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8.30

发布时间:2020-08-30编辑:admin阅读(59)

为什么打媳妇,是媳妇觉得总在家里看孩子不是事,想出去打工,进城推销啤酒,就在那些夜店里,有天回来的时候,品品发现她脖子上有痕迹,就问她怎么回事?她说有客人喝酒了,亲了她一下。品品就不让她去干了,她说不干哪行?家里总要有人能赚钱吧?第二天又去了,品品去找她,拉她走,她不走,然后就在KTV门口打了她,当时110就出警了。

我问,品品现在干什么?

他说,之前不是跟着XX去韩国干装修吗?今年哪也没去,一直待在家里。

村长跟岳父简单把我一介绍,这个是董XX他小儿。

岳父说,认识。

岳父又讲了事情的另外一面,品品家的娃,心脏不大好,做过两次手术了,还需要做一次,虽然品品赚钱也很努力,但是家里依然有饥荒,包括上次手术,岳父也帮着拿了6万块钱,过去没有疫情,品品每年还能在韩国打六个月的工,现在有疫情了,只能在家坐吃山空。

闺女为什么去推销啤酒?

因为能多赚点。

至于说卖淫之类的?

那不是咱家闺女能干出的事……

你一个男人,这么侮辱自己的女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拽着头发拖了好几米,你当我们娘家真的没人吗?

品品自己咋不来叫?

来过,被骂走了。

否则也不至于在家闹自杀,也是愧疚,说自己喝了酒,冲动了,自己把自己的脸都扇肿了。

岳父说,你们回去吧,我问过她了,她说不准备继续过了,那我们就没必要再让她回去受罪,结婚这几年,光打回来的就三次,每次来叫都是又是磕头又是哭,每次我都是问闺女,还过不?闺女说过,那我就什么都没说,让回去了,这次我问闺女还过不?她说不过了,那我不可能再让回去了,他就是真在家上了吊,那是他活该。

村长说,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咱也不能说什么了。

岳父说,欺负人欺负的太过分了。

我们走的时候,岳父送出门,说了一句掏心窝的话:离婚后,她随便找个也比跟着这么个畜生强,我跟闺女也说,你就是嫁个要饭的,总不至于天天挨打吧?

村长单独跟品品媳妇聊了几句。

也是类似的答复。

看来这次是铁了心了。

那没必要做工作了,走吧。

回的路上,村长说,品品这孩子也不错,但是呢,太过于极端,一会捧在手里当宝贝,一会又打的死去活来。

我说,你记得咱上学的时候,他爹拿刀追他娘,差一点点就捅上了。

村长说,那是喝了酒,平时他爹见了他娘都尿裤子。

我说,真是遗传。

村长说,品品是真喜欢这个媳妇,想上吊也是真的。

我说,这个事,没解。

村长说,说真心话,离婚对女方是解脱,现在农村男多女少,完全可以当初婚嫁个很不错的家庭,彩礼一点都不少。

我说,这就是命。

村长说,就是命!

我说,离婚也是个麻烦事。

村长说,真离了婚,品品喝了酒,肯定提着杀猪刀就去了……

我说,农村问题,归根结底就是一个穷字。

村长说,本来就是,贫贱夫妻百事哀。

我说,不得了,还会说成语了。

村长反问,这是成语吗?

到了加油站,问我去村里吃饭不?我说不去,然后就各回各家了。

这一趟,也不能说白跑。

至少知道了娘家人的真实想法,这种情况下,要么品品洗心革面,发誓戒酒,并且渴望娘家人再给他一次机会,要么就积极应对离婚,例如诉讼。

农村人,决定让闺女离婚,是需要非常大的勇气。

不逼到份上,不会有这个选项的。

农村人骨子里的想法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一般不会再干涉了,而且会惹来嘲笑的。

《白鹿原》里的冷先生,是个医生,在当地也算是大户人家,大闺女嫁给了鹿子霖长子鹿兆鹏,兆鹏叛逆,不愿在家,大闺女就在家守活寡,鹿子霖对儿媳妇也不老实,后来大闺女疯了,在大街上说这些事,冷先生采取的策略是什么?

