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2020-07-31

发布时间:2020-07-30编辑:admin阅读(62)

这几年,女士健身领域里出了一个流派。

专注于翘臀。

最好练得不成比例,又大又圆,类似卡戴珊。

微博上,我关注了一个博主,她就朝这个方向发展,每天都拍屁股,或照片,或视频,有收费的,有免费的。

N多人付费。

很是神奇。

脸不好看,不过貌似大家也不在意。

县城,专注于练翘臀的还是比较少,这么多年,我就遇到一个,她不用练就够大够圆,因为本身很壮,1米68的身高,80公斤的体重。

不是本地人,老家是曲阜的。

老公是青岛的。

她有纹身,从肚皮到大腿,很个性的图案,有点类似火星文。

只能看到局部,看不到全部,不俗,反而很有艺术范。

最初她说自己有160斤,我都不信,虽然感觉她有点胖,但是目测也就是一百三四斤的样子。

可能,结实。

高中时是体育生,投掷出身。

她给我讲了个笑话,也是真事,他们一行去内蒙古骑马,男的骑大马,她们骑小马,她上去把马给压趴了。

在健身房里,我算是她比较好的朋友,虽然咱不正经,但是咱不是那么直接、低俗,她知道我姓董,也跟着别人喊我董老师,偶尔买了水也会分我瓶,相处了接近一年,也没加微信,无论是球友还是骑友还是健身房里认识的,认识归认识,我一般都不加好友,主要是我天天在朋友圈吆喝卖东西,若是让本地朋友看到了,他们觉得我不上档次,跟个微商似的。

除非,他们主动提出,要加我。

我才可能同意,但是也会屏蔽朋友圈。

加微信,是因为她蹭了我的车,她进健身房找过我,那天我正好步行去隔壁烧烤摊跟朋友去吃串去了,没在健身房,她就给留了个纸条,我不知道是她,我一看字写的不错,而且是女性字体,手机号码尾数也非常好,4连号,我就主动加了微信。

一看头像,是她。

她让我修车的时候告诉她多少钱。

修什么修,我贴着车衣,看着有划痕,其实是车衣上的划痕,车漆没变样,没有修的必要。

就这么成了好友。

蛮开朗的女人,也有些开放,没事还发张自拍给我,就是屁股朝后撅着那种,让我看看她练的如何。

有天,她突然赞美了我一句:我观察了这么久,觉得健身房里,你属于为数不多素质很高的……

我说,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奸诈、阴险小人。

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因为她有纹身,又是外地人,所以我无法准确判断她的身份,那么不能乱说话,要小心谨慎,本地人有个什么好处,每个人不仅仅代表着自己,还代表着自己的家族,所以说话办事都要有些分寸,不能轻易做绝,而这些外地的散客呢?

一拍屁股,找不到人了,之前有个东北小伙在这边,跟谁都客客气气的,买单也很积极,大家都夸他是场面人,后来也是收割了一波,但是收割的不多,一个人三千两千的,类似的事健身房属于高发区,我纳闷的是,为什么从来没有来收割我的?他们怕我,觉得我能看穿,所以总是离我远远的。

过了很长时间,她说她先生来了,一起吃个饭吧。

我说,不合适吧,咱俩搞对象,还让你老公当灯泡?

她说,没事。

见了面,老公很胖,小200斤,青岛本地人,做现代农业的,主要是蓝莓系列,做了十多年了,说最早是跟联想一起做的,现在自己做,在莱州、胶州都有基地。

老公给人的感觉很好,有点佛系,就是对什么都笑嘻嘻的,火星文揽着我的肩膀说:老公,看我在健身房泡的男人如何?

老公说,挺好,挺好,有眼光。

夫妻间很信任的感觉……

那我很好奇,你们在本地有业务?

