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2020.8.24

发布时间:2020-08-24编辑:admin阅读(48)

表姨夫住院了。

虽然是表的,但是跟我们家感情很好。

据说,在生我之前,我们家有大片的果园,忙不过来,表姨一家就常来帮忙。

这些年,也有来往。

表姨夫三个闺女,没儿子,闺女们都出嫁了,大闺女没读书,就近嫁了,二闺女在县城,在体制内,并且老公很有能耐,属于富裕家庭,小闺女在济南,开了家牙科诊所,没儿子是最大的遗憾,前几年,弄了一个,说是从福利院领养的,应该是买的,也不是人贩子的,就是有人无意怀了二胎,不想养了,觉得太累,就私下卖掉,以买家的名义住院和生产,可以顺利落户,天衣无缝,不同学历不同长相,价格不同,农村的也就是五六万块钱,城里的十万出头。

我怎么知道的?

我骑友,妇产科的,类似的故事,她能讲一箩筐。

去年有个双胞胎,产妇只想要一个,若是闺女要8万,若是儿子要10万,我骑友还专门找到我,问我要不要养个?说是孕妇长的也怪好,可能还读过大学。

我看了看照片,觉得她太矮,没要。

主要是我问我爹,我爹训了我一顿:你自己不会生啊?!

那个娃,后来也让人买走了。

越是贫穷的地方,人的动物性越明显,对待小孩的态度越差,就当小狗小猫养着,我不是写过嘛,我上初中时,那时晚上跑校,经常在百货大楼前面遇到箱子,里面装着小孩,就是父母不想要了,有计划生育的因素,有生病的因素。

大部分婴儿买卖的参与者,都是亲生父母。

注意,是大部分!

我表姨夫这个娃最初让叫爸爸,后来都说不合适,他又让改口了,叫爷爷奶奶,就假装自己有过儿子,自己又有了孙子。

这个娃现在读小学了。

为什么突然住院了呢?

村里搞光明工程,也就是路灯,按照距离应该装在我表姨夫家的门口,结果有家很强势,非要求装他家门口,最初只是吵了几句,结果这个邻居就说了一句最刺激他的话:我死了有人上坟,你死了没人上坟,弄个野种充孙子。

那表姨夫能受得了嘛?

扛着铁锨就上了。

结果没打过人家,让人家把头给开了瓢……

住了院。

我爹我娘去看,人家不让进,疫情期间一床一陪护,我爹我娘觉得自己住在城里,又在医院旁边,若是不去看看,实在说不过去,他们就想到了我,我每天自由出入,因为我刚做过痔疮手术,每天去换药,最初几天还需要出示病历,后来都是直接免检放行,面熟了。

我知道这里面的BUG。

其实很简单,有个侧门是手术车通道,一般由医生推着刚下手术台的患者。

你戴个口罩,假装家属,跟着就行了。

整个管制是有很多BUG的,例如只有工作时间是有管制的,这些医生下了班,又畅通无阻了,当然咱也理解,主要是管探视群体。

我跟我爹我娘说,你们别去了,我代表你们就是了。

不愿意,说这个事代表不了。

利用换药时间,我去看了看,状态良好,头皮外伤+脑震荡,不严重,只是觉得表姨夫很憋屈,一辈子没打过架,第一次出手就让人开了瓢……

我给留了1000块钱。

说什么也不要。

二表妹在陪护,来回夺了N个回合。

我说,我爹我娘非要来,来了好几次,人家不让进,他们的一点心意,必须留下。

二表妹不再争。

我坐了一会,帮着打了壶水,就走了。

二表妹送我下楼。

我问,头没事吧?

她说,没事,拍了三次片,原先有点淤血,现在没了。

我问,那人抓了吗?

她说,抓了,论起来,还是我一个叔,家里人都说情,让先把人放了,别的都好商量,前几天我去派出所给写的谅解书,不追究了,应该马上就放人了。

我问,赔钱吗?