亲手熬了药,把闺女变成了哑巴,省的你出去胡说八道……


明明知道自己闺女是守活寡,苦。

但是也从来没有离婚这个选项。

我刚到家没一会,村长又给我打电话,说品品接受不了,又要闹自杀,他二叔也从城里回来了,可能家里会组团去道歉吧。

我说,你别管了。

他说,关键是我管不了了。

我说,类似的问题,都无解,你看我妹妹就行,没文化,没本事,我妹夫呢?整天吊儿郎当的,偷个沙呀,赌个博呀,放个贷呀,诈个保啊,正经事从来不干一样,只要我妹妹突然打电话说老公丢了,不用找,找一圈肯定在拘留所里,上次是丢了接近半个月,到处打听没打听到,原来是去莒南赌博让拘留了,还是我去把他接回来的,平时让我妹妹管死了,我妹妹扇他耳光他从来不躲,动不动就下跪,但是喝了酒,发了疯,两口子也打,谁也不怕谁,往死里打,打的住院都不意外,好在我妹妹从来不敢跑回娘家,我爹会骂,你说让他们离婚?白搭,离婚了就是从一个坑进了另外一个坑,一堆孩子,继续过吧,毕竟大部分时间都是好的,只是偶尔挨那么几顿打,打就打吧,偶尔打厉害了,我妹夫都第一时间给我哥打电话:哥,我错了,我不是东西,你打我顿吧。我们基本都不管,两口子的事,只要我妹妹不开口说要离婚,我们的原则是打死一个少一个……

他说,没见他们两口子打啊?

我说,一般都在家里打。

他问,你哥也不管?

我说,我妹夫见了我哥尿裤子,我哥对外白搭,对内绝对有一套,这两年两口子好多了,至少做点正经生意了,有钱了,人也好了,连纹身都去洗了,我问咋舍得洗的?说孩子总问他,爸爸这是什么?

他说,这两年,感觉日子过的很好。

我说,毕竟年龄大了,知道好歹了,他身边那几个,基本都抓完了,他那个战友,就是天天蹲他家里的那个,在服务区偷油,一晚上偷2吨,就是那种长城SUV,后面座全拆了,里面装了大油囊,偷了几十次,车平时就藏我妹家的大院里,抓人时把我妹夫也一起抓去了,好在我妹夫的确没参与,但是也罚了钱,那哥们判的不轻,这个事对我妹夫刺激很大,这算他最铁的老铁了。

我妹夫几个老铁我都认识,因为我妹夫年龄跟我差不多,他的老铁基本都是我们村或附近村的,也是同龄人,算是一起长大的,其中有个跟他玩的特别好的,晚上喝酒骑摩托车回家路上撞死了,也不知道是自己撞死的还是被人撞死的,反正发现的时候已经死了好久了,几个老铁就商量着,要为这个兄弟的父母养老送终,而且每次吃饭的时候,都给这个兄弟摆上碗筷,空出座位。

意思是只要兄弟们活着,就有兄弟在。

坚持了很久。

至少有两三个月吧?

现在?

他们应该有多年没去给这个兄弟上坟了。

村长挂了电话没有20分钟,又打过来了,说早上想着有个事跟我商量,结果一见面忘了,什么事呢?

这几天有几个人过去看地。

养殖用地。

养猪的,说是金锣的。

过去,我们那个区域是不允许养殖的,因为靠近村庄、水源太近,但是整体搬到社区后,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并且现在养殖用地批复越来越简单,国家也在大规模的鼓励,就是为了保民生,保肉价,猪肉真到了50元一斤,谁吃的起?