是的。

投资的也是现代农业,最初就是想做纯粹的农业,做区域性水果,地标水果,后来做着做着,就有人提议,本地是个旅游城市,要不要做个田园综合体?集采摘、住宿、餐饮于一体的田园综合体。

觉得,提议不错。

又有政策扶持,例如联合门票之类的。

老公说自己对现代农业比较看好的,中国农业模式是比较落后的,落后的原因就是土地是鸡窝式分布的,你一点,我一点,不能集约化种植,而现代农业需要的是集约化、机械化,甚至飞机化,超低的人力成本。

这些年,他们一直都朝这个方向发展。

为什么先切入水果等高附加值系列种植?

因为,现有的土地承包价格、人力成本决定了,若是集约化种植粮食,铁定赔钱,哪怕麦子帮你免费种好,你只负责收,你卖了麦子都不够租金。

他认为集约化的出路在于。

第一、产权明晰。(最好可传承)

第二、租金低廉。

第三、价格补贴。

为什么粮食价格几十年不涨?

不是国家在打压。

相反,国家一直在补贴,而是国外的种植成本太低,这东西有点类似石油,咱这边的石油开采成本是46美元一桶,而人家不到20美元一桶,加上运费都比自己开发便宜,你说你是选择进口还是自己钻探?

粮食是一回事。

对于旅游农业,老公表现的很谦虚,说自己是门外汉,多学习,以前没接触过,是来投资+学习的,交点学费也没啥,看好的是长线,因为他们的旅游项目是果树类,本身就是长线项目,前几年根本看不见效益。

火星文跟老公介绍:董老师是作家。

我说,不是,不是,你听谁说的。

她说,都知道。

我说,暂时还不是。

吃饭,交流,都不错,感觉老公这个人应该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很随和,仿佛身上没有刺,说等他的项目做起来了,喊董老师去玩耍,现在还不行,一片荒芜,处于整地状态。

所谓的整地,就是把山做成梯田,山东这边的山基本都是石头山,需要用挖掘机一点点的挖,挖出梯面后再去买土,一一填充,再修上石头墙。

成本是非常高的。

因为这顿饭,我跟火星文又近了,感觉是很熟悉了,她跟老公性格很像,仿佛也没有脾气,对什么也比较包容,对于偶尔健身房里的一些流言蜚语,她压根不在意,完全是高纬度对低纬度的忽视,你们爱说啥就说啥。

疫情后,就没再见过。

偶尔刷朋友圈能刷到,她在青岛,翻看她朋友圈才知道,她有一对龙凤胎,应该也有六七岁了,上小学了。

家境应该很不错,我看她拍的孩子爷爷奶奶家,房间内有楼梯。

我私信她,什么时候再来?

她说,过些日子。

我问,项目进展如何?

她说,一般。

一晃,大半年没见,前些日子,在健身房遇到了,瘦了,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感觉比例协调了,我是去淋浴,正好遇到了她,她从泳池刚出来。

我说,你穿比基尼还是挺好看的。

她说,谢谢。

我问,穿比基尼是不是要先刮毛?

她说,你懂个P,现在都是冰点脱毛。

我问,去哪脱?

她说,美容院。

我问,会不会被人看到?

她说,一人一个单间,看不到,你看你腿上这些毛,快去脱了吧。

我说,我还嫌少呢。

换好衣服后,我在休息区等她,想问问她在这边待多久,毕竟咱欠人家一顿饭,我要问问她老公有没有来,若来了,我请他们一家吃饭。

老公没来。

我说,我单独请你吃饭,老公会不会生气?

她说,不会。

我说,看来你有前科。

她说,他对我非常信任,即便我真的在外面做了什么,他也会装不知道的,他真的是一个超级有智慧的男人,我内心很欣赏、崇拜他。

我说,崇拜比爱更持久。

她说,是的。

请她吃了个烧烤,喝了几瓶啤酒,讲了讲他们是怎么认识的,俩人都是山东体育学院的,他是师哥,她是师妹,入学时师哥接师妹,中间谈过,也分过,参加工作后,他突然又找到了她,就这样结婚了。

我问,你有没有想过减肥?

