景伤情,使我想起了在甘孜认识的另外一个女生,跟我同岁,中国石油大学的,当时她是实习生,是在路上堵车认识的,他们开的是一辆D22工程车,他们一看是山东的牌照,就主动攀谈了几句,其中一个就喊这个小姑娘:你老乡。

她很清秀,一看就不该选石油这个专业。

甚至有些弱不禁风的感觉。

她家是兰山区的,临沂城区的,当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一热选了中国石油大学,可能是考虑是进胜利油田?

聊了半天。

那边堵车,一堵就是几小时起。

后来,给她留了个QQ,跟她讲,若是去成都玩联系我,我有车,可以带你逛逛宽窄巷子。

她比实际年龄看起来要小。

从小没什么压力。

不上愁。

后来,她从成都飞济南,真的联系了我,我带她逛了逛,我一接触,虽然是同龄人,但是完全是两个境界,她单纯的如一张白纸,你有睡她的心都觉得太残忍。

不合适。

就当个小朋友哄着。

后来,听说订婚了、结婚了,嫁的还不错,公婆也都有一定的能力,她也在油田驻地工作,不过她从事的是技术工种,属于比较封闭的一个圈子。

老公呢?

进入了管理岗。

而且,越飞越快,毕竟还有父母在加成。

又是出去参加EMBA培训,又是读什么在职博士,这期间认识了一些姑娘,越对比越觉得自己的女人木讷,人家姑娘一拍屁股马上换个姿势,你这种呢?一拍还回头生气地问:你拍我干什么?

离婚了。

无娃!

离婚后,男人怕影响自己的仕途,包括她也害怕流言蜚语,所以一直都是隐离状态,就是不在一起生活了,但是依然是夫妻相称。

这么一晃,就隐离了5年。

这些我怎么知道的呢?

婚后,她偶尔会找我聊几句,她是不相信男人会出轨的,包括EMBA的女同学给她发信息,她都认为是一场误会。

完全是木讷状态。

有次,我去她所在的城市骑行,见了个面,她还是不见老,顶多有30岁的样子,实际上,我们马上40岁了,而且呢,以小姑娘自居,她是身心都这么认为,包括父母也这么认为,觉得她还是姑娘。

如今,她隐不住了,也想结婚了。

四处找对象。

提了几个标准:

第一、不能比前任差。

第二、研究生以上学历。

第三、年龄不能大于40岁。

第四、身高不能低于1米75。

我回了一句,我说你知道吗?你马上40岁了,你说的这个标准不可能找到,除非你是找情人,当小三,那是可以的。

她问,真的吗?现实真的这么残酷吗?

我说,你应该去相亲市场试试,这样对自己有个更立体的认识。

别人给介绍了一个大学讲师。

43,离异,带个女娃。

她对他各方面都还算比较满意,疼人、做家务、长的也不错,唯一觉得不好的地方是什么?

工作不行。

问我,你觉得一个大学老师,能有啥前途?

我说,当校长!

怎么形容呢?

一个没长大的少妇!

………………………………

标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