而且,规模越大了,越喜欢。

这几天,新闻不是一直在报道,河南什么县要占用耕地建养殖场。

这个是必然趋势。

老百姓的认知是养殖不赚钱。

但是,为什么大资金、大品牌在拼命的上?

这是一个朝阳产业。

说的更直白一点,整个肉类对于中国人而言,供不应求,大部分老百姓还没实现吃肉自由的状态,也就是这几年,吃肉不讲究了,我在农村的时候,一年吃几次肉?数都数的过来。

村长的意思是有没有可操作空间?

养猪相比养禽类污染还要小一些,前两年,莒南有直供国家储备肉的养殖基地,就在县城中心,甚至很少有人知道,没什么味道,你要在县城中心盖个养鸡场试试?熏死了。

我的观点是,积极配合、引进,至少给村里人创造一些就业的机会,还有,能跟高素质、更层次的人打交道,这本身也是学习的机会,时间一长,只要别太笨,自然就变了。

那天,我写了一篇关于连云港的文章,一个当地的老读者突然联系我,说写的很亲切,而且人与事以及地方她都给对上号了,她对我很熟悉,至少关注了15年,我记得在QQ空间之前她就是老读者了,顺便闲聊了几句,然后截了个图给我,她的天猫店半年销售额2000万,珠宝类的。

算是比较意外吧。

也挺开心的,她能自我成长。

后来,我想了一下,她为什么能走到今天?

根源是,她一直在电商高浓度的大圈子、大环境下,耳濡目染,不成功都不可能,这就如同在县城地产圈混了10年以上的,哪怕你只是个售楼员出身,你今天可能也已经开宝马了,我身边的大姐大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从内勤做起,现在成了地产商了,只要你在一个上升趋势的行业待的足够久,总有属于你的机会。

天天跟着我一起骑车的刘阳,也让我劝进了地产行业。

蛋糕,虽然也是个不错的行业。

但是,天花板很明显。

本地做的最好的蛋糕店,一年都赚不了一百万,你看着店面人流很高,但是经不起算账,但是地产行业呢?只要你干到一定层次,百万只是起点。

浓度很重要。

村长为什么比一般人更容易发财?

就是接触的人才浓度高,眼界就打开了,机会就有了,村长喊我我会回去,若是品品或他爹喊我呢?给我1万块钱我都嫌浪费时间。

我的观点是,只要不是化工厂,你就大胆的往村里引,品牌越大越好,哪怕特斯拉过去建厂,咱白送地都可以。

人想改变自己,必须要把自己置身一个略高于自己的圈子。

太高了,也白搭。

人家发出的信号,你收不到。

太低了,全是内耗。

有时,我在想,若是在古代,我在村里算不算个乡绅?

例如,土豪。

土豪也好, 乡绅也罢,过去是褒义词,有两个积极作用:

第一、示范作用,例如学什么,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

第二、主持正义,起到了民间法庭的作用。

包括品品一家委托村长去岳父家说情,在这个过程中,村长就是乡绅的角色,当然,在今天,土豪有些贬义了。

平时找我帮忙的也比较多,多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当然,可能不是我们村的人了,更多的是身边的一些朋友。

上周,刚接到一个求助。

他是个普通的上班族,媳妇也是,但是媳妇在网上搞些兼职,帮人刷单之类的,具体干什么,他也不知道,突然被抓走了。

他六神无主。

让我给问问。

俩娃在家,没有妈妈。

一问,与刷单无关。

属协查,可取保候审,需要交保证金。

事也不大。

他媳妇让老家的亲戚朋友办银行卡、手机卡,反正一办一疗程,银行卡、U盾、手机卡,这是一组,办一组她给亲戚1000块钱,然后她把这些银行卡再发到深圳,深圳给她2000/组。

她一共获利4万来块钱。

很久的事了,应该是2017年左右的事。

她自己都忘记了。

就知道哭鼻子,说自己不知道是违法的。

抓紧凑钱吧,还哭啥?