她说,从来没有,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很健康,而且我也很欣赏这种力量型的身材,你别看我老公胖,他一刷脂,瞬间型男,刚毕业的时候还参加过健美赛,这几年喝酒喝的,但是底子在那里。

期间,还发视频给老公,跟老公说跟董老师在一起喝酒,老公热情的打了招呼,真如她所言,出奇的信任、包容。

夫妻俩合作的很好。

我觉得,关键是选对了人,有的人就是这种性格,没有刺,对家人出奇的温柔,出奇的包容,甚至能包容性,另外你别看她吊儿郎当的,一般人很难搞定她,因为她的参考标准太高,而且年轻的时候未必没调皮过。

我问,疫情对项目有影响吗?

她说,不是疫情,是政策前后有变化,过去类似的农业旅游项目,都是以农业项目进行申报,但是呢,按照现在的政策是不合规的,毕竟有地上建筑物,甚至有餐饮,有住宿。

我问,不合规为什么还上?

她说,都是这么上的,只要是对农业、农村、农民有创收,那么就是鼓励的,现在不同的点在什么?环保占主导,耕地红线占主导,那么违规就很难协调,甚至要拆。

我问,必须拆吗?

她说,秦岭有手续的别墅都拆了,何况我们这些没手续的。

我问,若是坚持做最初的现代农业呢?

她说,那是可以的。

我说,等于被人牵了鼻子。

她说,我老公那个人,有些时候太好说话,别人说什么,他就信什么,当时他提出过这个疑意,就是万一建到一半,突然说不合规了,要拆怎么办?人家给答复的很好,就是既然把你们招商招来了,一定会保护好,该给办的手续都给办,但是现在钱投了,项目启动了,又不行了,农业可以继续搞,但是那些基建全打了水漂。

我问,要扔多少?

她说,至少1000万吧?

我说,家底厚。

她说,一点都不厚,就是普通家庭,已经伤筋动骨了,还有一些是贷款。

我问,他没抱怨?

她说,他很少抱怨,只是开会的时候,提到了一点,以后做跨区域投资,一定要选大一点的城市,例如济南、淄博、潍坊,这些招商体系比较成熟的地区。

我问,青岛那边是不是要好很多?

她说,青岛是整个山东最现代最规范的,人家承诺什么就写什么,挨着一项一项的给落实,先确定再承诺,你看山东做的比较好的大区域的农业项目,要么在青岛,要么在潍坊,潍坊以寿光为主,济南这几年也可以,特别是草莓、苹果。

听她的说法,目前正在止损,止损的方式是转让,计划把项目整体转让给本地的企业,可能是本地的这家企业有能力合法化或其它。

转让价也很低,若是转让顺利,不至于亏1000万,但是大几百万肯定是扔了,这个也是无奈之举,只能用三个字来解释:摊上了。

我问火星文:你心里难受不?

她说,肯定难受,我老公他也难受,但是他那个人不表现出来,他跟我公公说了,我公公也安慰他,走错了就走错了,你还年轻,没啥。

我说,这样的家长太少见了。

她说,他们一家都是这样的性格,再大的事,都很乐观,对孩子总是鼓励,我原先脾气是很暴的,从嫁到他们家,也被传染了,现在也成了慢性子,我跟老公讲,没事,你就是要饭,我也跟着你,不要有压力。

我说,我读大学时,认识了山体一个小妹妹,她当时才19岁,算周岁的话也就是18,应该是没念高中,从体校里直接考上的,按照年龄的话,肯定是你师姐,是练标枪的,老家也是你们济宁的,泗水的,在我的印象里,体育生里练投掷的貌似都很胖,她跟普通女孩没啥区别,一点都不胖,唯一的感觉就是浑身都是劲,那胸跟石头似的,捏都捏不动。

