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2020-08-02

发布时间:2020-08-02编辑:admin阅读(51)

晚上,夜宿青海湖旁边的牧民家。

类似农家乐。

吃喝玩乐一条龙。

住蒙古包,六人一房间。

可以纯男人,可以纯女人,可以自由搭配。

我们车队还是比较显眼的,都是猛禽,而且都是2019款,摆在一起,甚是惊艳,无论是服务区还是加油站,总有人拍视频。

我是最后一辆车。

我准备停车,一个胖嘟嘟的男人朝我挥手。

刘威说,不会吧,遇到读者了?

我说,推销东西的吧。

我也没回应,停好车,背上包就进蒙古包了。

等我回来拿行李,我发现他还在那,而且还有好几个人,也是整理行李,应该也是刚入住,我一看车牌,鲁B。

我急忙打招呼:青岛的?

是,是,是。

我觉得可不好意思了,刚才人家觉得遇到老乡了,而我却没看人家一眼。

咱一热情,他们也热情。

简单聊了几句。

你们去哪?

他们去野牛沟。

问我们去哪?

我说,具体我也不知道,反正是无人区,我们是来穿越的。

他们是两辆霸道,一白一绿。

其中有个女人,个头特别高,应该比我还高,在啃一个玉米,还拿手机在录视频,我还调侃了一句:别忘记了发抖音,让我火一把。

她做了一个OK的手势。

晚饭是由牧民提供的藏餐,什么酥油茶、糌粑之类的,有些人可能喜欢,会去尝鲜,而我们车队呢?则都是带的煎饼,我们七辆车五个冰箱,里面塞满了煎饼,去年走丙察察,我们的煎饼在抖音上太火了,我们人在西藏,亲戚朋友要么发信息要么打电话……

这么说吧,临沂玩越野的,没听说过我们车队的,不多。

至少都刷到过,而且不止一次,我们车队叫琅琊大队,后来很多人叫我们煎饼大队,据说临沂人出门,若是不带煎饼没有灵魂,实事求是的讲,日常生活中,我基本不吃煎饼。

我粉丝1万1,都算我们几个里最少的,他们不仅仅有男粉丝,还有女粉丝,一聊这个话题,我就流口水。

多是同城粉。

晚饭,我们又把我们的煎饼拿出来了。

煎饼、咸菜、牛肉渣、香椿芽……

不仅仅咱自己吃,还要分享给青岛的老乡,也招呼他们,他们里面还有傻子,40多的人问了一句:这是纸吗?

应该是的确没见过。

我读大学时,我即墨的舍友就没见过煎饼。

不是所有山东人都吃煎饼!准确的讲,就是泰安、枣庄、临沂、日照这四个区域,属于鲁东南地区,另外还有一个区域吃煎饼却很少有人知道,就是苏北也吃煎饼,例如徐州、连云港。

然后,我们并了桌,喝酒的一桌,不喝酒的一桌,这次出门,我坚持一个原则,不喝酒,当然也坚持不住,他们会把酒倒好端我面前,我若说不喝酒,然后就一起问:你再给我装?

我也就只好同流合污了。

但是,人多的时候,我说不喝,人家也不知道咱是真不会喝还是假不会喝,就不会谦让。

我偷偷的坐到了不喝酒的桌。

他们也没管……

胖嘟嘟搬了一箱啤酒,1903,说是从青岛拉来的,让大家尝尝,胖嘟嘟是那辆绿色霸道的车主。

从胖嘟嘟的肚子以及链子来看。

他是包工头系列。

反正没啥文化。

有个娃,十二三岁,他儿子,也是胖嘟嘟的,说是已经150斤了,肚子比他爸的还大,超级能吃,那烤羊肉,直接往嘴里噎。

大高个女人,坐我们桌,不喝酒系列。

大高个女人身边有个小高个女孩,也就是八九岁的样子,女孩喊她妈,大高个同时照顾着小高个与小胖嘟嘟,那么我推测,他们是一家四口。

从一些细节可以看出,大高个素质很高,给大家洗刷碗筷,餐巾纸每人发几张,汤上来了,每人给盛一点,对小孩子特别温柔,有藏民过来推销酸奶,她也帮每人买一份,自己掏钱。

包括谈吐。

应该是见过世面的。

席间,我们无意聊起了抖音。

坐我隔壁的车友,他也不喝酒,他说自己有10万粉丝。

大高个很是惊讶:真的吗?