打球的时候,我跟警察叔叔聊了几句,问类似的案子多不多?警察叔叔说,这类不多,最多的是卖假货,多是家庭妇女,不知道卖假货是违法的,看大家都这么卖,自己也跟着卖,一直到被抓了还一脸懵逼?这也违法?那微信上不到处都是?你们咋不抓他们,为什么抓我?我才卖了几双鞋?

后来,总结了一句话:没文化、无知、想赚钱,一是容易卖假货,二是容易做传销,传销也分两类,一类是真正的传销,一类是类传销,只要是拉人头的,不管是几级代理,不管模式理论上违不违法,只要做大了,早晚挨抓。

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反正就是一句话:我真的不知道,我要知道违法,我肯定不干……

闯红灯你知道违法不?

你不天天干?!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过一个细节,交通处罚过去叫违章,现在叫违法。

过去叫什么道路交通规则。

现在叫道路交通法。

无知+=无解!

你问大家,你有道义不?你有正义感吗?

都回答,有。

倘若现在身边有人卖假鞋,一天可以赚3000元,用不了多久,你自己就主动下水了,这就如同大家都无法理解,小姐是如何被拉下水的?

在东北,基本都是亲戚拉亲戚。

这个是最有说服力的。

你看我,过去穿什么,现在穿什么?过去用什么手机,现在用什么手机?表妹跟我走吧,表姐罩着你。

跟我谈什么违法不违法,被抓着了,无非拘留几天。

没事,就当休息十五天,度假了。

仓廪食而知礼节。

这个礼节包括法律。

就如同我过去劝我妹夫,偷沙是违法的。

他大眼一瞪:我能不知道是违法的?不违法能赚钱吗?!

他那个偷油的战友,找的媳妇之前是干美容的,也是大纹身,经常跟我妹妹在一起玩耍,抽着小烟,喝着啤酒,打牌的时候奶子露大半个,说话全是我草我草的,结婚后两口子开过饭店,就是对大车司机的,关键时刻,她真的亲自上阵。

老公不吃醋?

人穷的时候,吃什么醋?那就是饭碗。

还给把着门。

我妹结交的全是这些,偶尔进城也领到我这里来,让我训了几次,不敢领了,我妹比她们强点,至少家里算是比较富有的,若是真的穷困潦倒了,我妹夫也会劝她去的……

这是必然的。

七夕那天,从球馆出来,我骑摩托车走建材市场,抄近道回家,正好目睹了一起抓奸,一辆长城SUV,可能是H6,副驾驶上坐着小黄毛,一个50岁左右的妇女要去撕她,骂的全是各类B

关键是,我听了听,这还不是老婆抓小三,是小姨子巧遇姐夫带小三。

小姨子顺手主持了正义。

一会就结束了,没有打斗,因为黄毛跑了。

我在想,这个男的为什么只能开个长城H6

因为,脑子不够用的。

今天什么日子?

哪天约不了会?

何况,你找个社会小黄毛有什么意思?要找就找个有品味的,当然,有品味的女人也有脑子,不会今天坐在他的长城H6里,更不会跟他去连锁酒店开个房,太廉价了。

你会发现,很少有豪车被抓奸的。

为什么?

人家都有脑子,老公有脑子,情人有脑子,媳妇有脑子。

七夕最正确的过法是什么?

该打球打球,该回家回家,媳妇问,你咋不去过七夕?

一脸懵逼的问:什么七夕?

回家路上我在想,你开个长城H6,就好好赚钱,想什么女人?人穷的时候,别想三想四的……

突然,觉得自己很世俗。

就如同我在抖音里发的那句话:所谓的现代焦虑,一方面是穷富阶层物质与精神巨大差距的直观刺激,另一方面就是对这一差距的缩小无能为力的憋屈。

是谁害的?

抖音。

你买辆宝马5系,觉得应该发个抖音庆祝一下,在小县城,开个宝马5系也不错了,但是你发了抖音才知道,如同石沉大海,甚至不屑一顾,偶尔惹来的还是一顿嘲讽,例如2.0T的发动机就是垃圾。

为什么?