她说,打架的话,你打不过她。

我说,就是,我真打不过,她跟我讲,她跟前男友有矛盾从来不吵架,直接动手,是真打。

她说,我上学的时候,也是,我读大学的时候,有个练足球的师弟还让我一巴掌把鼻梁给扇断了。

我说,太彪悍了。

她说,所以,我老公都说,我变了个人。

那天,我们聊了一些很敏感的话题,例如关门打狗,还有就是立场问题,例如有人做招商,是真的站在企业的立场去思考问题,怎么做可以更好的为你们服务,能为你们创造更高的价值,而有的人呢?不管你的死活,先把你忽悠过来再说,他并不在意你的2000万打了水漂,他只在意你投了这2000万他可以拿到20万的佣金……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也跟这个群体打过交道,甚至多次被宴请过,起因就是我入股的一家细菌絮凝剂公司上了CCTV的创业汇,而且是高科技项目。

就一直想以高科技企业以及人才招到山东来。

这个团队目前在昆山。

我是怎么入股的?

这个项目的发起人是大学里的上下铺,其中一个是我读者,而且关系很好,项目在实验室状态时就问过我,我说那我肯定愿意入股。

我刚翻了一下前段时间给我发的信息:董哥,克雷伯氏的微生物絮凝剂项目,本周五晚央视首播,到时候可以关注下。

若是能给出很好的创业政策,例如划拨土地,资金扶持,税务扶持,那来山东落地没啥不可以,毕竟最终产品就是类似酵母,属于生物科技,一种菌群,在哪投产都可以。

就在洽谈期,我特意去拜访了一下老师。

老师引用了我经常说的一句话:天上不会掉馅饼的,掉馅饼不会砸我头上的。

老师的观点是,对于任何承诺,听听就可以,不要过于当真,投资不过山海关都是拿钱砸出来的经验,把山海关换成除了江浙两省外的任一省的县城,都是合适的。

投资,不进县城。

什么产业可以进县城做投资?

第一、高污染的,大城市不允许的,例如化工类项目。

第二、能做区域辐射的,例如商混、水泥、啤酒。

第三、劳动密集类的,例如棉纺、电子组装、轮胎生产。

所以,老师的观点是什么?

不是不能落户县城,倘若你这个项目,在江苏无法落户,在浙江无法落户,但是本地可以落户,那是可以的。

但是,你不要把希望寄托在政策倾斜上。

而是另外一种计算方式,就是土地是我自己买的,厂房是我自己盖的,税是阳光缴纳的,在此基础之上,我依然有利润,那么就值得干。

若是期待某些特惠政策。

可能性不大。

这几天,我出门了,孙姐突然给我打电话,在我的记忆里,貌似这是她第一次给我打电话,我们怎么认识的呢?

她是卖房子的。

在白色大G的公司里上班。

有次烧烤,白色大G带着孙姐一起去的,觉得她能照顾人,又会烧烤,就是那次加的微信,当时加微信的时候,她说她读过我的文章,还说了一个朋友,那个朋友在我那边买过书,她们是闺蜜。

孙姐很着急,问我能否给联系小律师,说她知道规矩,给钱。

我问,是你的事还是别人的事?

她说,我的。

我问,民事还是刑事?

她说,刑事。

我说,小律师不一定擅长。

她说,我就是咨询咨询。

我说,那你咨询我吧。

她说,涉及的几个人你都认识,你要给我保密。

我说,放心。

她说,XX公司有个尾盘,就是他们的售楼处以及物业配套,这个尾盘我们公司一直在谈,但是一直没签合同,还处于中立状态,就是谁都可以卖,结果呢?让我给卖了,恰好我之前有个客户找我打听哪有合适做银行分公司的商品房,一推荐就看中了,成交价是2100万,他们公司本身有自己的售楼处,也有自己的销售人员,关于这个尾盘有个内部价,2000万,就是谁卖了,给谁100万的佣金,也可以作为销售人员的谈判砝码,反正公司要2000万就可以。

我问,你拿了这100万的佣金。

她说,对,我联系了他们的销售经理,然后找了一个员工,以他的渠道来登记的,就说是他的客户,然后这个100万我们三人分了。

我问,你拿了多少?