车友拿给她看。

她说,那我要拍个照,太牛B了。

隔壁车友说,董老师粉丝更多。

大高个问:董老师,您有多少?

我说,1万1。

她说,那我明天再拍您的,我发给我闺蜜看看,她有1千粉丝,就嘚瑟的不得了。

吃过晚饭。

大家去篝火。

就是载歌载舞,来自全国各地的,住在这个农家乐的游客,交个朋友,至于交到什么程度,在于各自的本事。

我没去,在整理文章。

没一会,她带着孩子回来了,貌似是孩子的裤子碰到烧柴火的锅了,把裤子烙了个大洞,她一边责怪一边给找衣服。

看我在弄文章。

她问,您在写游记?

我说,是的。

她问,是更新在马蜂窝吗?

我说,不是,我自己写着玩的。

换好衣服,又走了。

晚上他们热闹到深夜,当然时差问题,本身天黑的晚,我原本想早点休息,一躺下,闻到枕头想吐,一股汗臭+牛粪味。

我跟队长请了个假,我去黑马河镇找个宾馆住。

我不能住帐篷!

队长同意。

队长是怎么理解的?

他觉得懂懂各地都有读者,肯定去约会去了,所以特意叮嘱,注意安全,有事电话,让我到了给他发个位置。

我说,行。

次日,一大早我就去帐篷找他们。

多数都还没起床。

看来玩到了很晚,那天不仅仅有青岛的,还有深圳的,其中深圳的是散拼,就是一群人在论坛约着的,这种每个人都是独立的,只要用点心思,都可以有故事,甚至可以这么说,很多人为什么跑到这里来?就是因为失恋了。

大高个跟小高个已经起床了。

要去湖边拍照,正好遇到了我。

问我,去不去?

去的话开车拉着她们。

行!

在车上,她问,你是不是叫懂懂?

我说,不是。

我的直觉是昨晚她肯定又跟我们车友谈起粉丝的事,他们可能会说,要说粉丝多,还是懂懂多。

她问,那谁叫懂懂?

我说,我不知道。

她说,我发了抖音后,有两个人评论,是不是跟懂懂一起?

我说,我不知道,可能是做导游的吧。

这个现象,在我们车友的视频里更明显,你看看下面,点赞最多的往往是与懂懂有关的,这个也是很有意思的,例如有人评论,那个穿橘色外套的是懂懂吧?

大家可以去翻翻,验证一下。

给她拍了,给她女儿拍了,又给她们拍了合影,我是用相机拍的,让她给我留个邮箱,回去我发给她。

她说,直接加微信就是了。

我说,我媳妇管的严,不让我加女的。

她说,那正好,我性别写的男。

很巧,没信号。

没加成。

我问,儿子咋没起床?

她愣了一下。

我说,昨天那个不是你儿子吗?

她说,不是。

我问,那不是你老公?

她说,不是。

我问,你朋友?

她说,爬山群上认识的。

我问,出发前见过吗?

她说,以前就认识,爬过很多次山。

中午,我们计划去原子城,我们有个车友有个战友在那里,要设宴款待,这个地方离青海湖也很近,只是我们住在青海湖的南边,他们是在青海湖的东边,也不远,应该也就是大几十公里。

告辞了。

可能是因为早餐时,他们有喊我懂懂的。

让大高个听到了。

但是,她什么也没说,依然是装陌生人,期间去帮大家弄早餐的时候,我看她去用老板的纸和笔写了个东西。

分鸡蛋的时候,给了我,小声的说了一句,把照片发我微信。

早餐后,我们就走了。

走了我发现是个手机号码,留了一个姓,纪,人长的不错,字写的一般。

走了后,我对她还是有一丝怜惜的,因为只要胖嘟嘟是个正常男人,那么这么一路下来,他们俩肯定会睡在一起。

无论过去是不是熟悉,都不重要。

而是,他是她唯一的依赖和信任。

从她独自带孩子并且跟着男人出行这一点,我能判断出,她肯定离异,否则老公是不会同意的,而且两个孩子就是烟雾弹。

只是咱不知道她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是懂规则的还是懵懵懂懂的。

也可能单纯的就想去趟西藏,看有人要自驾,她结伴而行。

完全有可能!