就是抖音使我们窥探到了上层世界。

而且,固化了我们的评判标准。

你看越野圈就知道了,能被我们刷到的,最差也是牧马人吧?那些30万以下的车子根本没有出头的机会,使我们有了错觉,有钱玩越野,至少也要买个大猛禽吧?现在猛禽上路需要75万,只是个玩具,不能家用。

找女朋友就要找会跳舞的,会劈叉的。

抖音女的,全是一字马。

全是小蛮腰。

另外一方面呢?

我们对改变这种落差无能为力,例如咱也喜欢猛禽,但是一想,花这么多钱买个玩具,需要攒多久?

很无力。

这就是焦虑。

我这种呢,属于漏网之鱼,就是按照常规发展路径,不会走到今天的,混的最好,现在是一所高中的年级级部主任,我刚有师哥提拔了,祝贺者排了老长的队……

在县城,这也算成功了。

当然,我若是在抖音上或微博上写,我是XXXX高中的高二级部主任,并且想拿这个头衔唬人?没人屌咱,为啥?

你看看人家的微博认证,动不动就是北大什么系主任。

能比吗?

我们全县都没有一个在微博上能说的过去的大V认证。

这也是焦虑。

感觉自己活的挺有成就感的,为什么一拿出手,就如此的不堪呢?!

因为,如今,每个领域,都是全国海选。

我的漏网是因为才华出众吗?

也不是。

答案在这里:YouTube做过调查,成为百万博主的原因,大家猜测是长相天赋有钱等,但是最后统计出来,这些百万博主就四个字,坚持拍摄。

又是SO EASY

我最近在玩抖音,每天发一张图片+文字,大家纷纷给我提意见,让我拍视频,说是纯图片会限流。

限就限吧,我看的不是短线,而是长线。

放心,我肯定会让大家耳目一新的。

你看我做的定投,两年整,累计投入129万,市值已经超过200万了,收益81万,全程直播,从0开始的,当年我开始直播的时候,我就说过,给我10年的时间,一定成为奇迹的,我就是当数字艺术品去打造的。

我配过一句话:普通人要想成功,唯一的可能,就是拥抱时间。

定投真正震撼是有两个节点的:

第一、收益过100万时。

第二、收益翻倍时,就是收益等于本金时。

当然,最终收益远不止于1000万。

我的目标比这个要大的多……

现在听起来像吹牛,我问你,我做定投直播时,你不一样认为我吹牛吗?我为什么如此冷静的坚持?是因为,我能看到。

你要有疯狂的想法,然后拆分为日计划。

前几天,我在文章打赏回复里配了一句话:你要克服的是你的虚荣心,是你的炫耀欲;你要对付的是你时刻想要冲出来出风头的小聪明。

一个车友,可能是看了以后感触特别深。

有些小崩溃。

给我发了一长串,说实话,我看到都觉得很意外,在我的直觉里,也觉得他是个有钱人……

他是这么说的:平时对自己非常抠门,基本不穿名牌,也不用奢侈品,不抽烟也很少喝酒,一般也很少应酬,但是为了撑起自己以为的面子,弄两辆几手的N年前豪车,把孩子送到差不多好的学校,把家里人给收拾的光鲜亮丽,让身边的亲戚朋友觉得自己算个成功人士,一个谎言需要十个谎来圆,不断的包装自己,整天累的跟狗一样,对朋友(更确切的说应该是狗肉朋友)一掷千金,不会拒绝别人,没有底限像个老好人,整天好好好行行行,有人找我借钱,自己手里明明没有钱,却还找伙计借再转借出去,很多借出的都没回来自己填窟窿。很多时候自己也骂自己傻逼,下定决心一定彻底改变,但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又现原形了。

现代焦虑,归根结底,不能接受平庸的自己。

标签

评论