她说,我拿了70万,经理拿了20万,那个员工拿了10万。

我问,现在人家追缴这100万?

她说,不是,是我们公司无意知道了这个事,要求我们上缴这100万。

我问,理由是什么?

她说,我是他们公司的人,而且这个客户之前是我们公司的客户,但是这次他是单独联系的我,并不是去我们公司联系的我。

我问,是打的你手机,还是?

她说,打的公司电话,但是点名找的我,委托我帮着找。

我问,对方公司怎么看这100万?

她说,他们不追究。

我问,你们公司认为这是什么行为?

她说,诈骗。

我问,你若是现在辞职呢?

她说,就怕辞职了,还问我要钱。

我问,XX(白色大G)怎么说?

她说,事情刚被捅出来的时候,我跟他说过,他说让我拿大头,给公司分点就可以,但是事情闹出来后,别的股东不同意,要求必须把这100万打入公司,并且是私人账户。

我问,另外两个人同意退吗?

她说,已经退了。

我问,为什么这么听话?

她说,公司直接带律师去找的他们,给了两个选择,要么退钱,要么,报案抓人。

我问,你怎么答复的?

她说,我说没钱,公司让我月底前。

我问,你有没有咨询律师?

她说,我在网上咨询了四个,都是付费咨询的,都说不是诈骗。

我问,这里面有个关键点,就是客户是信任你个人还是信任你们公司?

她说,之前从我们公司买过房子,但是这次是单独联系的我,不是找的公司。

我问,你是不想退?

她说,是的。

我转述给了小律师。

我的意思是接不接这个咨询?

小律师答复:不接。

我问,这个钱必须退吗?

她说,必须退,因为这不是一个法律问题,而是一个规矩问题,哪怕你能打赢官司,这个钱他们也会拿走的,这属于跳单,若是客户真的找的是她个人而不是公司,那么她根本不需要这么复杂,让客户给公司说明一下就可以了,客户只要跟公司讲,我是委托她个人帮我的。

地产行业,最忌讳的就是跳单。

特别是跳自己公司的。

这个比法律问题更严重,是道义问题,人品问题。

我问,会是刑事犯罪吗?

她说,按照描述,不是,怕的是客户跟公司签过看房合同,那么可以从多个方面去钳制她。

我问,你的建议是?

她说,退,但是要求给自己留条底裤,例如100万,留30万,三个经办人每人10万,公司拿走70万。

我说,我转达。

转达后,孙姐不同意,理由是她刚去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认为这个是你的合法所得,不用管,直接辞职就好。

我给白色大G打了个电话,以问他买没买LX570为由,无意聊到了这个尾盘,我想听听他怎么说。

白色大G讲了另外一个版本。

这个客户是A的,A跟孙姐是同事,是被谁给举报了?就是A,A是事后N个月才知道这么回事,听说房子卖了,买家竟然是自己的客户,她顺藤摸瓜,摸到了,那她能愿意吗?

肯定要个说法。

既然如此,我也别插手了,也别多嘴了。

我问白色大G,这个是诈骗吗?

白色大G说,孙姐说钱已经花了,公司要求她写70万的欠条,她都写了,她心里没鬼,她傻啊?写了条才没抓她,否则早抓去了。

我说,你劝劝她。

他说,关键时刻,她连我都卖,我给她出过主意,后来她拿着我给出的那个方案跟公司谈,还说是我给出的。

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应该是这样的,公司知道的那一瞬间,立刻求饶。

可是,总有侥幸心理。

小律师说的对,这不是一个法律问题,而是一个道义问题,又在小地方,即便法律可以判你无罪,一群人也能脚踩脖子把钱给拿走的。

不如坐下协商。

我错了。

我问了孙姐一句:老公什么意见?

她说,他不知道。

女人跟一群男人博弈时,很容易高估自己的智商和智囊团。

我思考了两点:

第一、卖房子真赚钱。

第二、吃进嘴里,没人想吐。

标签

上一篇:2020-07-30

下一篇:懂懂日记-2020-08-0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