旅行,特别是出了繁华都市。

人就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环境,就是你周围不再熟悉,不再有亲人,不再有熟人,只有身边这几个伙伴,是你最亲密无间的。

加油期间,我顺手加了她微信,一看性别,果然是男!

她回了一句:我们在黑马河镇了,车子需要补个胎,你方便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

待重新上路后,我给她打了个电话。

她问,你们是往回走吗?

我说,不是,我们是回一下下,去青海湖东边一个小城吃个饭,然后继续向西。

她问,你们去西藏吗?

我说,不去。

她问,你车能坐下人吗?

我说,能是能,但是我们车队有个原则,不带女的,否则一拍照出去,以后不管谁家媳妇,都不让男人出去玩了。

她说,我想回去了。

我问,怎么了?

她说,一句两句说不清楚,感觉这个人素质比较差。

我问,对你动手动脚了?

她说,前几天试探过,我没接茬。

我问,你为什么信任我?

她说,职业的敏感。

我问,你是做什么的?

她说,抓坏人的。

我说,警察。

她说,不是,但是差不多。

我问,那你还害怕?

她说,我不怕。

我说,你是怕他不欺负你。

她说,跟你说正事呢,被你气笑了。

我问,素质怎么差了?

她说,说话总是带脏字,还有就是旅行理念也不同,我还是希望吃的舒服点,住的舒服点,他不,只想刷路线,拣便宜的酒店住。

我问,他之前去过西藏吗?

她说,也没有。

我问,你是不是单身?

她说,不是,为什么都问这个问题?我老公任务紧,原本说这个暑假回来陪孩子,现在又回不来了。

我说,军婚。

她说,别问太多。

我说,明白。

她问,你们什么时候回去?

我说,20天。

她说,那不行。

我说,实在不行,你从西宁飞回去。

她说,那也不行,等于没带孩子逛逛,我答应孩子了。

我说,回山东再联系。

她说,那好吧,你玩好。

等我到了原子城,我看了看微信,她发了一箩筐信息,我知道她是怎么知道我的了,她那个闺蜜是做按摩椅的,就是投币按摩椅,她闺蜜代理的这个品牌是一个叫放牛哥的做的,放牛哥不知道是给他们培训的时候还是写文章的时候,提到了懂懂,是这么顺藤摸瓜,信任加持。

说他们在黑马河镇产生了分歧,不是她跟胖嘟嘟,而是白色霸道不想同行了,白色霸道的意思是车上有老人,太赶了,想在青海湖休息一下再走。

大高个想跟着白色霸道,但是白色霸道只有一个座位了。

他们决定休整半天,讨论讨论。

大高个让我发位置给她。

她要利用空闲时间来找我,理由是拍个合影发给她闺蜜。

我说,我死丑。

她说,没事,我见过。

她要来找我,我肯定觉得不合适,关键是她不知道几十公里是什么概念,总觉得一天能赶上千公里,几十公里不过一加油门而已,而且她很固执,我不同意还不行,我说那你在原地,我过去找你吧,毕竟我开车方便一些,你还要找车,太麻烦。

闺女没上车。

她自己上车了,我把车开到门口,停下了。

聊了一会天。

女人倾诉起来,也挺有意思的,连结账的时候,胖嘟嘟背后骂老板一句:MLGB,她都给记在头上了……

我说,平时爬山以及聚会,都不如到西藏更考验人,我们当地有三个老铁,还是磕头结拜的,三人开了一辆车去西藏,其中一个嫌开车太累,到了拉萨就自己飞回来了,等另外两个回来后,跟他绝交了,类似的故事我能给你讲一箩筐,法院一个小姐姐,跟男朋友领了证,俩人坐火车到西藏,到了拉萨就飞回来了,迫不及待的离婚了。

她说,真的,从来没见过这么没素质的人,路上开着车,看人家小姑娘就评论胸大胸小,一点都不避讳,他家是儿子无所谓,我家闺女还小。

我说,你可以选择去坐火车。

她说,现在还没跟他摊牌,摊牌了钱应该也不会退给我了。

我问,你给了多少钱?