她说,协商的赔2万块钱。

我说,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她说,两家一直相处的很好,包括他家我那个弟弟的媳妇都是我给说的媒,出了这个事,小两口也是跑来跑去,现在就是我爹比较倔,不要钱,就让他坐牢,但是这个事说起来很复杂,因为我爹也打人家了,理论上都要拘留,因为我爹住院了,受伤又比较严重,所以先把人家抓了。

我说,快搬城里吧。

她说,我也是这么说的,之前老两口不愿意,说家里有地之类的,这回让他们回去,他们也不回去了,觉得没脸了,让人打破了头,又骂了绝户头。

我说,为这点事,不值。

她说,也就是自己的爹,我心疼的厉害的时候我就顶他几句:你那本事呢?这么能咋还让人砸破了头?不就是个破路灯嘛,你自己装个还多少钱?

我说,表姨夫跟你这个叔,这辈子不可能和解了。

她说,基本上是。

我说,对待农村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逃离。

她说,这几天我收拾北边那套房子,让他们搬过来,眼不见心不烦。

我问,那小娃在镇上上学?

她说,我给转学过来,这个不难。

下午,我爹就给我打电话,说二表妹去他家了,把1000块钱给退回去了,另外不让他们去看了,说没什么事。

我爹我娘也是劝了这么一通,让抓紧进城。

你若问我爹,进城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我爹的答案就是:没有那么多鸡毛蒜皮,心不烦!

最近,有羽毛球比赛。

老杨给我打电话,问我报名了没?

我说,没有。

他问,要不,咱俩组个男双?

我问,不怕我给你拉后腿啊?

他说,只有我给你拉后腿的份,就是兄弟间凑着热闹热闹。

我说,行。

老杨那水平,真一般。

但是,他这个人好,算是球友里的一股清流。

清流的标准是什么?

第一、打球时,积极拿球,不空手上场。

第二、不占便宜。

我举个很简单的例子,球馆有收费的,有免费的,免费的又分两种,一种是针对老干部定向服务的,叫老干局。一种是国企内部球馆。

你是打免费的还是收费的?

我个人的原则是,只要是免费的,我就不去。

为什么?

因为,咱不符合标准。

去老干局,咱是公务员吗?咱是退休干部吗?

都不是。

例如去企业,咱是企业职工吗?

也不是。

那去了,就是占便宜,说白了,就是蹭,人家是不欢迎的,虽然是一个公开的、通用的,甚至没人觉得是“占便宜”这个概念,咱也要积极的预防自己养成习惯。

要打,就自己花钱打。

不打,就算了。(这些免费场地发展到最后,都需要抢,脸皮必须厚,硬抢,甚至大打出手,你若是文质彬彬的等?一早也轮不到你,光几场恶仗就能写本书。)

老杨之前也在企业内部球馆打球,那时球馆比较封闭,还没有像今天这么敞开,那时只有部分领导以及特邀球友才可以去打,老杨毕竟是个优秀的生意人,人脉也广,跟这个企业领导也是老铁,人家邀请他去打球,他也不空手去,要么给大家买几桶球,要么主动邀请吃饭,意思是拿这个买单了。

后来,我问老杨为什么不去了?

他说,大家都去了,咱再去,就有些不要脸了。

为这个事,我高看了他一眼。

越小的细节,越反映素质。

不拿,不占!

很高的境界!

还有一点,他穿衣很得体,不同场合不同装扮,日常都是小衬衣,他还跟我分享过穿衣技巧,就是一定要穿带领子的衣服,显得人精神,不懂搭配怎么办?就去商店买套装,例如模特身上穿的,从衬衣到鞋子,甚至可以买两套,倒替着穿。

上场打球,也很注意,什么颜色的上衣配什么颜色的短裤与袜子。

不跟咱似的,不讲究这些,套上就行。

因为咱做不到,所以很欣赏。

下午,老杨又给我打电话,说是要去青岛保养车子,问我有没有时间,一起去,保养车子应该是借口,是想喊我去青岛吃大餐或逛夜店……

很多企业老板都喜欢这么招呼人。

拉到青岛去吃饭。

吃完飞到上海去过夜,然后早上再飞回来,再用车拉回县城,若是时间卡的足够好,不影响上午上班,当然可能会略迟到。

这些,我都旁观过。

我答应了。

除了我,还有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员工,开车的,还有一个是医院的副主任,听他们俩聊天,大体意思是老杨的父亲过去体检找这个副主任给帮了个忙,不知道是帮着插队了还是找专家了,反正欠了个人情,一起请了。

我们三个人一聊,交集很丰富。

更巧的是,这个副主任的亲妹妹就住我们小区,还跟我一个楼,我还认识,我们楼上住户不多,基本都认识,而且她结婚的时候挨家挨户发喜糖了,平时在电梯里遇到也会打招呼,平时出门都是喷香水,剂量也算比较合适。

县城姑娘有个特点,总拿捏不住剂量。

动不动就搞多了。

前天,我带儿子去吃烧烤,户外的,我突然闻到了浓烈的香水味,香水档次是非常可以的,香奈儿的,我寻找了一圈,发现一个离我至少20米的姑娘,正好顺风,我在想,你这是倒了半瓶?