她说,吃饭住宿我们都是临时AA,坐他车,我给买了一张5千元的加油卡。

我说,这个退不了。

她说,是呢!

我觉得她把我当救命稻草了,现在她跟谁都不熟,可能跟我这个有一面之缘的人反而熟悉一点,另外闺蜜又把我鼓吹了一番,她觉得懂懂很值得信赖。

其实,你想多了。

可能,他没欺负你,让我欺负了。

她真正纠结的点是什么?

不好意思提出来。

总觉得提出不再同行就意味着否定了一个人的人品。

我跟她讲,你这样,若是白色霸道决定独行了,你也顺便提出,你家里有事,不准备去西藏了,若是白色霸道还一起,你就继续一起,但是要保护好自己,当然若是你想,也可以主动爬过去。

她说,我才不呢,口臭得要命,我坐后排都能闻到。

我说,你从这里搭车去西宁,然后考虑飞机或者火车去拉萨。

她说,行。

车友找我,问我在哪,要准备开饭了。

我就准备告辞。

她让我等一下,去他们车上拿了一包鱿鱼丝,让我路上吃的。

我问,是抱抱还是握手?

她说,董老师,我可是很尊重你的呦,你可别刷新在我心目中的形象。

握了握手,走了!

我们在吃饭期间,她给我发了信息,意思是白色霸道不准备同行了,她也提出了,准备回青岛有点事。

我问,接下来你怎么办?

她说,我联系了一个旅行社,正好有团发格尔木,让我在黑马河镇等他们,我从格尔木再坐火车去拉萨。

我说,可以。

她说,谢谢你。

我说,不用客气。

吃过午饭,我们要朝天峻方向出发。

她频繁的给我发信息,问我困不困,有没有替班的?

我说,我开车,不能及时回复信息,你若是不嫌断断续续,可以给我打电话,但是要做好心理准备,听不到声音了就重新拨。

她问,打电话会不会影响你?

我说,不会,车载电话,路上基本没车。(也是会分散注意力,影响行车安全啊。)

她打了过来。

她的理由是这个时间在老家是午休时间,正好是犯困的时间,怕我睡着了。

真好!

问我会不会露营?有没有那种防水的靴子?问我穿多大的码。

她说,这么巧,我也穿42的,这几年我发了好几双靴子,有新的没穿过,我送你双,超级保暖,质量也很好,有同事冬天去漠河穿过,说是很暖和。

我说,可别,我又没送过你鱿鱼丝。

她说,回头你把收货地址给我。

我说,不行,我媳妇查的紧。

她说,你就说在网上买的。

我问,不分男女款吗?

她说,基本不分。

我问,出发前,你有没有考虑过孤男寡女的问题?

她说,没有,因为当时说是有十四五个人,四五辆车,我没想过会是跟他全程一辆车,若是早知如此,我肯定不会的,而且人家为什么不愿意跟我们一道了?越看越觉得像灯泡。

我说,你这不什么都明白啊。

她说,你以为我是傻子啊?!

后来,越聊越多,聊她大学学的什么专业,她还是山大毕业的,不过是威海学院,我不了解威海学院跟山大的关系,是不是北大青鸟和北大的关系?

学韩语的,还去韩国做过交换生。

为什么进了现在的单位?

她妈在那上班,她妈今年正好60岁,刚退休。

我说,以你妈为偶像。

她说,不,是她干涉了我的人生,我一直都不觉得她是成功的,家庭经营的一塌糊涂,把工作上的作风全带回了家,吃个饭就跟开会似的,我从来没见他们夫妻俩跟人家似的,有说有笑甚至一起买个菜,永远都仿佛是俩同事。

电话,真的是断断续续。

有时断了线,就半小时打不通,没信号的区域。

这期间,她先是在黑马河,又带孩子去了鸟岛,又回到黑马河等旅行社的车,几乎是从下午2点打到了5点。

车台里总是喊我,以为我睡着了,咋一下午不说话了?

期间,聊到了一个话题,就是拿与不拿。

因为岗位的缘故。

他们会有一些别样的收入。

从上到下都有。

而且是历史规矩,从来没人说不要之类的。

但是,她总觉得,不该拿。

但是,不拿呢?

又让人觉得你装清纯,或者说,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要跟大家作对?

她问我,怎么处理这个关系?

我说,从概率来讲,单纯的拿,特别是作为小喽啰,吃点拿点,都出不了事,最折磨的可能是自我价值观冲突。

她说,对。

我说,当年有个人被类似的事折磨得痛不欲生,后来有人点醒了他,做人与做事,可以分开,两条线,咱作为正常人觉得这不是扯淡吗?你杀了人你说我是职业杀手,内心有爱,但是杀人是我工作,扯淡的逻辑,但是对于他而言,就是瞬间打通了任督二脉,释然了。

她问,你工作中有没有遇到类似的事?

我说,我是临时工,没有资格,我以医院为例,医院里,医生拿回扣是潜规则,人人都知道,为什么都出不了事?因为形成了严谨而稳定的利益链条,主任多拿点,然后按照比例,人人有份,什么时候主任会出事?一是摊上了,例如被牵连了,被举报了。二是到了该退的年龄不退。三是该分的不分。

她问,都如此吗?

我说,大医院是如此,小医院恰好相反,我特意问过小医院的主任,他跟我是这么讲的,你若是不分,他们也不知道这个钱,特别是偏门科室,油水少的时候,那么什么事都没有,你若是分了,他们虽然拿了,但是依然想举报你,虽然举报后,连自己拿的也会回吐,但是他不在意,就是看不得你发了意外之财。

她问,你的人生有没有过类似的纠结?

我说,与钱有关的,没有,生活体验肯定有,例如有年去阿拉善,大堵车,所有车辆没有走应急车道的,我们县城的车队就在电台里提议,走应急车道,你可以仔细看看,山东司机是有走应急车道的习惯的,特别是京沪高速、济青北线,根源是车流量大、而高速路窄,一堵车都是先堵应急车道,所以出省后,也有这个潜意识。

人家排了七八公里的队伍。

大家就这么浩浩荡荡的走了应急车道。

那你说,我作为其中一员,我是跟是不跟?

我不跟,等于我公开跟队长叫板。

我跟呢?

我内心很难受!

其实,我还真不是说心疼罚款那点钱,而是觉得违背了我的原则,我在车台里提议咱能否等等?

队长的车已经走出去了,你还等?

说一马平川,直接上120了。

不能等了。

我们也陆续走了。

跟你这个事不是如出一辙吗?

你若是想继续在这个队伍里,哪怕你知道是犯错,你也要与大家保持步伐一致,自己难过不要紧。

自己去消化。

类似的事,我还遇到过一次。

是从沙漠出来,队长提议从沙漠边缘的草地直接压过去,我说那是牧民家的,不能走。

他说有路。

我说,有路也不能走,牧民道就是标准的陷阱。

非走。

倒是没让牧民抓着。

而是牧民在沙漠与草地中间设置了那种钢丝网,上面全是锯齿和钢钉,当时没发现,出去充气的时候,一充才发现,我一个轮胎扎了正面,一个扎了侧面,扎了侧面的那个轮胎后来直接换掉了,花了2300块钱。

难受不?

也难受。

咱明明知道这是必然结果,但是也要硬着头皮跟。

要说有素质的车队。

还是粤B系列,不得不服气,低调、守规矩,限速多少就跑多少,哪怕限速30,人家也很的按照30去跑,在车台里打招呼,都是礼貌用语,抄收、OVER也是很规范的,遇到一次我就感叹一次。

主要是什么呢?

玩越野的基本都是油腻大叔,而深圳玩越野的呢?

多是30岁左右的青年。

受过高等教育的、多金的。

越野大队出门,基本都使用统一频率,所以车队相遇总是能通联,但是也有很尴尬的时候,昨天就遇到了一个车队,长城H9车队,我们是对向行驶。

他们在车台里讨论去上海找小姐。

描述的很详细,说是遇到了一个喷泉……

让我们把他们一顿讽刺,我们车上有老人,有姑娘,有嫂子,有弟妹,有孩子,你们竟然在公共频道聊这些。

关键是啥?

那男的声音跟我很像。

所以,最初大家不知道是串台了,以为是我。

我?

我出生在黄土高坡。

到处都是飞沙走石,哪见过什么喷泉?!

标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