太浓烈了。

中途,老杨问我:董,你穿多大的衣服?

我说,180。

然后他又顺势说:我和小董组队参加比赛,买身队服,这衣服质量很好,平时跑步、健身都可以穿,X主任,你穿多大的?

副主任急忙摆手:我不要,我不要。

老杨说,卖家说了,三件就算团购。

副主任说,我穿175。

高手,其实衣服早就买了,他只是用这种方式给副主任买上一件,花不了多少钱,不到五百块钱,这样就等于在医院培养了一个资源。

肯定不会是羽毛球服,应该是NIKE或阿迪。

俩人聊了聊他父亲的病情,就是痛风,副主任的意思是,这个病就是饮食病,与喝啤酒以及喜欢喝汤有直接的关系,痛风最高发的区域是珠三角,因为喜欢喝老汤。

老杨说,我娘就喜欢熬老汤。

副主任说,怎么定义垃圾食品呢?凡是对人体机能或寿命有反作用的食品就是垃圾食品,所有经过长时间熬制的汤,都是垃圾食品,例如炒个菜,你放一勺盐就可以,但是熬汤呢?需要三五倍的量,否则没有味道,钙是不会溶于水的,什么东西溶于水?极少量的蛋白质,大量的饱和脂肪,我们说的汤为什么那么香?其实就是饱和脂肪,最要命的是什么?嘌呤是溶于水的。高盐带来高血压,饱和脂肪带来血脂高,高嘌呤带来痛风。

老杨问,那岂不是吃汤里的肉,嘌呤少?

副主任说,除嘌呤的一种最健康的方式就是水煮肉,结果正好搞反了,汤喝了,肉没吃。

老杨说,这个太颠覆了。

副主任说,所以说,科学养生,是需要讲科学的,你看骨科病房里,每天都有过去送骨头汤的,补钙。

我说,还有鸽子汤。

副主任说,除了长胖,没任何意义。

我说,前段时间我在那边住了几天院,割了个痔疮,我临床还帮我买了一份,我忘记是38还是48,还免费给加热,我去加热过,那家伙发老财了。

副主任说,干了十多年了。

我说,当时我还在想,完全可以做汤,然后通过美团和饿了吗推广。

副主任说,这个领域咱不大懂,应该有市场。

到了青岛,司机把我们送下,说是去保养车了,把我们送星巴克了,副主任可能是第一次来,老杨问他喝什么,他说随便。

问我?

我说,你买三个一样的就行了,我不大讲究,但是不要太苦的。

副主任去厕所了。

老杨买回来了,三个带泡沫的咖啡,用塑料杯子装着,冰的,叫什么我也不知道,老杨弱弱的问我:这边有没有资源?

我说,现在严打的厉害。

他说,你打听打听,来一次不容易。

我说,去蹦迪的地方,咱自己慢慢勾搭就是了。

他说,成功率太低,不合适。

我说,主要是我现在也很少来青岛了,现在认识的都是正经人。

他说,找个素质高的美女出来一起吃饭也可以。

我说,我认识一个美食博主,就是教家庭妇女炒菜的,人气很高,素质高,长的也不错……

他问,能喊出来吗?

我说,只要是她没别的安排,肯定没问题。

他问,还有吗?

我说,另外我还认识俩骑哈雷的,但是我觉得咱三个人驾驭不了,很叛逆的那种类型,是上次我在山上骑车认识的,我记得我发过照片给你。

他说,我看你发过朋友圈。

我说,对!

他说,那别叫了,找个比较文静的。

我说,你安排来吃饭,也不提前联系好。

他说,比较突然,我约了他好几次,他都忙,正好今天休班,让我抓着了。

我约了美食博主,她说晚上有安排,但是可以过来喝咖啡,她正好就在附近,五分钟的路程,让我帮她提前物色个车位……

怎么形容呢?

比她去我那边的时候,漂亮。

可能是在她熟悉的环境下,如鱼得水。

就是大都市人。

得体、自然。

老杨和副主任都很感兴趣,不是说对人家的身子感兴趣,而是对这个人,这个状态,自信,优雅。

我问,干嘛去了?

她说,去青岛出版社了,上次跟你说的书,要出了。

我说,在抖音介绍栏里写XX书的作者,很上档次。

她说,我觉得不光是如此吧,我写的很用心,照片也拍的用心,最初是我自己拍的,后来觉得不够美,又找了摄影工作室的,等于我把每道菜又重新做了一遍,有些不止做了一遍。

老杨和副主任说要买来拜读。

她说,不用,出了后,我给你们邮寄。

然后,他们互加了微信。

我说,妹子最牛B的地方,是带货很厉害。

她说,还好,我现在发现,越生活的东西,竞争越激烈的东西,越好卖,为什么竞争激烈?因为市场需求大,人人都可以下单,我前段时间跟朋友合伙带了个货,南非小苹果,那苹果很小很丑,但是超级好吃,复购率特别高。

我问,有利润吗?

她说,肯定有,只是没有保健品那么暴利,这个比较持久,我慢慢的发现,卖货这个事,核心是要卖自己是个甄选达人,自己选的货是值得信赖的,最终可能会做全系列,例如米、面、油,就是别人信任你,什么都从你这边买,利润不高,但是可持续……

我说,是正道。

她说,暴利是一时,微利才是可持续性的。

我说,前几天李宗磊找我闲聊,我看你们也合作过,约读书房,他跟我同龄人,山师大毕业的,这些年一直在教育领域,做过英语培训、作文培训、快速记忆培训,为什么突然找我呢,是我写了那个快速记忆以及右脑开发是智商税的问题,他是这么说的:董哥今天提到的智商税我很认同,教育行业从业者,也有教育智商税,比如我,我很长时间也没有琢磨明白。最近五年是琢磨过来了。日积月累,人间正道是沧桑,教育孩子也是这样的,目前我非常确认,我做的事是带去价值了。

她说,最初做美食的时候,我不大自信,毕竟我炒菜也一般,只是我比较喜欢做饭,喜欢研究,另外也总结了理论体系,我觉得做饭就是三个层:第一是健康,第二是好吃,第三是好看。我当时是这么想的,若是美食做不成,我就去做阅读系列,教妈妈们如何讲故事,怎么选书,故事怎么讲。

我说,你做视频是有天赋的,就是镜头前,很自然。

她问,你们吃过饭怎么安排?

我说,想找小姐姐们蹦迪,青岛这边,哪个夜场比较热闹?

她说,这个我还真不熟悉,但是我可以帮你问。

我说,好。

她坐了一会,走了。

老杨谈了个事,他厂房所在的那个地方,未来要开发商业配套,类似商业综合体,周边都已经规划成住宅区了,只是地还没拍出去而已,整体规划是这个方向,他想提前跑,怎么跑?

他的地面积太小,二十来亩。

他是想合法的盖起来。

若是去立项?

肯定立不下来,只能想捷径。

有人给出了个捷径,类似做个电商基地,找到本地做电商比较出色的大卖家,联合他们,以这个名义去立项,又是能创多少税收,又是能……

越新鲜的概念越好。

你看各地的动漫基地、电商基地、智能AI基地,前段时间我还看了个新闻,山东有个动漫基地成了烧烤城,听老杨数了一圈,临沂这么多县都有电商创业园了,唯独我们没有。

老杨这个思路有个什么好处?

已经有结果了,例如我一天发1万单,他一天发5千单,我们现在缺个像样的办公基地和发货基地,需要这么一个配套。

那么,就大概率会成!

当然,肯定有智囊团给出主意,否则他不会了解的这么透彻,包括电商大卖家他也找到了,除了本地的,还找了一个临沂的,主要做特产的,说要在我们这边合客服基地和发货基地。

盖不起来,地也值钱,但是不如盖起来值钱。

趁现在,整个区域还比较空白,还不够热,起来了就起来了,类似的小地块很容易成为条子建筑,就是批条就可以盖,你看千佛山脚下为什么没有大小区?就是当年都觉得这个区域好,各能人,各单位,去找人批条,批到条子就能盖个小区。

可行,但是需要运作的也很多,现在不管什么地,都必须走出让手续。

感觉老杨是胸有成竹,否则不会跟我们谈这些,他要谈的不是如何盖,而是盖了以后干什么?

他觉得,我们本地缺少标志性的饭店。

本地特色是炒鸡,但是有一家像样的店吗?例如装修很好,很上档次的,能为游客所认可的?

没有!

未来游客会两极化。

那些图便宜的游客越来越少,喜欢高端体验的游客越来越多。

单纯有装修还不行。

还要有两个元素:

第一、区域菜,例如炒鸡、知了猴、煎饼卷大葱。

第二、菜的色相好,上镜。

他提到了我之前推荐他的椿记烧鹅,他专门飞广西去体验的,他认为这就是标杆,能让他飞几千公里去吃顿饭而觉得值。

厨房干净,服务员帅气得体。

菜,有品相。

我还推荐过他一家,他认为有些过了,就是过美,量有些少,可能大家还接受不了,一线城市可以,就是奔驰开的那家餐厅:四方三川。

晚上,我们去吃的这家餐厅,也算是个小众餐厅,在一个小胡同里,装修的很有味道,粤菜师傅炒的山东菜,也是个透明的厨房,能看的很清楚,用的很小的那种平底锅,一点点菜在里面翻来翻去,加调料都是用很小的勺子,仿佛是做化学实验……

老杨说,这就是我心目中好饭店的标准,菜是菜本来的样子,分量适中,不油不腻,关键是好看,什么叫食欲?你看到就有欲望,那就叫食欲。

我说,咱老家的菜,其实你去济南吃吃煎饼卷大葱就行,我觉得他们家就开的比较成功。

老杨说,离我心目中的标准,还差那么一点点。

副主任说,不都说饭店不好干吗?

老杨说,饭店是最好干的,也是最不好干的,只要好吃,好看,好停车,稍微远点不要紧,一定有人去捧场,好看不仅仅是饭菜好看,整个饭店要看,服务员要好看,盘子碗要好看……

我问,被电商人洗脑了?

老杨说,我还真跟人家学了不少东西,电商是最接近商业本质的,要么就是性价比,要么就是足够好,就这两个极端,没有中间选项,我有个同学,不知道参加的什么电商培训,又是搞什么代理,又是拉什么人头,还拉我去听课,我跟他讲,别看我不懂,但是你连电商的门都没入,什么叫电商?你有货,卖出去就是,你搞这些多虚头巴脑的东西干什么?

我说,我认同,我媳妇就在折腾这些,我跟她讲,你真有赚钱的心,自己研究研究什么产品不错,自己卖就是了,大家总是图省心,搞什么无货源电商,其实就是拉人头的游戏。

三人喝了15斤扎啤,是喝了二斤白酒之后的战斗力,说是去夜总会,老杨打听了一家,去之前提前联系了妈咪,所谓的妈咪就是退役的公主,应该很老了吧?一问年龄,91年的,表示很遗憾,需要等,说都已经预订完了,但是可以加个微信,下次提前预约。

没有别的服务,只能陪唱,可以喊老公,可以喊宝贝,拉个手捏个奶唱个歌,都是允许的,看了看酒水单,还是蛮奢侈的,我们三个人怎么也要消费六七千。

等就没啥意思了。

要不,咱去蹦迪吧?抖音上不是天天都能刷到嘛。

去了以后,发现,他们俩挺异类的。

无论是打扮,还是年龄。

格格不入。

我还好,我总觉得我才20来岁。

站了一会,发现融入不了,走吧,早点回家睡觉吧。

回程,基本没说话。

都睡着了。

到家接近12点了,先送的我,下车时,司机给搬了一个泡沫箱,说是蟹子,活的,我看后备箱里还有六七箱,应该是每人分我们一箱,剩下的次日送礼的。

告别的时候,老杨醒了。

握着我的手说:弟弟,今天哥哥招待不周!

标签

上一篇:懂懂日记-2020.8.23

下一篇:2020.8.3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